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八十六章 狄英的糾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六章 狄英的糾葛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

狄英冷峻地看了眼學員報道的名冊,自金陵城的命令傳回來之後,內閣立刻讓警衛所加強了對學員們的監管。

「指揮使,你說商人議會能耍什麼樣的花招?想從我們眼底把人帶走,他們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一個警衛說道。

狄英輕輕哼了一聲,他說道:「任他們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我們警衛所的眼睛,不管怎麼說,既然是皇上的命令就一定要重視,否則出了紕漏誰也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是,指揮使1一眾警衛肅聲說道。

交代了一眾警衛,狄英獨自一人離去,轉過一個街角他向一個早點攤走去,每天早上巡視過警衛他總會來這裡吃一碗熱豆腐腦。

「狄指揮使今日來的晚了些,不過老規矩,我還是專為指揮使留了一碗。」狄英一坐下,豆腦攤的主人眯著眼睛笑起來。

因為時間太晚,此時的豆腦攤上只有狄英一人,打量了一眼四周,狄英對豆腦癱的主人說道:「多謝了。」

說話間,豆腦癱的主人盛了一碗熱乎乎的豆腦走了過來,將豆腦放下。

端起豆腐腦喝了一口,狄英看似無意地說道:」都說人走茶涼,這豆腐涼了,人也該走了。」

豆腦癱的主人聞言頓時身體一窒,他目光閃爍了一下,輕聲說道:「多謝。」

狄英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吃著豆腐腦,不過此時他的手卻在輕微顫抖,因為他知道你自己一旦走出這條路將再也無法回頭。

握著勺子的手越發用力,狄英的呼吸也急促起來,他依稀記得三個月前這個豆腦癱主人將五十萬金龍紙幣展現在他面前的畫面。

在最初的時候他只想將此人抓起來審訊,但是此人的一句話讓他最終放棄了。

「狄將軍,你為蕭銘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戰功,又獨自一人趕赴巴蜀,最終卻贏來如此下場,這個警衛所的指揮使你當的甘心嗎?看吧,如今魯飛,戚光義,羅信那個不是領軍一方的大將,而你呢?你不過是一個替罪羊。」

」是你對不住我。「這句話如同魔咒一般在狄英耳邊不斷響起,他開始喃喃自語。

自從當了這個指揮使以後他沒有一天是開心的,他是個軍人,應該去領軍打仗,而不是縮在青州城每天抓捕竊賊。

他本以為自己能夠接受朝廷對他的處罰,但是此人的到來徹底讓他的心理防線崩潰了。

不知道是怎麼吃完豆腐腦的,狄英慢悠悠地站了起來,他看向已經消失在人流中的豆腦攤掌柜。

此人是楚王埋在青州城的暗線,在青州城一共生活了六年時間,如果不是他主動現身,沒有人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剛才那番話他是在向豆腦攤掌柜透露一切準備就緒的意思,他已經為他設計了一條逃跑的路線。

嘆了口氣,狄英轉身向回走去,沒走多遠只看見王宣迎面他走來。

狄英頓時背後起了一層冷汗,他不由將手放在了腰刀上,一時間各種思緒填滿了它的腦袋。

「狄指揮使,真巧。」王宣風塵僕僕的樣子,見到狄英,他主動打了一個招呼。

狄英依舊不敢放鬆警惕,他說道:」王統領,你這是剛回來?「

「是呀,這次準備回來休息幾日,接著便去南方幫助李三。」王宣神態輕鬆,如今北方的戰事基本結束,情報搜集的工作也少了一些。

現在密衛工作的重點在南方。

狄英點了點頭,心中頓時有些不是滋味,他說道:「南方的戰事如何了?不用說,魯飛自是又要立下大功勞了。」

王宣人精一樣的人,頓時從狄英的口中聽出了酸味,他說道:「狄指揮使定然是羨慕吧。」

「有什麼好羨慕,與其在戰場上隨時會丟了腦袋,不如在青州輕鬆。」狄英一副不無所謂的神色。

「啊,那這就是太可惜,據我所知,皇上似乎有心要啟用狄指揮使呢?」王宣笑眯眯地說道。

狄英的身體凝固了一般,他不敢相信地說道:」王統領可不要誑我,我現在不過是戴罪之身,如何能夠重新進入軍中。「

「我的話還能有假?這幾年你在青州的表現皇上可是看在眼中的,這麼多功勞也足以抵消你當初犯的錯了,何況當年那件事也不能全怪你,皇上曾經和我說過如此處理你也是為了平民憤,因此處理的有些急躁了,這件事上有些愧對於你。」

頓了一下,王宣說道:」只是皇上畢竟是皇上,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所以現在機會到了,便準備讓你官復原職。「

狄英愣住了,他喃喃說道:」不可能,不可能。「

王宣拍了拍狄英的肩膀,「不管你信不信,我要回家睡覺去了。」

說罷,留下狄英一人在街道上。

目光漫無目的地游弋著,狄英神情有些恍惚,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狄英的神色忽然堅定起來。

他立刻沖向警衛所,對所有警衛說道:「所有人都跟我來,楚王的細作就在城中,今日便準備帶領學員逃往南方。「

警衛們大吃一驚,他們立刻穿上板甲紛紛離開警衛所,將青州城的四個城門封鎖起來。

於此同時,狄英差人將同樣的消息送給了王宣。

這時王宣剛剛回到家中,得知消息他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立刻讓密衛行動起來。

「狄英,你差點就鑄成大錯了。」

王宣看向狄英有些恨鐵不成鋼,狄英是青州軍最老的一批將領,他們是一起成長起來,現在狄英裡通外敵,這件事讓他也是面上無光。

狄英全部交代了自己的問題,他嘆了口氣,「這些年我心中一直有一口怨氣,所以才輕易受到蠱惑,是我對不起皇上,等件事了,任由皇上處置。」

王宣搖了搖頭,他不再說什麼,而是跟著警衛所立刻向青州大學而去,現在他們還有機會阻擋這件事發生。

狄英也緊緊跟上,這件事他是大錯特錯了,如今唯一的彌補的機會便是抓住那個豆腦攤的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