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八十五章 密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五章 密信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林友德不安地搓著手掌,渾然沒有注意傾聽身邊的友人在說什麼,直到他被重重拍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林兄,你還在擔心北方軍嗎?」一個議員笑著說道。

「沒有,我只是怕血。」林友德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姚洪濤。

議員轉過頭去,冷笑一聲,「死有餘辜,臨陣脫逃的將領都該死。」

林友德附和地笑了笑,沒有接話,對方似乎覺得有些無趣,轉身向另外的議員走去,這時他輕輕鬆了口氣。

對他來說,這日子實在有些艱難了,自密衛將底的任務交給他之後,他便來到了楚國,這五六年來他一直在楚國經商。

當商人議會成立之後,他又接到任務混入商人議會,隨時探聽議會的內部消息。

不過他只是一個身份低微的議員,很少能夠得到什麼大消息,不過今日曹錕的話卻是讓他有些坐不住了。

因為最後那番話實在過於震撼,如果曹錕真的得到了來自青州大學的人才,他相信曹錕會第一時間將這些人才送到英國去。

畢竟密衛已經洞悉了曹錕和英國結社的之間的關係,這商人議會的成立也在這個結社的示意下建立起來。

同時法蘭西和英國這對死敵此時也因為共同利益走到了一起,一起支持曹錕建立的商人議會。

而這個議會甚至是他們國家都沒有的東西,如今曹錕宣揚的一切不過是結社蠱惑人心的謬論。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歐洲國家正以為大渝國的科技發展而感到不安,他們正在費盡心力得到大渝國的各項科學技術。

所以如果曹錕的話是真的,大渝國可能會面臨技術人才的流失,為了避免這個問題,他必須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回到家中,林友德立刻取出一張白紙,接著他又拿出一個小盒子。

打開盒子,裡面是一些白色的粉末,他將粉末倒入一個盆中又加了些水,接著使用毛筆沾了這些透明的液體將得到的消息全部記錄下來。

寫完之後,他將白紙晾乾,白紙依舊是白紙,看不見任何字跡。

鬆了口氣,林友德將白紙塞到袖籠中,起身向城外走去。

如今因為戰亂,大批流離失所的百姓聚攏在蘇州城外乞討,而為了彰顯商人議會的仁慈,曹錕每日都會派人在城外施粥,同時尋找青壯加入議會軍。

他們這些議員偶爾也會前往,目的和曹錕的一樣。

到了城外,林友德如同平日里一樣到了施粥的攤子前,在攤子的一側還有盛滿了饅頭的攤子,一些士兵正在分發給百姓。

林友德這時趁機從袖籠中拿出那張摺疊的白紙,等了一會兒看見一個髒兮兮的中年漢子走到面前時,他拿起一個饅頭,順手將饅頭放在紙上遞給了那個漢子。

「等一下!「

就在林友德心裡一塊石頭落下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他轉過頭,曹正通帶著一排士兵走到了他的面前。

「林友德,你可真是有閒情逸緻,這個時候還有心情來施粥。」曹正通無比諷刺地說道。

林友德不動聲色地說道:「在下信佛,一向是慈悲心善待眾生,每月這個時候都會來此布施,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

曹正通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林友德,他忽然從漢子的手中將饅頭奪下,然後拿起那張包著饅頭的紙。

」那你為何總喜歡用白紙包著饅頭。「曹正通仔仔細細地看了眼白紙,上面什麼都沒有,精神頓時鬆懈了下來。

林友德不急不緩地說道:「這新鮮出來的饅頭太燙,用紙能隔一下,你看,這裡還有很多紙,這是林某專為士兵們準備的。」

曹正通看了眼饅頭前面的紙皺了皺眉頭,他將饅頭重新還給那個漢子,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議員們離去之後他便加強了巡邏,防止內鬼向外傳遞消息,這個林友德此時出現在這裡難免引起他的懷疑。

本來他以為林友德是借著施粥向外傳遞消息的內鬼,但是一番檢查什麼都沒找到,只得繼續盯著其他議員。

見曹正通離去,林友德眼中閃過不為人察覺的笑意,其實這段時間他一直用這種方法傳遞消息。

這饅頭攤前的白紙也是他從一開始就特意準備的,長時間后士兵和議員都把這當成了習慣。

而為了避免引起懷疑,這每次來接頭的人也都不一樣,一切都完美無瑕。

繼續在城門口向百姓施粥一段時間,天黑之前林友德返回了城內。

趁著夜色,領了饅頭的漢子將白紙塞到腰帶中,一路向江邊而去,在那裡有一個屬於密衛的船夫。

第二天,這封密信便傳遞到了金陵城中。

「皇上,蘇州城的密信到了。」中午的時候,李三進入行轅的正殿中。

蕭銘接過密信,上面空白一片,什麼都沒有,他沒有奇怪,而是從桌子上取出一瓶水倒在了白紙上。

頓時,三排藍色的字跡顯露出來。

這時他教給密衛書寫密信的諸多辦法之一,此次林友德用的不過是最簡單的澱粉密信,只要這些澱粉接觸到碘,密信上的字跡便會露出來。

掃了眼密信的內容,蕭銘皺起了眉頭,他對李三說道:」林友德說曹錕在青州學院埋了暗子,這些精英人才很快就會前往江南「

「這怎麼可能?現在青州大學的學員都要點名的,即便是進入工廠的前學員每日都需要去警衛所點名,出城還需要警衛所的路引,他們怎麼可能逃走?「李三搖了搖頭。

蕭銘也不太相信,如同李三說的一樣,為了避免人才的泄露,他設置了嚴格的限制措施,為的就是怕這些人亂跑。

「曹錕不見得是胡說,畢竟他可是要依靠這個鼓舞士氣的。「蕭銘對李三說道:」你現在立刻通知青州的警衛盯著青州大學的學員,一定不能出了岔子。「

李三點了點頭,這件事上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曹錕,我倒是你們能耍什麼花招。「李三咬了咬牙,一副恨恨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