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一十二章 彈藥變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二章 彈藥變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皇上,這便是首批裝了引信的開花彈。」

軍工坊,陳琦引著蕭琪去了倉庫,在堆積了不少火槍,彈藥的地面上,他一眼看見了角落中擺放整齊的開花彈。

因為開花彈的事情,蕭銘讓魯飛延遲了進攻錦州的時間,但是大軍在外消耗甚巨,一直耗下去對誰都不利。

更何況高麗半島的倭國正在虎視眈眈,他要儘快結束北方的戰事為大渝國殖民打開局面。

陳琦這時從地上拿起一個開花彈對蕭銘說道:「皇上,這批開花彈採用的還是空心鐵球,只是鐵球的木塞信管被換成了現在的機械引信。「

黑貓白貓,能抓的老鼠的才是好貓,蕭銘命令道:「你現在讓炮兵演示一下,朕如何?「

「是,皇上。」陳琦點了點頭,命人將地上的炮彈搬運出去。

一行人到了打靶場,在陳琦的命令下炮兵將實心彈換成了開花彈,裝彈的順序完成,隨著一聲轟鳴,炮彈筆直地沖向了五百米外的石碓。

強力衝出去的開花彈撞擊在石頭上,引信中的擊針猛地撞擊雷汞,瞬間引爆了炮彈,隨著「轟」的一聲,火焰包圍了石碓,炸得石頭四處飛濺。

蕭銘滿意地點了點頭,以前只有臼炮才能發射開花彈,但是現在所有的滑膛炮都可以發射開花彈了。

尤其對於海軍來說,他們的戰鬥方式將發生本質上的改變。

以前戰艦對射不過是實心彈將對方的船隻打的倒是都是洞,這樣很少能夠造成戰艦沉沒的情況,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若是艦炮裝載了這種開花彈,來說無疑是一種噩夢,開花彈將直接炸沉對方的戰艦。

「首批炮彈送到平州城之後,你們立刻為海軍送去這種開花彈。「蕭銘輕輕鎖著眉頭,上次大渝國戰艦和英國戰艦在海上相遇的事情他記憶猶新。

如果英國戰艦再次於海上同他們對射,他保證青州戰艦會讓對方灰飛煙滅。

第一發試射成功之後,陳琦又接著試射了六發,六發炮彈全部炸了,說明這種炮彈的可靠性還是不錯的。

「朕讓你們製造的地雷呢?」蕭銘這時問道。

陳琦從箱子里拿起一個不同於開花彈的空心彈,這個空心彈的孔明顯很大,引信的個頭也比開花彈大,而且凸出炮彈表面很高。

「皇上,這個就是,為了讓蠻族和馬匹踩上去更容易引爆地雷,下官將地雷的引信製造的靈敏許多,士兵和馬匹的重量足以引爆。」陳琦認真說道。

陸通負責提供雷汞,但是炮彈的製造就完全依靠他了,不過隨著鐵模技術的成熟和蒸汽機的使用,他們生產起來比以前輕鬆許多。

蕭銘露出滿意的笑容,歷史證明武器的變革導致戰爭的形勢發生改變,以前是西方使用艦炮征服了世界,現在該輪到他領導的大渝國制定國際規則了。

和開花彈一樣,蕭銘同樣讓陳琦為自己演示了一番,這時陳琦叫過匠人將地雷埋在土層下,然後一個匠人站的很遠,拿著一個鐵塊向埋了地雷的土層扔去。

隨著鐵塊落在地雷上,地面猛然炸開,土壤和火焰飛濺。

「很不錯,現在你們一個月能生產多少炮彈和地雷。」蕭銘問道。

「每樣各三千枚還是可以的。」陳琦說道:「現在軍工坊槍炮,子彈什麼都做,人手不夠。」

皺了皺眉頭,打量了一下軍工坊的院子,當初成立的軍工坊說起來也是野蠻生長,在他看來隨著武器的近代化,這軍工也該正規起來。

於是他說道:「朕再調撥一批人給你,你和宋長平負責將火槍,火炮和彈藥工坊拆分出來,各司其職,如此一來,三個工坊的效率都能上來。」

陳琦頓時咧嘴笑了起來,這次轟轟烈烈的奴隸潮他是艷羨不已,不過因為忙於研製引信他倒是忽略了這件事。

現在蕭銘這麼說,自然順了他的心意。

新型炮彈進展神速,蕭銘也是心情不錯,因為這意味著他能夠更加輕鬆地擊敗自己的敵人,為大渝國獲得更多的市常

檢查了炮彈之後,蕭銘又巡視了一下火槍工坊和火炮工坊,現在這兩個工坊的生產很穩定。

火槍工坊一直在生產和改造征虜火槍,而火炮工坊則是專註於野戰炮和艦炮的生產,不過除此之外他們也一直在進行下一代火槍和火炮的設計和研製。

不過要等產品出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對了,現在你們軍工坊便可以派出匠人前往平州,對士兵們進行訓練,教他們如何使用這兩種武器,等你們的首批炮彈一到,錦州戰役就可以打響了。」蕭銘說道。

「是,皇上,下官這就去安排。」

對當前的生產進度感到滿意,蕭銘和錢大富離開軍工坊回了青州城。

二人一入城就發現青州街道上亂鬨哄的一片,此時的街道上到處是商人,儒生,百姓,混亂中他不時聽到叫罵聲,喝彩聲和打鬥聲。

「怎麼回事兒,去問問。」蕭銘對錢大富說道。

「是,皇上。」錢大富應了聲,走到一個正在維持秩序的警衛身邊厲聲問道:「你們警衛所是幹什麼的,這城內怎麼會如此混亂。」

警衛見到錢大富,透出緊張的神色,他說道:」錢總管,這實非是警衛所的過錯,這城內混亂是由商賈和儒生引發,據說是因為儒生和商賈爭辯引起。「

「儒生和商賈?」錢大富怔了一下,隱約猜到了什麼。

警衛繼續說道:「是的,本來這是兩個人的人鬥毆,現在變成了整個青州城的混亂,商人和儒生都糾集了大批人在城內打架。」

錢大富心中瞭然,他回到馬車前對蕭銘說了其中的原委。

聞言,蕭銘露出沉思之色,這商人中還有一些獨具眼光之人的,對正在興起的資本的來說天體論無疑將徹底打破千年來束縛他們的枷鎖。

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如此支持天體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