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一十七章 貝善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七章 貝善之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茫茫草原之上,貝善縱馬狂奔。

在他身後是大渝國緊追不捨的精銳騎兵,在他逃出錦州城不久,兀朮骨率領的騎兵便全面崩潰,而他也得知了兀朮骨死亡的消息。

儘管錦州城註定無法守住,但是這對貝善來說無關緊要,現在真正的問題是汗位,兀朮骨死了,博多也死了,大渝國為他除去了最具威脅的兩個台吉。

對他而言,只要能夠回到草原,這未來的汗位便一定是他的。

只是他這種奢望在大渝國騎兵追趕過來的時候破滅了,雜亂無章的金帳汗國騎兵在大渝國精力充沛,士氣高漲的騎兵面前毫無還手之力。

此刻個人的勇武根本無法起到任何作用。

他只能看著大渝國的騎兵越來越近,一個個蠻族騎兵被斬落馬下。

馬匹的耐力是有限的,在狂奔了數十里之後很多金帳汗國坐下的馬匹再也跑不動,而因為受到爆炸的波及,很多騎兵在錦州城前便丟失了其他馬匹,潰散之下,很多騎兵不過是單人單馬。

而大渝國騎兵則是以逸待勞,他們一人四馬,一匹馬累了之後立刻換乘第二匹,很快他們追趕了上來。

人數眾多的大渝國騎兵追趕上來,蠻族騎兵像是被追趕的獵物一般,不時一陣慘叫就會傳來,貝善的心一點點地冷了下去,不同於以往任何戰役,此次大渝國騎兵頗有不將他們趕盡殺絕不罷休的氣勢。

無論他們逃出多遠,大渝國的騎兵便尾隨多遠。

鞭子飛揚,貝善越發不顧一切的逃跑。

但是他坐下的馬匹漸漸跑不動了,望了眼就在身後的大渝國士兵,他眼中露出了一絲絕望。

此時,戚光義正在貝善身後不足二百米的距離,他從昨天早上便追擊潰散的蠻族騎兵,今天已經是第二天。

一天一夜的追殺中,散亂的蠻族騎兵第一次顯得不堪一擊,路途上被擊殺的蠻族騎兵比比皆是,對他來說這是摧毀蠻族騎兵的最佳時機,他自然是不肯放過,尤其是他看見了貝善這個對大渝國犯下滔天罪惡的蠻族台吉。

於是決定緊追不捨,在他抵達饒州城前擊殺了這個蠻族台吉。

見貝善的馬匹漸漸慢了下拉,戚光義大喜,他立刻換乘最後一批沒有負重的馬,催動戰馬向貝善衝去。

其他大渝國騎兵見狀也跟了上去。

二人在平坦的草原上不斷你追我趕,只是一會兒的時間貝善的馬匹終於支撐不住,猛然倒地。

貝善從馬匹上跌落,在地上滾了數圈才穩住身體,這時他抬起頭來,只見大渝國的騎兵已經到了眼前,其中為首的將領將手中的馬刀狠狠砍下。

求生的本能讓貝善立刻做了一個翻滾的動作,戚光義的馬刀堪堪從貝善頭上方劃過。

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更多的馬匹從他身邊穿過,馬刀閃著道道銀光。

正在狂奔的骨朵一轉眼看見貝善被大渝國騎兵圍困,頓時大急,他率領護衛貝善的數百騎兵轉身衝殺過來。

戚光義注意到這股騎兵,他立刻指揮數百騎兵迎戰,而他自己則是調轉馬頭再次沖著貝善過來。

貝善抽出手中的彎刀,見戚光義再次衝殺過來,他一個閃躲,彎刀狠狠砍向戚光義馬匹的腿上。

戰馬受傷猛地倒地,戚光義被馬匹前沖的慣性狠狠摔在地上。

貝善身為台吉,自小也受到極為嚴格的訓練,也是個卓越的戰士。

趁著戚光義還未起身,他拿著彎刀就沖向戚光義,他知道這位將領地位極高,殺了他足以讓大渝國騎兵產生混亂。

「去死0轉眼間貝善就到了戚光義的面前,他高高舉起彎刀就向戚光義砍去。

這時戚光義翻身身來,只看見一把彎刀就要落地。

貝善滿意地看著戚光義驚慌的眼神,狠狠將彎刀斬下,但是就在這時,戚光義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腰間拿出了一把短管火槍對準了他。

「砰「的一聲,火光和煙霧冒起,貝善的身體似乎凝固了一般,在他的額頭上出現一個槍眼,鮮血正從槍眼中流出。

「你再快能快的過子彈嗎?」戚光義一個側翻起身,貝善的屍體緩緩倒了下來。

將短管火槍重新裝彈放在腰間,戚光義吹了一個口哨,這時候大渝國騎兵紛紛停止追擊,向他靠攏。

前面就是饒州城,貝善已死便沒必要再繼續追擊,因為這饒州城內還有部分蠻族騎兵。

讓士兵帶上貝善的屍體,戚光義從一個士兵手中接過韁繩上了另外一匹馬,現在他們將返回。

錦州城。

經過一天一夜的圍剿,城內殘餘的蠻族軍隊被全部剿滅,激烈的反抗也在大渝國的鐵血手段中漸漸平息下來。

現在士兵們正在清理蠻人的屍體,免得大戰之後出現瘟疫。

除此之外,士兵們還在全城搜刮著金銀珠寶,這些年蠻族從大渝國劫掠了不少東西,作為蠻族土地上的最大城池,不少蠻族貴族都會來這裡享受。

因此錦州城一向是十分繁榮,而繁榮的城池中自然會有大量的財富,這是將領們的經驗。

「魯軍長,我們在城中心發現了蠻族的庫房。」

魯飛三人正在商議效仿平州給大渝國血脈的奴隸發放戶籍,這時一個師長走了進來向魯飛彙報。

「庫房,太好了。」魯飛大笑出聲。

自過了年大軍就在外征戰,魯飛十分清楚這給朝廷帶來的沉重的負擔,因為軍機部給的命令是全力搜刮蠻族土地上的每一筆財富。

畢竟被俘獲的蠻族俱都為奴,這些財富不拿白不拿。

羅信和雷鳴也是心中一震,隨著他們越走越遠,這補給也越來越困難,如果能夠就地自給自足,這無疑是個好消息。

三人跟著士兵很快到了位於中心的府庫。

這是一個建在地上的地窖式府庫,從地面沿著階梯而下,火把的亮光照出堆積了一地的金銀器物,同時糧草,皮毛,風乾肉也有不少,甚至還有蠻族從大渝國走私過來的白酒,白糖,精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