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八十章 雙簧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章 雙簧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虎賁第一軍軍長魯飛參見皇上1

金陵城大營中魯飛向蕭銘行了一個軍禮,攻佔建州之後魯飛將建州城交給了雷鳴,他和羅信率領自己的軍隊各自返回駐地。

按照軍事改革的初衷,每個軍都有自己職責範圍,這便如同當代的軍區,各自有自己的作戰對象。

北伐之時雷鳴無法獨自應對蠻族,於是才有了魯飛和羅信的北上,戰事結束之後雷鳴所屬的軍團能夠防守六城,於是魯飛和羅信便領兵而回,大家各司其職。

如今對南方的戰事馬上就要拉開序幕,魯飛自然是要承擔主要的進攻任務,同時他又將羅信的三個師也調了過了,如此一來金陵城中總計有了六萬人馬。

「平身1蕭銘看向魯飛,同時阻止了羅信的虛禮,他說道:「現在你們準備的如何了?「

「回皇上,一切就緒,我們隨時可以南渡。」羅信十分自信地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他看向為了迎接他為列成兩排的士兵們,此時這些士兵傾斜拿著獵鷹後膛步槍,在他們身上掛著環形的袋子,每個袋子上都是一個小洞,裡面裝的是紙殼子彈。

這樣一個子彈帶上足足裝了一百二十發子彈,打仗的時候士兵隨時可以從身上的掛袋中取齣子彈,以任何姿勢射擊。

除此之外,士兵們腳底下的布鞋變成了黑色的皮鞋,頭上扣著一個個鋼盔,加上一身墨綠色的長衫,軍容十分威武。

目光在士兵們身上掃過,蕭銘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郁,鋼盔的設想他其實早就提了出來,軍工坊也一直在設計鋼盔。

只是北伐面對蠻族這種基本上沒有火器的軍隊用不上鋼盔,但是這對南方的軍隊便不一樣了,此次南下他要面臨的恐怕是大規模的火器對戰。

所以,在生產獵鷹火槍的同時他要求生產鋼盔,這種鋼盔是一個弧面,如果對方的子彈不是擊中鋼盔正中,由於鋼盔是一個弧面,便大多會滑飛,這便是他裝備鋼盔的理由,因為這可以減少士兵的傷亡。

加上如今青州醫學的進步,如果不是被擊中頭部,以當前的火器水準造成的傷兵會比死亡的多。

巡視了一下金陵大營,蕭銘定下心神,眾人一起去了大營中的參謀部,那裡一個江南地區的沙盤已經製造出來。

透過沙盤可以看清現在李褚元和商人議會的情況。

「皇上,經過四個月的鏖戰,李褚元攻克了吳縣,只是商人議會雖然丟失了吳縣,但是卻消耗了李褚元大量的兵力,楚國在這裡損失了四萬人馬,幾乎折損一半,現在李褚元正在策劃直接進攻蘇州。「

魯飛指著蘇州附近的戰場區域對蕭銘講解當前的形勢。

頓了一下魯飛繼續說道:「除了吳縣之外,嘉興和松江也遭到了李褚元的進攻,但是在這裡兩處李褚元都遭到了失敗。」

羅權皺了皺眉頭,「如此看來,這兩家倒是的確勢均力敵,不過這是什麼意思?「

一邊說著,羅權一邊指向建寧,廣州這些區域。

羅信說道:」這是密衛剛剛送來的消息,在這些地方商人紛紛響應商人議會,現在他們正在組織民間團練同當地豪族對抗。「

「這個曹家倒是真有幾分本事,不過建寧和廣州一代商業發達,多鉅賈富賈,他們支持商人議會倒也不奇怪。」蕭銘淡淡說道,「只是如此一來,我們更要首先消滅商人議會了,畢竟商人議會的成立和西方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朕和李褚元早已私下商議過,按照時間明日他便會邀請朕協助他平叛,以朕的想法我們和李褚元首先消滅商人議會的勢力,接著我們便順勢解決江南的豪族。」

牛等人點了點頭,這便是他們此次南下的戰略,拉一個打一個,最終吃掉還活著的。

定下此事,眾人各自回去準備。

蕭銘則帶著嬪妃們入住了金陵城行轅,隨機,五千名從青州過來的禁軍將他的住處嚴密地保護起來。

第二天,李褚元如約帶著司馬皓抵達了金陵城。

和以往囂張跋扈的樣子不同,現在的李褚元一臉的狼狽,司馬皓儘管衣著規整,但是臉上的憔悴任誰都能看得出。

對他們而言,日子是越來越難熬了,楚國現在到處是烽火,豪族和商人打成了一鍋粥,百姓也加入兩個陣營相互攻伐。

現在他很慶幸從蕭銘手中購買了眾多火器,不然他們的家產早就被商人議會鼓動的亂民搶去了。

而且隨著戰事的進行,他們雖然在明面上打的不分伯仲,但是在民間他們卻漸漸失去了根基。

被豪族壓迫,欺凌了數百年的百姓很多倒向了商人議會,如此在這樣下去,他們唯有失敗一條路。

所以,司馬皓也不得不放棄了自己的堅持,同意李褚元向蕭銘求助,對他來說,現在只要能夠徹底消滅商人議會即可,其他的再說。

「皇上……」

行轅的正堂中,李褚元見到蕭銘「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接著爬到蕭銘面前,緊抱蕭銘的腿,」楚國逢此大難,還望皇上能夠救救小王,也不枉小王對皇上忠心耿耿。「

蕭銘面露憐憫之色,心中卻早已樂開了花,他配合著李褚元說道:「楚國乃是大渝國的藩國,如今楚國有難,朝廷自然不能袖手旁觀,畢竟楚國也是大渝國的領土1

司馬皓雖然心中不甘,但是有求於蕭銘他也只得點頭認慫。

「多謝皇上,如果皇上再不出手,小王恐怕已經有了性命之憂。」李褚元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他趁機說道:「既然如此,你便留在這金陵城吧,那商人議會雖是聲勢浩大,但還不是朕的對手,在這裡你也能安全一下。「

李褚元輕輕鬆了口氣,他此次前來要的就是這個,這也是他們商定的計劃,只要他在金陵城便可保住性命。

而蕭銘則可以利用他對楚國發號施令,一舉兩得。

司馬皓錯愕地張大了嘴,他根本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出,他只覺得天似乎塌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