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一十四章 彈藥到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四章 彈藥到位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葛宜人望著正在修葺的儒家學堂心滿意足。

如今他身為宏文殿大學士,未來還可能會進入內閣之中,這已經是位極人臣之兆。

可以說他此次前來青州的目的都達到了。

不過他也十分清楚,這些是蕭銘給的,蕭銘也同樣能拿走,為了保住這一切他必須得實現對皇上的承諾。

俞志勇和倪匡端詳著掛上去的匾額,上面「儒家學堂」四個燙金大字格外惹人注目。

在二人身側,閆正一和黃燕青皺著眉頭,不知道這三人所為何意。

今日他們正在東市宣言這天體理論,三人便以宏文殿大學士的名頭邀請他們到這儒家學堂。

「葛大學士,此乃儒家學堂,不知道邀請我二次到此究竟何意,我二人講的是天體科學,可不是儒家經典。」黃燕青首先開口說道。

葛宜人臉上帶著濃濃的笑容,他說道:「二位切莫著急,誰說儒家學堂不能講天體科學?此次本學士重開學堂所為就是順應時勢,和光同塵。」

閆正一和黃燕青對視一眼,越發摸不著頭腦。

俞志勇是個急性子,他直接說道:」二位不必擔心,我三人乃是奉命行事,不會害你們,只需二位為我們三分解惑一番即可,如此一來我們也能在學堂上讓儒生們除舊迎新。「

黃燕青聞言神色緩和下來,他漸漸瞭然,於是說道:」這倒是可以,不過現在城內儒生和商賈亂作一團,三位大儒難道就不準備管管嗎?「

葛宜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說道:」不必管,也不能管,這些人本學士一清二楚,越是理會越是蹬鼻子上臉,此番讓他們吃點苦頭,他們才會改過自新,跟著我們三人研習新儒學。「

「原來如此。」黃燕青看向葛宜人,心道這位果然如同傳說中的面厚心黑,「既然如此,我們便不理會此事,現在將這天體論詳細說與三位大學士。「

葛宜人三人能夠做到大儒也是個頂個的聰敏,一旦接受了這天體論掌握的也很快,閆正一和黃燕青講完,他們也基本上懂了。

三人這時看向頭頂的太陽,感慨道:「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原來這頭頂的只是一個大火球,這天狗食月竟然是月亮被擋住了。」

頓了一下,他問道:「為了讓儒生們開悟我們需要二位的望遠鏡,希望二位配合,同時也希望二位能夠多舉實例以證明此事。」

「葛大學士安心,只要二位能為儒生宣揚此事,我二人自是知無不言。」黃燕青有些興奮。

其實百姓和商賈更容易相信他們,反倒是儒生們不願意相信,現在葛宜人出面,他們自然是樂於省事。

葛宜人點了點,儘管這次答應了蕭銘,但是在他看來新儒學的推廣依舊繁重,此次新儒學基本上毀了以前儒家的根基。

所以除了讓閆正一和黃燕青輔助之外,他還準備親自前往曲阜,只要孔家開口,新儒學的事情基本上就成了。

因為儒學的最終的疑惑都是由孔家來解答的,孔家不否認,他說什麼都是對的。

想到這,他決定去曲阜一趟,不過他倒不急著去,他在等,等錦州城破的日子,如此一來他相信自己這趟行程會更容易一些,為此耽擱一段時間也是值得的。

於此同時。

軍工坊向平州城派去了一批匠人,這些匠人將負責新型炮彈的教導,在路上奔波七天之後他們抵達了平州城,為大軍帶來了首批炮彈和地雷。

「新型開花彈。」得知消息的羅信眼珠子幾乎都掉下來。

他是炮兵出身,對火炮的炮彈極為關心,這軍工坊的人一來他就第一個跑了過來,一路上和軍工坊的匠人勾肩搭背,毫無一軍之長的模樣。

負責教導的匠人說道:「這種開花彈和臼炮發射的炮彈不一樣,他們可以直接用於野戰炮。」

羅信聽了急的像是憋著尿一般,心臟亂跳,急忙拉著匠人去城外演示。

這時魯飛和雷鳴等人也聞訊趕來,一個個的圍著看熱鬧。

軍工坊匠人儘管無官無職,但是軍中一向很受尊重,即便是將領們也是客客氣氣,生怕得罪了軍工坊的人在武器上出問題。

面對一眾大渝國知名的將領,匠人依舊淡定自如,他讓炮兵演示一下新型開花彈的威力。

當開花彈在遠處炸開之後,羅信等人頓時驚訝地張了張嘴,而當他們見誓威力之後更是高興的合不攏嘴。

「不要說錦州,盛都我也打得下來。」魯飛哈哈大笑。

羅信唏噓道:「這軍工坊真是厲害,這樣的炮彈都能夠製造出來,不過這種炮彈的價格不菲吧。」

「那是自然,這一個引信的價格便是抵得上以前的炮彈了,而且因為結構複雜這生產速度也不快,你們可省的點用。」

雷鳴高興地說道;「不怕,等破了錦州城,奴隸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不愁沒有人手。」

「我們可不放心蠻族奴隸,這要是被他們學去了,你們可就有苦頭吃了。」匠人搖了搖頭。

三人聞言頓時面面相覷。

驗證了新式彈藥,三人隔日便將炮兵拉了出來開始訓練使用開花彈,同時一個由三百多人組成的加強連被選了出來。

這些士兵接受的便是地雷的埋設,他們在負責在夜間偷偷埋設地雷以出其不意地打擊蠻族騎兵。

一個月後,首批來自軍工坊的彈藥到位,一個多月的生產,軍工坊製造出了四千枚開花彈,三千五百枚地雷。

在此次錦州之戰中,他們將混合實心彈,葡萄彈傾斜炮火。

五月十八日,延遲了一個月的錦州之戰正是打響。

當他夜裡,魯飛命令士兵在錦州城附近布置下地雷陣,同時調撥了一開花彈給炮兵專門對付騎兵。

三軍整合之後,大軍向錦州而去,平靜了兩個月的關外再次籠罩戰爭的陰雲。

得知大渝國兵發錦州,錦州內的兀朮骨和貝善俱都心中一沉,平州城的失敗讓他們已經不敢再小瞧這個曾經弱小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