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八十七章 叛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七章 叛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王川正在圖書館中讀書。

這個時候一個同屆的學員走向了他,將一個紙條丟在了他面前。

打開紙條,王川匆匆看了眼便把紙條撕毀藏了起來,接著他起身向外走去。

出了圖書館,他立刻向青州大學外走去,接著便混入了茫茫了人海中,於此同時,數個學員也從大學中出來向同一個地點走去。

只是他們的道路很快被迎面而來的警衛攔住了,不由分說,這些警衛立刻將他們抓了起來,這時他們看見了指揮使狄英正死死盯住他們,而狄英身邊還有一個看起來十分嚴厲的人。

「狄英指揮使,你們這是幹什麼「王川心中驚慌,但是表現上還維持著平靜,畢竟學員是有自由外出的權利的。

狄英冷笑一聲,他說道:「幹什麼你們心裡清楚,等讓你們在牢獄里吃一番苦頭,你們就什麼都說了。」

王川臉色一白,而其他被抓住的學員已經嚇得面無人色,他們曾經都是豪族子弟,在家族衰落之後他們不得不進入青州學院學習以求出路。

只是即便如此,他們對朝廷的怨恨也是一直存在心底的,因為是朝廷讓他們失去了曾經養尊處優的日子。

所以,他們很容易便被收買了,只要他們答應去楚國,自此便可以獲得榮華富貴。

「全部押入大牢嚴刑伺候1狄英怒聲道。

他的話音一落,一個學員頓時哭道:「指揮使饒命,我們也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我們不去了,不去了。」

王宣趁機說道:「你們要去什麼地方,還有其他什麼人?」

「這個我們真不知道,只有一人負責聯繫我們,我們彼此都不認識,只知道我們要去東市,他們在那裡接應我們。」一個學員急聲道。

狄英和王宣對視一眼,二人立刻趕往東市的集合點,豆腦攤的掌柜正在這裡。「狄指揮使,你竟然出賣我0豆腦攤掌柜色厲內荏地說道。

狄英冷哼一聲,「你和我之間的交易我已經全部坦白,以前是我鬼迷心竅,上了你的當。」

「哼1豆腦癱掌柜聞言怒哼一聲。

「不對勁,不對勁。」正在這時,王宣自言自語地說道:「狄英,你是不是還在騙我?這件事太容易了,不可能是這樣的。「

「王宣,我什麼都說了,還有什麼可騙你,等皇上回來我便是死罪1狄英急聲道。

王宣再次盯著狄英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微微點了點頭,他說道:「這些學員包括他被抓起來有些太簡單,你以為楚王和曹家精心編製的計劃會這麼簡單嗎?「

在王宣說話的時候,豆腦攤掌柜的眼睛中閃過一絲慌亂。

「但是除了這些學員,沒有其他學員從青州大學出來。「狄英說道。

王宣皺眉深思,他說道:「立刻核查所有出自青州大學和前博文學院的學員。」

他身後的密衛點了點頭,動身前往青州大學,同時警衛在狄英的命令下也開始逐一排查。

同時王宣讓警衛控制城門,不許任何人進出。

晚上的時候他得到了結果。

「青州大學在校的學員都在,在工廠中工作的學員也一個沒少,王宣,你是不是想多了。」狄英看了眼搜查的結果說道。

王宣搖了搖頭,密衛統領必須練就多疑的本領,而且以他這些年的經驗,楚王培養的一批情報人員還是有幾把刷子的,雖然和他們比根本不算什麼。

「統領,不會錯,除了以前那些被開除的學員外,所有人都在。」一個密衛淡淡說道。

一道亮光忽然在王宣的腦海中劃過,他頓時頹然地坐了下來,「這下糟了,我們都被矇騙了,這些被趕出青州大學的學員才是真正的叛逃的人,明面上的收買不過是障眼法。」

說罷,他立刻差人去搜查,沒過多久,警衛便回來了。

「王統領,有六個學員今日和家眷出城了。」警衛說道。

狄英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被耍了,所有人都被耍了。

「果然如此,這六個學員是故意考試不及格的。」王宣說道。

為了激勵學員們學習,無論是青州大學還是前身博文學院都一直在實行末端淘汰制。

學習成績實在不上檔次的學員都會被要求離開,這些人出了學院便又成了普通的百姓身份,畢竟不學無術的他們不會掌握多少知識。

所以他們不會想到有的學員是故意選擇這條路離開學院,擺脫密衛和警衛的監視。

「現在怎麼辦?都怪我1狄英痛苦地說道。

王宣嘆了口氣,」這和你沒有多少關係,即便沒有你,這批人被除名的學員也會逃走,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收買的精英學員也會逃走,現在你說了出來,至少避免了一部分損失。」

」那這怎麼辦?「狄英急聲道,「總不能讓這些人逃走吧。」

王宣轉身向外走去,」我們現在就去找龐首輔,讓他下令封鎖所有的道路和碼頭,同時發動民兵搜尋。「

說罷,二人一起去找了龐玉坤,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龐玉坤深知事情的嚴重性,他立刻下令動員全部的力量來找這六個學員。

只是讓他們失望的,一連找了數日,沒有任何結果。

而在這時候,消息也傳到了金陵城。

「這個狄英簡直」牛看了眼龐玉坤送來的消息一副複雜的神色,」皇上,老臣有罪,是老臣領兵無方。「

蕭銘苦笑道:「狄英一時糊塗,但好在及時反悔,只是朕卻是再也不能保他了,這件事交給大渝國的律法來處置吧。」

羅權和牛奔對視一眼,紛紛嘆了口氣,人最怕一時糊塗,因為有些錯一旦犯了就再也無法反悔。

蕭銘的心思現在不在狄英身上,而是在叛逃的學員身上,這時候他很慶幸青州大學教的只是籠統的知識,一些技術細節還是在研究室中。

只是即便如此,他們掌握的知識也足夠多了。

從一開始,他就十分注意技術人才的流失,但千防萬防沒想到還是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