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三十一章 震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一章 震懾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身上被酷熱蒸出的汗水浸透,金昌明卻感到遍體生寒。

他深深感覺到這次大渝國對高麗滿滿的惡意,只是即便如此,他們現在似乎也沒有反抗的能力。

高麗南部已經被倭國佔領,北方殘留的軍隊不到十萬人,這對於輕易擊敗金帳汗國的大渝國來說塞牙縫都不夠。

只是這件事過於重要,他無法決定,這時,他看向了黃自詡,希望這位老臣能夠應對。

黃自詡注意到了金昌明的神色,其實這場戲就是表演給他看的,他在其中的角色不過是順著大渝國的政策去執行而已。

沉吟了一下,黃自詡說道:「陛下,這四條實在過於苛刻,如此一來,我高麗豈不是沒有一點自主之力?」

「落入倭國之手,你們同樣也沒有自主之力,而且我相信倭國佔領柳京城之後不會在留著高麗王,你說呢?高麗世子1

蕭銘的笑容很詭異,這讓金昌明越發感到緊張。

「陛下,高麗是大渝國東北的屏障,若是被倭國佔領,大渝國就會和倭國直接交戰,我以為這也非大渝國所願吧。」金昌明來的時候就抱著認個宗主國,從宗主國又拿吃,又拿喝,還讓宗主國為他賣命的心思。

但是現在被這麼一折騰,他發現自己一點好處得不到,反而把國家命脈都交給了大渝國,這種反差他如何能接受?

「倭國,彈丸之國而已,我大渝國艦隊已經在海古城集結,只要朕一聲令下,隨時可以封鎖倭國海域,那時留在高麗的倭寇不過是喪家之犬,當然朕也可以不廢這個力氣,讓倭國繼續北上,那時再趕走倭國,只是那時掌管高麗的就不是你們家了。」蕭銘加重了語氣。

接著他說道:「朕的話言盡於此,該當如何你們自己決定,現在你們還有十日的時間。」

金昌明還要為高麗辯解,這時被黃自詡拉了一下胳膊,他收起了要說的話。

「陛下,如此我們便回去商議一下,儘快給予陛下答覆。」黃自詡恭敬地說道,接著和金昌明一同離去。

待二人消息在正大光明殿中,李開元說道;「皇上,這高麗王會答應嗎?如此一來,高麗在大渝國的地位甚至不如關東。」

「朕就是為了讓高麗低人一等,否則還讓他們同大渝國百姓平起平坐不成?對付如此不通德化的蠻夷無需仁慈,你越是對他們嚴厲,他們反倒是越發對你恭敬。」

從當代而來,蕭銘深深了解高麗的劣根性,這個國家只對狠狠蹂躪他的國家馴服,比如美國。

不過在這裡,角色互換,他要讓高麗明白誰才是真正的爸爸。

想到當代美國,蕭銘忽然皺了皺眉頭,貌似這個時空的美國還沒有獨立,但是根據荷蘭人的消息,現在殖民地和英國之間的矛盾已經很尖銳,似乎隨時都可能爆發戰爭。

對這個消息,蕭銘感到高興同時又有些擔憂,高興的是美利堅還沒有獨立,擔憂的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趕上在獨立戰爭中當一個攪屎棍。

他要把北美洲攪的天翻地覆。

「何其賤也!」蕭銘的話音一落,梁大海忽然笑嘻嘻地說道,他在高麗招收苦役的任務一直沒有結束,所以也被蕭銘叫了過來。

同他一起來的還有此次負責高麗駐軍的將領,這個人說起來和蕭銘倒還有些親戚關係,是個皇親國戚。

因為皇太后正是這位將領的姑姑。

「皇上,既然如此,末將願意領兵前往高麗,到時候兵臨城下,看高麗王答不答應。」雲長風朗聲說道,頗有一副硬漢的形象。

對這位表哥,蕭銘倒是真的沒有看在面子上提拔他,相反,這位雲長風是自己在北方戰爭中從一個百夫長獲得大把功勞從而被羅宏提拔的。

後來羅宏才知道這位雲長風是太后的外甥,可能是抱著拍錄,羅宏特意在奏摺中提到了他。

接著蕭銘又和太后提及此事,太后也沒說什麼,只說全憑蕭銘自己決定。

蕭銘知道太后一向不參與這些事情,思索了一下,他決定培養一下雲長風。

說起來,軍中除了魯飛,葉青雲,雷鳴這些人外,到現在一直沒有其他優秀的將領冒頭。

但是現在隨著對外征戰的增多,他需要的將領越來越多,這幾位大將負責的是全局的戰爭,而不是處理局部小事情,比如駐軍高麗。

所以這段時間蕭銘有心培養一些新秀將領,以備將領在佔領殖民地的時候使用。

他重用雲長風也是基於這個目的,因為一旦在高麗駐軍,這隻軍隊等於是常年在外,需要靠得住的人掌控軍隊。

畢竟對於信息十分不通暢的大渝國,他是很難了解這隻軍隊動向。

除了雲長風之外,蕭銘現在著重培養的新秀將領中還有杜博遠等一些年輕將領。

瞥了眼雲長風,蕭銘說道:「朕正有此意,所以明日你便前往高麗,負責駐紮在高麗的一個師朕已經給你準備妥當,到時候無論高麗王如何回復,你們都要駐紮在高麗。」

「是,皇上。」雲長風說道。

長安之亂后,他便不顧父親的反對加入軍隊,歷經生死搏殺才走到今天,沒有靠一點關係。

現在忽然被蕭銘重用也是頗多感慨,若是他當初來青州以姑侄的關係來找皇太后,現在恐怕又是一番際遇了。

不過他相信那樣不會比現在好,因為軍中的將領都了解這位皇帝的性格,有了皇親國戚這層身份反倒是不利於在軍中發展。

又交代了雲長風幾句,蕭銘和眾官員商議起來,對他來說不論高麗願不願意,這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所以每個前往高麗的官員都要開始思考如何在高麗建立一套架空高麗的措施了。

正大光明殿正熱烈暢談的時候,金昌明黑著臉和黃自詡到了宮門外。

望了一眼正大光明殿,金昌明說道:「黃議政,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這讓父王如何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