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六十一章 淮南王的見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一章 淮南王的見聞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荊州。

讀完女兒的親筆書信之後,淮南王微微嘆了口氣,接著他拿起長子崔尚安的書信。

令他意外的是身為未來的淮南王,崔尚安不但沒有在信中露出一絲不滿,相反卻勸他親自入京和皇上詳談這削藩之事。

這兩人一個是的他女兒,一個是他的嫡長子,二人必然不會害他,而且在信中他們都詳細告訴了他如今皇家的強大。

淮南王不是傻子,北伐之戰的勝利已經讓他清楚了自己和皇家的差距,曾經頃刻之間能夠讓大渝國萬劫不復的蠻族只是數月便被打垮,他又有什麼斤兩去和皇家對抗。

「收拾一下東西,本王要入京。」淮南王對王府管家說道,他心中有了決定。

隔日,一隊千人規模的騎兵從荊州出發,向青州而去。

十日之後,這隻隊伍抵達了青州城下。

「父王。」

崔尚安提前得到消息已經等待門口,看見自己父王的一瞬間,他的眼眶忽然有些泛紅。

淮南王望著一身戎裝的崔尚安,比起在淮南國的時候他現在更有將領氣質。

從馬上下來,淮南王走到崔尚安面前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都說皇家的軍隊最能訓練人,看來這話果然沒錯。」

崔尚安笑了笑,「父王這話一點都沒錯,在軍中可沒有一個將領把孩兒當淮南王世子對待,他們對待普通士兵和貴族可謂是一視同仁。」

「所以皇上才能夠輕易擊敗蠻族。」淮南王由衷地說道。

如果說在淮南國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滿,現在他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為了衡量一下皇家的實力,這次他是特意觀察了一下現在皇家土地在發生的變化。

可以說,這一路走來他幾乎每時每刻都處在震驚中。

北方戰爭結束兩年之後被收復的燕國和魏國土地上正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不知不覺間當初青州推行的生產隊已經覆蓋了這些地方,在生產隊的管理下曾經因為戰亂而荒廢的土地正在重新煥發生機。

豪族無論是在鄉間還是州縣的影響力都在急速下降,甚至很多豪族已經變得和富裕的百姓之家沒有區別。

而這還不是他最驚訝的地方,在生產隊興起的同時這些地方建立起了數目不少的公孰。

上至曾經的豪族和權貴,下至平民百姓的子女都必須在公孰中接受大渝國新式學政教育,而且為了鼓勵貧寒百姓進入公孰,現在公孰的費用完全是朝廷在承擔,進入公孰學習完全免費,甚至刊印的書籍也是免費的。

這個政策讓大渝國權貴和百姓從此站在了同一個起點上,人才的選拔將全部通過考試來決定。

身為藩王他一眼便看出了這個政策的厲害之處,從此寒門子弟將有更多的機會飛黃騰達。

不過這只是現在村縣基本的東西,在他進入金陵城之後發現了更為重要的東西,這就是各類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機械。

在金陵城的時候他特意為此逗留了一天,那日在金陵城官員的陪同下他去參觀了正在建設的金陵城工坊區。

那裡,他見識了以蒸汽機為動力的紡織坊,軋棉坊,白砂糖工坊,酒坊還有正在建設的金陵城大型造船坊。

離開金陵城之後,他一路北上,在萊蕪他見到了馬上就要通車的鐵路。

沿著鐵路他向青州而來,半路上看見了正在試車的蒸汽機車,這個鋼鐵組成的龐然大物呼嘯而過把他嚇得不輕。

而抵達青州之後,這裡的繁榮和神奇讓他更是放棄了最後一絲幻想。

因為他意識到,淮南國和現在朝廷相比是一個富庶的巨城和一個貧寒的村落之間的差距。

他也終於明白當今的皇上不是忌憚他們的武力而是不想再進行一場自相殘殺。

「父王,你」崔尚安驚奇地看向自己的父王,他的眼中有一絲釋然。

正在父子二人相聚的時候,忽然一輛馬車向從城內而來,馬車停下露出雍王的臉。

「淮南王,不要再磨嘰了,這些日子我就等著和你一起面見皇上,這樣說到底還是有些底氣的。」雍王大聲嚷道。

淮南王無奈地笑了笑,「這一路走來,我是越來越沒有底氣,走吧,擇日不如撞日,今日我們便去面見聖上。」

說罷,二人一起向皇宮而去。

此時,蕭銘已經得知淮南王抵達青州的消息,他對錢大富說道:「準備午宴,今日中午朕說不得要來個杯酒釋兵權了。」

錢大富笑道:「三位藩王能夠親自入京已經說明了心意,這次皇上是心想事成。」

蕭銘臉上露出濃濃的笑容,「此番一直不聲不響的汝陽王也來了,這三王解決了,此次削藩便成功了。」

錢大富嘿嘿笑了一會兒,接著轉身離去。

半個時辰之後,蕭銘接到了三王要求覲見的消息,他來到百福殿,這裡便是此次他接見三人的地方。

在百福殿落座,不一會兒淮南王,雍王,汝陽王三人便在宦官的引領下到了。

見到蕭銘,三人齊聲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免禮。」蕭銘現在自有一番帝王的威嚴,他讓三人入席,接著說道:「淮南王,雍王,汝陽王此番入京委實讓朕有些意外,為了犒勞三位,朕特意準備了青州的美食讓三位一飽口福。」

雍王對青州倒是不陌生,他自然是了解青州美食的味道,不禁咽了口口水,「皇上客氣了,不過說起來這青州美食倒是人間絕品,臣以前每次來都想賴著不走,可惜身為藩王不能在京都逗留太久,不過馬上臣就能夠自由在這青州享樂了。」

「王叔這話就見外了,既然王叔喜歡青州,朕自然是歡迎,這以後說不定還有個說話的伴。」蕭銘和雍王目光交匯,言語間基本上達成了共識。

剛才雍王那番話已經透露出清晰的意思,那就是他想要放棄封國,在青州當一個逍遙王爺。

對這個蕭銘自然是歡迎,畢竟雍王的封國距離青州太近,而且資源豐富,打通了這個地方,自此北方暢通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