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零九章 文藝復興的開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九章 文藝復興的開端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天子學堂1

御書房中蕭銘親自提筆撰寫了匾額,從青州大學回來之後他便落實了這件事。

正如之前他做的事情一樣,他現在同樣是為了激發學員們對科學的熱情。

收起筆,蕭銘對錢大富說道:「你把這個匾額送到青州大學去,另外把閆正一和黃燕青叫過來,現在也該革除舊弊了。」

錢大富隱約猜到了蕭銘要做什麼,大渝國的科技現在不過是停留在青州之內,大渝國之外還是被封建愚昧所把持,如果不徹底革除這種愚昧,科學在大渝國普及的速度會受到束縛。

這閆正一和黃燕青在青州大學一心鑽研天文學,如今已經徹底撕開了星空神秘的面紗。

錢大富離去,半個時辰之後帶著閆正一和黃燕青到了御書房。

見到二人,蕭銘直接說道:「你們準備的如何了?」

閆正一和黃燕青一直盼著這一天,二人同聲說道:「我們準備妥當了,隨時可以普及天文。」

蕭銘神色古怪,他說道,「朕會暗中派人保護你們,免得你們被人打死。」

閆正一和黃燕青聞言倒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他說道:「草民傳的是真道,又怎會畏懼生死。」

「好。」蕭銘稱讚一聲,「朕就把大渝國文藝復興交給你們了,不過你們也不必擔心,朕會一直支持你們。」

閆正一和黃燕青躬身說道:「是,皇上。」

說了此事,閆正一將一本書籍交給了蕭銘,他說道:「皇上,這便是我們二人研習天文學之後的心得,只需將其上內容刊登在青州日報上即可。」

蕭銘接過書籍,這本書的封面寫著天體論三個字,他打開書籍,上面詳細記錄了二人觀察的天體運行資料以及二人的見解。

如果這份天體論在報紙上刊登,他們二人將會成為儒生的攻訐對象。

而蕭銘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的目的就是將二人打造成真理鬥士,從而徹底撕裂儒教的體系。

到時二人在前面衝鋒陷陣,他在後面為二人提供支持,大渝國的文藝復興就不再是難題。

「朕會將它交給報社。」蕭銘將書籍收了起來。

「謝皇上。」二人躬了躬身,轉身出了御書房。

目送二人離去,蕭銘面露沉思之色,其實文藝復興運動不僅僅是天文學上對愚昧的揭穿。

事實上是一種新的文化體系對現存文化體系的顛覆,比如歐洲的十四世紀,這個時期的歐洲是被天主教文化所統治。

社會文化是以天主教神學為核心的。

後來隨著生產力的發展,新興的資產階級不滿教會對精神世界的控制,於是有一批人借著復興古代希臘、羅馬文化的形式來顛覆教會文化。

而這種顛覆在十六世紀達到高峰,漸漸形成了一套獨立的文化體系,其核心便是人文主義。

其核心強調的是以人為中心而不是以神為中心,肯定人的價值和尊嚴,主張人生的目的是追求現實生活中的幸福,倡導個***,反對愚昧迷信的神學思想,認為人是現實生活的創造者和主人,總體而言,這是人類從神化到世俗化的一個轉變。

蕭銘現在也需要儒教走下神壇變得世俗化。

不過現在他將閆正一和黃燕青當做武器來使用以摧毀大渝國舊的文化體系,那麼就需要一個全新的文化體系來代替舊有的文化。

之所以他這麼長時間才讓二人準備開啟文藝復興之路,就是一直在糾結這個新文化體系問題。

在他生活的當代,相比西方以自由平等和自我價值為核心人文主義,他所在的國家在舊有文化體系被摧毀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政黨文化,嚴格說起來就是執政黨的執政理念。

而在政黨文化之下,傳統文化體系依舊存在,兩者結合便是他那個時代的特色。

走出御書房,蕭銘望著逐漸西沉的落日。

在閆正一和黃燕青行動之後他也要趁機樹立大渝國的文化體系或者說是核心價值觀。

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之後,他認為大渝國的傳統文化足以支撐社會的文化體系,但是針對一些弊端需要被完全清除。

他最終的目標是讓儒教像西方的宗教改革一樣自身凈化,在文化上承認科學,反對愚昧,倡導人人平等等理念。

如此一來,大渝國文化體系便會得到重建,而且在歷史上每代君王都是這麼過來的。

在他翻閱資料之後發現在歷史上儒家經歷了思孟學派,宋明理學,心學,氣學,今文學派,公羊學,讖緯神學,古文學派和訓詁學,總體來說每個朝代的儒家文化都不一樣,可見儒家文化是一直在發展變化的。

而儒家有時候為了逢迎君王也會做出相應的改變,換句話說儒家還是很識時務的。

每次改朝換代,孔家總會及時另投新主,蕭銘也一直在等待孔家派人過來,不過現在依舊沒有任何音訊。

儘管他知道孔家一直在觀察形勢,但是現在也該到做出選擇的時候了,如果還不識時務,他就只能動手了。

想到這,蕭銘嘿嘿冷笑了兩聲,他叫來錢大富將閆正一和黃燕青的天體論送到報社,讓報社明日發表。

他就不信這孔家還能坐得住,既然做了這皇帝,他就要給大渝國重新制定規則。

接過天體論,錢大富立刻去了報社。

這時范增還沒有回去,看了錢大富送過來的天體論范增一時間呆若木雞。

沉默良久他說道:「這真是前所未聞之事,如果刊登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皇上的命令你只管照做就是,出了事自然有皇上擔著。」錢大富皺了皺眉頭,他知道這個范增是個老儒生,有些想法根深蒂固,不免加重了口氣。

范增額頭微微冒汗,他點了點頭說道:「是,下官這就讓人去刊櫻」

滿意地點了點頭,錢大富轉身離去,他自始至終都是支持蕭銘的,正是跟著蕭銘他才看見大渝國走向強盛,這天體論雖然有些驚世駭俗,但是如果不能引起波瀾又如何讓大渝國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