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零六章 引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六章 引信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春風吹拂著御書房外的桃花帶來淡淡的清香。

送走平陽公主之後,蕭銘疏懶了一下身體,此次從山海關回來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青州已是春意盎然。

望了眼夕陽西開滿緋紅色花朵的桃樹,蕭銘準備接受一天的政務準備回去。

這是錢大富一路小跑著過來,「皇上,陸通和陳琦求見?」

「他們?」蕭銘露出饒有興緻的神色,他說道:「讓他們進來,二人一起來肯定是有了什麼新玩意。」

「是,皇上。」錢大富臉上也是帶著笑容,其實相比龐玉坤這些人他更喜歡陳琦這些人,因為每次他們都能帶來好消息。

錢大富應了一聲出去,不一會兒陳琦和陸通進了御書房。

二人神色興奮,行了禮之後說道:「皇上,引信成了。」

「朕就說你們來肯定有好消息。」蕭銘對錢大富說道,錢大富也是笑容可掬。

陳琦和陸通笑著對視一眼,陳琦這時將這一個小型的棍狀物拿了出來,「皇上,這就是觸髮式機械引信。」

陸通解釋道:「這次引信能成功還要多虧了火帽這個東西,下官和陳琦尋思一番之後發現引信的原理和火帽差不多,只是需要一個外力來撞擊雷汞而已,於是我們在撞了雷汞的信管外面安裝了一個擊針,只要外力撞擊擊針帽,擊針便會撞擊雷汞,雷汞再引燃引信中的引爆火藥,從而將炮彈點燃。」

小心接過引信,蕭銘仔細打量了一番十分滿意。

陳琦給他的引信是一個很薄的金屬圓筒,在圓筒的外面是一個帶著擊針的金屬帽。

打開金屬帽會看見裡面有一根纖細的彈簧,這是為了確保引信不會因為操作失誤而爆炸。

在彈簧中間就是類似火帽的引火裝置,擊針帽受到撞擊,擊針便會向下引燃雷汞,這時引信便會讓炮彈爆炸。

以前引信的難點就在於彈簧,雷汞這兩樣東西,現在青州工業已經能夠生產這兩樣,引信的製造也順利成章了。

不過相對於現代化的引信,觸髮式的引信失誤率相對較高,如果彈著點不對,很可能會造成啞彈的情況。

但是即便如此,引信的誕生也是跨時代的,因為引信除了能用在炮彈上之外,也能用在地雷上。

想到這,蕭銘忽然心中冒起一個十分邪惡的想法,對於觸髮式引信來說,裝在圓形空心彈中而形成的炮彈其實和地雷無異。

只是一個需要發射出去撞擊,一個需要用腳踩,真正相差的只是靈敏度而已,需要將彈簧的力道減小即可。

他說道:「你們現在立刻為錦州城前線製造一批安裝引信的空心炮彈,朕會下令讓魯飛晚一個月再攻城。」

陳琦和陸通對視一眼,蕭銘臉上露出的邪惡神色讓二人心中一顫,二人應了聲是。

送走二人,蕭銘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其實地雷這個東西在史書中早有記載、

最早的文獻要追究到1130年,宋朝金軍攻打陝州,那時的宋軍使用埋設於地面的火藥炮,也就是鐵殼的地雷給金軍造成了重大傷亡。

而到了明朝初年,大明出現了採用機械發火裝置的真正的地雷。據1413年焦玉所著《火龍經》一收所載:「炸炮製以生鐵鑄,空腹,放葯杵實,入小竹筒,穿火線於內,外用長線穿火槽,擇寇必由之路,連連數十埋入坑中,葯槽通接鋼輪,土掩,使賊不知,踏動發機,震起,鐵塊如飛,火焰衝天。」

典籍中記錄的這種地雷便有當代壓發地雷的特點了,不過這種地雷是使用鋼輪和火石摩擦發火,像是打火機的原理,可靠性還是有點差。

而歐洲則是在15世紀的要塞防禦戰中也開始出現地雷,只是在19世紀中葉以後,各種烈性炸藥和引爆技術的出現,地雷才被大規模用於戰爭中。

現在陳琦和陸通製造出來的引信就基本上接近於十九世紀的引信,用這樣的引信製造地雷會可靠很多。

在進攻平州的過程中大渝**隊一直掣肘於騎兵,這次也許可以拿地雷去做一下實驗。

想到此,蕭銘越發期待起來。

獨自想象了一會兒,在天色還沒有完全黑下來之前蕭銘回了自己的寢宮。

這時斐兒正亦步亦趨地跟著正在踉蹌學步的蕭逸,現在的蕭逸已經一歲零三個月,正是學走路的時候。

見到蕭銘到來,蕭逸小臉上都是笑容,發出清脆的笑聲向蕭銘撲過來。

崔雪兒同綠蘿紫菀立在旁邊,見狀俱都露出了笑容。

「皇上這去一趟山海關,回來之後蕭逸倒是越發喜歡粘著皇上了。」紫菀笑容滿面。

綠蘿說道:「可不是,現在都不理會我們了。」

崔雪兒現在也熟悉了皇宮的環境,每日同三人打麻將,這感情也親如姐妹,沒有了當初入府時候的鬱鬱寡歡。

她瞥了眼蕭銘,「只是皇上政務繁忙,很少能夠陪逸兒,若是有同齡的皇子相伴倒是不錯。」

她的話音一落,綠蘿和紫菀都看向了蕭銘,一個個眼神大膽而火辣。

他們和蕭銘都有過夫妻之實,自然不似少女一般羞澀,說起這件事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斐兒聞言笑道:「你們一個個的也不害臊,可別把皇上給嚇壞了。」

蕭銘有些無奈,現在他終於體會了一把少女和少婦的區別了,不過這委實是痛並快樂著。

和四人笑鬧了一會兒,蕭銘注意到蕭逸脖子上掛著一塊精美的玉墜,他問道:「這個是哪來的?朕為何從來沒有見過。」

斐兒說道:「今日雍王妃入宮拜見了太后,後來又到臣妾這裡拜訪,走的時候將這個玉佩送給了逸兒。」

「雍王妃。」蕭銘挑了挑眉頭,「雍王妃一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此番前來必然是有所求吧。」

「平州大捷,皇上擊敗蠻族,在大渝國內威勢一時無兩,這雍王肯定是心裡不踏實了。」

蕭銘輕輕點了點頭,雍王妃在此時入宮,明眼人都知道絕非偶然,既然雍王妃首先去了太后那兒,估計這答案就在她那兒。

二人對話的時候,崔雪兒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低下頭去。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