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一十章 天下囂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章 天下囂囂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清早,伴隨著一陣嘹亮的雞鳴聲,青州城彷彿活了過來一般。

民宅中一些富裕的人家提著自家的煤球爐到了院子里開始燒水做飯,而那些捨不得銀子購買煤球爐的人家則是冒起了長長的炊煙。

青州街頭也熱鬧起來,商販在街邊撘起爐子,賣燒餅,油條,豆腐腦給來來往往的商人,沿街的小吃攤上坐滿了人。

在這種嘈雜中,報童的聲音像往常一樣響了起來。

街邊的商人,士子習慣地買下今日的報紙從上面了解大渝國正在發生的改變,畢竟因為消息的閉塞,他們很少能夠知道外面在發生著什麼。

「天體論,這是什麼?」

商會門前的豆腦攤上坐滿了商人,報紙上的內容很快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地球是圓的,圍繞太陽旋轉,太陽系還有九大行星……」青年商人一字一頓地讀著報紙上的內容,其他吃飯的商人俱都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月亮上沒有嫦娥,表面的陰影不過是月海,月亮上沒有任何生命……」

隨著青年商人的話,越來越多的人被吸引住了,他們紛紛駐足,側耳傾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月亮上沒有神仙?「一個路人驚呼一聲。

商人們面面相覷,一個年長的商人對青年商人說道:「韓正,這報紙上真是這麼說的?」

」錯不了,怎麼說我也讀了幾年書,這字還是認得的。」韓正唏噓了一聲,」這青州日報是瘋了吧,這月亮上若是沒有神仙,太陽不是金烏,天上沒有神仙,這皇上豈不是不再是真命天子?「

此話一出,年長的商人伸腿踹了韓正一腳:「你小子找死是嗎?閉嘴。」

年長的商人是韓正的叔叔,單韓正不但沒有收住嘴反倒說道:「報紙上擺明了是這個意思,而且據說這報紙是皇上審閱的,此事說不定就是皇上的意思。」

商人們沉默了,不一會兒一個商人戰戰兢兢地說道:」這恐怕要出大事呀。」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不再討論這個問題,而是默默吃飯,靜待其變。

相比街頭上的議論,青州城內尊奉儒教的儒生已經炸了鍋,一群儒生拿著報紙匆匆去了青州城內的一個宅院。『

而這宅院上面的匾額上寫著一個葛字。

院內,一個老者正在練習五行拳,一副清閑淡雅的模樣,這群儒生闖進來他似乎不在意。

儘管青州大學在青州聲勢日旺,但是大渝國大批的儒生還活在舊時代的思維中,寒窗苦讀十年,他們不願意重頭開始,一直在謀求恢復科舉。

為首的一個儒生名為余元坤,望著老者他說道:「葛老,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能靜的下心來,現在皇上是要毀了我們儒教的根基,你和崔浩大人再不出面,大渝國千千萬萬的儒生就沒有活路了。」

被一眾儒生稱為葛大人的老者不是別人,正是葛宜人。

在趙王被趕出長安一年後他始終沒有收到朝廷的任命,實在忍不住的他才帶著一家老小到了青州準備探探路子,同時因為背負儒學大家的名號,他一入青州城便被儒生們夾道歡迎,為此還重開了儒家學堂講學。

「皇上不急,你們急什麼,儒教傳承遷千年,自漢獨尊儒術發揚光大,歷經五朝而巋然不動,這其中緣由又怎麼會是你們能懂的,你們暫且回去,我自會入宮規勸皇上。」葛宜人眼神閃爍。

儒生們聞言,俱都露出興奮的神色,余元坤說道:「如此便仰仗葛老出面了。」

葛宜人點了點頭,對身邊的管家說道:「送士子們回去。」

待一眾儒生離去之後,自院子的假山後繞出兩個人來,正是俞志勇和倪匡。

瞥了眼儒生離去的方向,葛宜人說道:「葛老,這群儒生本事沒有多少但是卻很聒噪,和他們走的太近遲早會遭受池魚之災。」

「沒錯,此次皇上如此大手筆,針對就是這些冥頑不顧的儒生,跟他們走的太近恐怕我們三人將永無出仕之日。「

葛宜人輕輕捋著鬍鬚,在看了今日這份報紙之後他已經有了計較,他說道:「今日之事便是你我三人位極人臣之機,二位還沒有看透嗎?」

「此話何解?」俞志勇和倪匡面露疑惑。

葛宜人說道:「當今聖上絕非常人,這天體論是為了毀我儒家根基,但同時也否定了他是真命天子之實,他之所以敢如此孟浪只在於如今權威無兩,無人可撼動其皇位,所以事到如今又是到了儒教變革的時機了,若是你我三人能抓住次機會,必然飛黃騰達,至少也是一生富貴。「

「儒教變革。」俞志勇和倪匡對視一眼,身為大儒他們十分了解儒教的歷史。

歷朝歷代,儒教莫不附庸皇權而生,充當皇權治理天下的器具,正因為如此,儒教才能夠千年不倒。

當蕭銘登基之後他們錯誤地以為大渝皇朝依舊遵循舊制即可,但是現在看來這位皇上登基之後無異於改朝換代。

若是如此,他們就需要思量了。

「葛老果然目光長遠,非我二人能夠比擬,如此說來,我們當一起求見皇上才是。」倪匡說道。

俞志勇也恍然大悟,他說道:」極是,極是。「

」好,如此我便讓管家準備馬車,你我三人一起宮外求見皇上,在我看來,當今聖上聰慧無比,定然會接見我們。「

葛宜人朗聲說道。

說罷,三人乘了馬車一起向城南的皇宮而去。

在宮門外他們被禁衛攔下,一番通報之後他們得到了准入的許可。

三人大喜,跟著錢大富便向宮內走去,一路上三人激動地打量著皇宮內的設施。

這一年多來他們被置於朝堂之外可不好受,現在他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

跟著錢大富,他們不一會兒到了御書房門前,這時錢大富讓三人進去。

葛宜人整理一下衣服,同俞志勇和倪匡小心翼翼進了御書房。

此時,蕭銘正在背對他們站著,在他們請安之後,蕭銘緩緩轉過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