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三十八章 紙幣的技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八章 紙幣的技藝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紙幣1

龐玉坤聞言有些驚訝,在歷史上大渝國一直在使用類似銀票這樣的憑證,紙幣之說從未有之。

蕭銘對龐玉坤的反應有了預感,他直接啟用科技晶石向龐玉坤講述一遍是什麼紙幣。

「毫無疑問工業會讓物產變得豐富,同時代表物產流動的貨幣也會隨之增多,如此一來,朝廷就需要根據民間物產的數量發行貨幣以維持貨物之間的交易。」

「既然如此,那該發行多少呢?」龐玉坤有些疑惑。

「發行的數量自然不能胡來,簡單來說紙筆不過相當於以前的銅錢,發行太多就會導致銅錢貶值,本來一個銅錢能夠買一個埋頭,現在卻要十個銅錢購買一個饅頭,長久以往就會造成國家的動蕩,所以紙幣的發行要和當前大渝國當前工農業生產總量相等,同時為了保證貨幣本身的價值,貨幣需要和金銀掛鉤。」蕭銘沉吟著說道。

儘管火器上大渝國有超越西方的趨勢,但是目前大渝國的社會體系還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

尤其是金融這一塊上他落後了太多,所以在驅逐蠻族,大渝國國內基本穩定之後,他決定彌補這一塊的缺失。

而且他有一個很大的野心,這就是建立大渝國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構造金融霸權。

雖然這個理想還有些距離,但是現在就要開始籌備,這發行紙幣就是當前的要做的。

龐玉坤在蕭銘的講解下漸漸領會,他說道:「如果這樣,老臣建議當前大渝國採用銀本位貨幣,畢竟黃金過於稀少,而銀子則是大渝國一直在流通的貨幣。」

蕭銘點了點頭,他曾經想要建立金本位的貨幣體系,但是現在來說條件還達不到。

「朕也是這個意思,不過也可以金銀混用,制定金銀比例兌換的制度。「蕭銘說道,他在埋下金本位的後手,以便將來直接使用金本位。

龐玉坤想了一下,提出了自己最後一個擔憂,他說道:「皇上,民間仿造銀票者大有其人,如果發行紙幣,該如何杜絕?」

沒有金剛鑽就不攬瓷器活,蕭銘敢發行紙幣自然是大渝國可以實現印鈔技術,於是他說道:「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朕自有辦法解決。」

龐玉坤點了點頭,「既然如此,老臣便回去先處置了曹家錢莊。」

說罷,龐玉坤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目送龐玉坤離去,蕭銘調出科技晶石中的資料,發行紙幣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自然不敢胡來。

之所以現在提上日程,一方面是曹家錢莊被連根拔起,另外一個方面是他自信發行的紙幣質量夠硬。

一般來說紙幣對紙張的要求很高,肯定不能使用普通的紙張,畢竟這類的紙張很容易就被水浸泡壞掉。

所以,真正用於紙幣的紙張為鈔紙,這種紙張採用棉短絨製造。

這種棉短絨也叫棉籽絨,是經過軋花后的棉籽上還殘留這短纖維,用剝絨機把這些短纖維剝下來,便是棉短絨。

因為收集工藝複雜,短棉絨可造紙原料貴重得多。

有了材料還只是第一步,其次要掌握的便是這種紙張的原料配方,按照嚴格的比例生產。

如此一來,造出來的紙,質地光潔細膩,堅韌耐折,用手拿著這種鈔紙在空中抖動,或者兩手拿著鈔票的兩端一松一緊地拉動,或者用手指輕彈紙的表面,都會發出清凌明脆的聲音來。

相對來說普通印刷紙的原料大都是稻草、麥桿等,這類紙的質地綿軟粗糙,韌性和張力不足,極易拉斷,如果在空中抖動聲音會發悶。

所以只是這鈔紙的製造水準大渝國商人就沒法仿製,畢竟如此一來仿造的成本就會很高。

另外他還有一樣防偽的法寶便是水櫻

水印這種東西是一種古老的防偽辦法,當代他的國家在古代是最早掌握水印壓榨技術的國家。

那時在紙簾上用線編成紋理或圖案突出於簾面,紙張抄造時此處紙漿的密度差異,迎光透視有明亮相間的花紋,如此便形成了水櫻

在唐代的便有「衍波箋」水印紙,晚清更是「汪六吉」字樣的水印紙。而在歐洲,1772年的普魯士發行的薩克森紙幣便運用了水印,自從以後水印的使用越發普遍。

除了這兩條之外,大渝國還能實現的第三項印鈔技術便是凸版印刷,這種印刷採用了凸起的圖案。

如此一來便會在紙幣表面變得凸凹有致,而這最後一樣便是印刷的顏料,礦物顏料了。

相比植物顏料,礦物顏料所繪的各種畫其顏色經久不變,可保持千年而不褪色。

想到這,蕭銘對錢大富說道:「現在隨朕去一趟印刷工坊。」

「是,皇上。」錢大富應聲便出去準備。

蕭銘這時則是拿起鋼筆將其中關鍵技術記錄下來,接下來他將要抽調技術骨幹建立紙幣工坊。

這個工坊將是大渝國的高級機密,刊印鈔票的辦法將是機密中的機密。

書寫完畢,蕭銘起身去了印刷工坊,這工坊一直由報社掌管,他直接讓范增從其中抽調出一部分背景乾淨的人。

同時吩咐他按照報社的刊印程序建立一套從造紙到印刷的工坊。

而他則是將挑選出來的人集中到了青州大學。

因為這次發行紙幣十分重要,蕭銘讓府衙給他們每人準備了一份保密協議,簽訂了協議,他們將嚴格保守關於印鈔工坊的秘密,一旦違反將會觸犯大渝國保密法案。

范增挑選出來的匠人都是世代生活在青州城的百姓,幾代人的信息都十分清楚,而且整個家族也都生活在青州城。

這樣的匠人對蕭銘來說很安全,因為他們的顧忌很多,被收買的概率也很低。

接下來的幾天,蕭銘將印鈔的核心技術交給了他們,當然程序是分開的,每個匠人只能掌握其中的一部分。

於此同時,他還吩咐器械司將鋸齒剝絨機製造出來,以當前的工業能力,這種機器不是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