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五十九章 削藩大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九章 削藩大戲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蕭銘坐在龍椅上注視著一眾官員。

大殿中武官員分列兩班,此時龐玉坤正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在闡述藩王對大渝國的七條害處。

在龐玉坤之後,斐濟也率領一眾官員上奏,明言藩王乃是國之毒瘤。

「皇上,北方戰爭才過去多久?現在南方再掀戰亂,如此下去大渝國何年何月才能夠富裕和強大,臣以為如今已經到了不能容忍藩王再繼續霍亂下去的時候了。「斐濟慷慨陳詞。

牛和羅權對視一眼,二人都是老狐狸,一眼便看透了今日朝堂上這出。

這龐玉坤和斐濟紛紛拿現在楚國戰亂說事,目的便是由著這個借口削藩。

沉吟了一下,牛說道:「皇上,老臣以為龐首輔和斐閣老所言極是,藩王之亂的悲劇不能重演,而且為了應對西方列國的威脅,大渝國必須上下如一,不能再有國中之國。」

「老臣附議。」羅權恰時說道。

先是內閣大臣,后是軍機部和參謀部的主將,現在朝堂上再傻的官員也明白怎麼回事兒了。

在驅逐了蠻族之後,皇上這是要一統大渝國,徹底解決藩王們的問題。

短暫的沉默之後,官員們一個個出列指責藩王之害,整個朝堂上一片火熱。

在正大光明殿的西南角落裡,《青州日報》的記者正在奮筆疾,今日朝會上的內容將出現在明日的報紙上。

面對群情激憤的官員和將領們,蕭銘露出了笑容,這就是他要的效果。

雖然這樣唆使官員跳出來指責藩王之害有些無恥,但是身為帝王怎能不腹黑。

「諸位愛卿,雖然如此,但是雍王和淮南王在北方戰爭中都立下了汗馬功勞,如此行為豈不是讓朕背信棄義。」蕭銘顯得有些為難。

龐玉坤說道:「自古以來賞罰需分明,當初北方戰爭之後皇上已經給了二人相應的獎賞,如今削藩乃是為了大渝國的千秋基業,皇上又何必擔憂。」

「沒錯,皇上,如果雍王和淮南王真的心懷大義就該為了大渝國的前程考慮,而不是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斐濟說道。

蕭銘嘆了口氣,他說道:「此事朕實在有些為難,此事改日再議吧。」

說罷,他擺了擺手宣布散朝,今日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現在是要給藩王們一個信號,讓他們現在思考改如何做。

畢竟在沒有宣布皇命之前主動權都在他的手中。

散了朝,蕭銘向御房而去,這時報社記者帶著稿件回到了報社,刊印出來第一份報紙,他立刻送到了宮中。

「皇上,明兒這報紙一出去可就天下皆知樂了。」錢大富將報紙交到蕭銘手中,「老奴不擔心這削藩的事兒,但是這皇貴妃現在可有了身孕……」

蕭銘皺了皺眉頭,在削藩這件事上定然是要觸動崔雪兒的,只是他豈能因為女兒情長而罔顧大渝國當前的局面。

「皇貴妃會明白朕的苦心的,她是個懂事的人。」蕭銘說道,在這件事他下了決心,不會因為崔雪兒改變。

錢大富點了點頭,他不再說話。

審閱了報紙,蕭銘對上面的內容感到滿意,在頭版的報道中詳細記錄了朝堂上關於削藩的事件,同時撰寫該的記者發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分析了藩王的弊端,這符合他的要求。

將報紙交到錢大富手中,蕭銘說道:「送到報社去,讓他們明日髮型。」

「是,皇上。」錢大富應聲離去。

送走錢大富,蕭銘轉身向後宮而去,這些年為了國事他倒是鮮有時間陪伴自己的家人。

很多時候都是匆匆而來,匆匆而走。

今日錢大富的提醒讓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事該和崔雪兒提前說,免得她們措手不及,同時他也希望崔雪兒能在這件事上發揮一些作用,畢竟她也是淮南王的女兒。

踱著步子到了寢宮,這時一個小小的身影忽然向他沖了過來,同時奶聲奶氣的「父皇」聲響起。

「來,父皇抱。」蕭銘露出溫和的笑容,將已經三歲多的蕭逸抱在懷中。

時間匆匆而過,如今的蕭逸已經到了現代孩子上幼兒園的年齡,為了讓蕭逸擺脫大渝國落後的化,他和斐玥兒正準備親自教導他。

斐玥兒同崔雪兒,綠蘿和紫菀坐在涼亭溫婉地看向父子二人,雖然蕭銘陪伴蕭逸的時間短,但是蕭逸卻最是喜歡粘著自己的父王。

「皇上日理萬機,今兒怎麼有時間在這個時候到園子里來。」斐玥兒笑著說道。

蕭銘望著蕭逸,這個小傢伙的眉毛和嘴像極了斐玥兒,眼睛和嘴倒是很像自己,模樣說起來倒是更像斐玥兒,正應了兒子隨娘這句話。

他走到四人身邊坐下,看了眼崔雪兒已經七個月的肚子,說道:「朕今日和皇貴妃有些話要說。」

斐玥兒眼睛轉了轉,她冰雪聰明,隱隱猜到蕭銘要說什麼,她笑著對蕭逸說道:「逸兒,不要纏著你父皇了,我們一起去湖邊賞魚去。」

說話的時候,斐玥兒還對綠蘿和紫菀使了個眼色。

二人會意,起身跟著斐玥兒走了。

蕭逸有些不樂意,他抓著蕭銘的手說道:「父皇,父皇,陪我玩一會兒嘛,玩一會兒嘛。」

蕭銘摸著蕭逸的小腦袋,小傢伙睜著大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他,他無奈地說道:「你先去,父皇今天陪你玩一個上午好不好?」

「父皇說話算數。」蕭逸聞言頓時蹦蹦跳跳地向湖邊跑去。

三年來的相處,崔雪兒和蕭銘已經不再陌生,因為肚子里的孩子她和蕭銘更是多了一層親昵,正因為如此,她有些時候也能夠猜出蕭銘的心思。

只剩下二人,她忽然嘆息一聲,「皇上終於是要削藩了嗎?「

「朕估計你也猜得到,自你入宮之後其實一直在擔心這件事不是嗎?」

崔雪兒點了點頭,哀怨道:「雖是如此,但如今要看見自己的夫君和父親生了嫌隙,臣妾又如何能夠忍心。」

「所以朕想讓你給淮南王信一封,你告訴他,只要他交出軍權,朕不會動他,這淮南國還是他的封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