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零二章 前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二章 前線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冬去春來,天氣一天天轉暖。

接二連三獲得喜報,蕭銘心情大敞,他出了參謀部,牛和羅權跟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應聲稱是。

很顯然,短時間內攻取六城是不可能的,戰爭需要時間,這東北浩土,從南到北繞上一圈也得走數個月。

不過正因為這廣袤的面積,若是整個東北處在大渝國的控制下,這塊土地豐富的資源和土地將會為大渝國的工業提供不少助力。

三人沿著台階登上山海關城牆,牛繼續問道:「皇上,若是如此,這戚光義怎麼辦?」

「現在蠻族新敗,定然驚慌失措,無心征討戚光義,何況羅宏人去了,等於戚光義現在有了一個固若金湯的營寨,如此以來也不必擔心補給和退路問題,所以,還是讓他留在錦州繼續擾亂蠻族的春耕吧,不過這次倒是可以讓他將範圍擴大一些,可以去更遠的地方劫掠。」蕭銘說道。

羅權也說道:「沒錯,而且遼州和平州都在我們手中,戚光義也隨時可以去這兩座城池,如此三地連城一片,這蠻族的日子會更加難過。」

說罷,三人同時大笑起來。

定下了佔領東北的戰略,當日中午的時候蕭銘和牛,羅權三人在侍衛的保護下前往平州城,於此同時蕭銘讓隨行的報社記者將平州城大捷的消息傳遞迴青州。

這場戰事牽動著朝堂上下無數人的心,是時候讓他們歡呼了。

隔日中午,蕭銘一行人抵達了平州城。

經過一日的忙碌,平州戰場基本上被清理乾淨,除了地上的血跡外,這裡恢復如常。

得知蕭銘前來平州,魯飛三人已經在城外等待。

「臣等參見皇上。

正在修葺的城門前魯飛三人躬身行禮。

免禮0

蕭銘望著城門前的壕溝,這一幕讓他皺了皺眉頭。

在冷兵器戰陣中軍隊很少使用壕溝,但是歷史上不是沒有,畢竟現在蠻族挖的戰壕根本不是一戰時期的戰壕能夠比擬的。

對蕭銘來說,這不過627年歷史上的壕溝之戰類似而已。

在這一年,貝都因的俄土芳部落和海白爾的猶太人雇傭軍,由艾布·蘇富揚率領,圍攻麥地那。

寡眾懸殊之下守護者穆罕默德在麥地那城郊周圍據險挖壕溝予以固守的辦法組織了敵人騎兵和步兵對城池的圍攻。

所以在他看來,這種方法由英國人傳授給蠻族倒是不奇怪,畢竟歷史上歐洲在那個地區一直糾纏不休。

「這便是蠻族的壕溝?」蕭銘感慨了一句。

魯飛點了點頭,「正是,若不是這些壕溝阻止了我們的進攻,我們根本不需要這麼長時間才拿下平州城。」

「此戰中你見到英國人了嗎?」蕭銘問道。

「見到了,一開始這個英國人一直躲在平州城沒有露面,但是在我們入城之後看見了他倉皇騎馬逃走,這個人的樣子和蠻族大不一樣,不會錯。「魯飛斬釘截鐵。

魯飛的話再次確認英國人參與了大渝國和蠻族之間的戰事,這對他來說無異於挑釁,因為英國人的惡意,現在他付出了比以往更多的代價來擊敗蠻族。

緊緊握住拳頭,蕭銘恨得牙痒痒,等他穩定了東亞時便是他同西方列強交手的時候,那時他一定要讓英國人失去一切。

一邊說著,蕭銘一行人一邊向城內走去,沿路的士兵見到蕭銘抵達俱都露出激動神色,站在道路的兩旁對蕭銘行軍禮。

蕭銘面露微笑,同樣以軍禮還之,現在他的身份是大渝國的皇帝,也是這次征戰的統帥。

平州城戰事結束之後,士兵們都入駐到城內,為了慰問士兵,蕭銘特意和眾人沿著城池走了一圈。

這次來的時候他還讓牛準備了不少羊肉,豬肉,每到一處,他便會讓牛將這些肉食分給領軍將領,讓他們熬制肉粥分給士兵。

一路上魯飛等人樂的合不攏嘴。

對一個士兵來說最寒心便是埋骨他鄉卻無人問津,現在大渝國皇帝親自來到平州城看望此戰的士兵如何讓他們不心中激動?

慰問了將士,蕭銘這才去了魯飛三人的營帳。

這時蕭銘問了一個沉重的問題,」此次戰事蠻族死傷多少,我們又有多少士兵傷亡。「

提及這個問題,勝利的喜悅在眾人的臉上褪去,魯飛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昨日我們打掃了戰場,此次蠻族騎兵折損四萬多人,我們的騎兵死傷在八千人人左右,步兵方面蠻族包括奴隸兵和蠻族士兵在內一共發現屍體十七萬人,而我們折損了一萬三千六百人。」

牛聞言說道:「皇上,這對戰事來說已經是不可思議了。」

「是呀,皇上,大渝國建國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夠以兩萬餘人的死傷的代價擊殺二十餘萬的蠻族。」羅權激動地說道。

他們本以為傷亡也會很大,但是這個結果出乎他們的預料。

蕭銘有些心疼,這可都是他的兵呀,只是他也明白戰爭就得死人,他的士兵不可能刀槍不入。

」要讓每一個陣亡的士兵屍骨還鄉,不要讓將士們的家人心寒。」

蕭銘鄭重地說道,他明白這個戰損比十分誇張,雙方損失對比基本達到了十比一的程度,以這麼少的傷亡實現這麼巨大的戰略,任何一代大渝國的皇帝恐怕都會笑醒。

但是這對他來說還不夠,畢竟這還只是處在冷兵器時代的蠻族,若是同倭國作戰,同西方列強作戰損失會更大。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先輩為了贏得一個太平盛世付出了多少代價。

「是,皇上。」魯飛應聲道,」按照皇上說的,現在每個士兵的脖子上都掛著自己的兵牌,我們會根據兵牌找到他們的家人。「

蕭銘點了點頭,這個兵牌也就是現代常說的狗牌,為的是辨認士兵的身份。

望著魯飛鋪展在桌子上的地圖,蕭銘神態變得堅決,「此番一定要除去北方邊患,不再讓大渝國的百姓遭受屠戮之苦,將士們的血不能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