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九十五章 下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五章 下毒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十二月二十七日,忽然而來的一場大雪襲擊了柳京城。

一夜之間,整個柳京城被染成了瑩白。

清晨,雲長風從營帳中走出,這時穿著厚厚長衫棉襖的士兵正在打掃大營中的積雪。

輕輕吐出一口氣,白色的霧氣似乎瞬間凝結成了冰晶,雲長風嘆了口氣,「高麗的冬天可真是冷埃」

不得不說,若是以前,大渝國的軍隊是肯定無法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下駐紮在高麗的,因為那時候的禦寒衣物都很稀缺。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青州工業的發展讓民間的紡織廠,被服廠遍地生根,他們這套墨綠色的軍大衣便是從民間的被服廠採購的。

據說為了能給軍隊供貨,三十多家被服廠的掌柜差點在打了起來,最終是一家物美價廉的被服廠被看中了,畢竟軍中的後勤部可不敢這個問題上大意。

他正在感慨著,這時一個獵騎兵騎著馬從大營門口匆匆而來,在他面前停下,獵騎兵從懷中抽出一份信件,說道:「來自海古城的信件。「

雲長風皺了皺眉頭,自從駐紮在這柳京城中他很少收到來自海古城的信件,因為高麗的戰事基本結束,也用不著他。

可以說,他在這裡完全就是個閑差。

撕開信件,雲長風掃了眼,頓時臉色一變,將信件收起來,他叫來副官說道:「讓所有將領到營長中,馬上有大事發生。」

見雲長風的臉色難看,副官不敢耽擱,立刻跑步前進。

不一會兒,大大小小三百個將領聚集到了營長中。

此時雲長風的神色中嚴肅帶著興奮,望著一眾將領,他說道:」如今皇上已經任命葉青雲軍長為高麗總督,也就是他現在是高麗的最高官員,我們也要服從他的命令,剛剛獵騎兵送來了葉總督第一個命令,從現在開始所有的士兵都要荷槍實彈,隨時應對突發情況,現在高麗的形勢很危險,隨時可能會爆發戰爭,而我們身在柳京城是最危險的,可以說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考驗,同時也一個打仗立功的機會「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都要打起精神來,隨時準備戰鬥。」

枯燥的生活對將領們也是一種折磨,一聽說有仗可打,將領們一個個神色興奮,摩拳擦掌,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樣子。

雲長風想的可不僅僅是打仗的問題,他赦一萬士兵的身家性命,這件事馬虎不得,何況,他還是皇親國戚,他不能丟人。

想到這裡,他立刻差人將黃自詡叫了過來。

自從大渝國回來,黃自詡的地位節節攀升,現在儼然是高麗第一權臣。

「雲師長,您叫我前來有何要事「黃自詡一副卑謙的樣子,他清楚這個雲長風的背景,更加不敢得罪。

「最近高麗民間反對大渝國的呼聲越來越高,你這個議政倒是一點也不緊張,我們若是走了,你還會有好日子嗎?」雲長風試探著說道。

黃自詡的臉色變了一下,他說道:「這件事我也感到很奇怪,在朝廷上我屢次要求他們平息此事,但是現在似乎越來越亂,雲師長,你放心,此次回去我一定向王上施壓。」

雲長風一直在盯著黃自詡的眼睛,見狀他說道:「不必了,恐怕你的王上早就和你不是一條心了,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已經得到消息,如今高麗民間的亂子都是有心人為之,其中一個是左議政金炫成,另外一個便是白眼狼李成在,而高麗王在其中擔當者推波助瀾的作用,估計他們很快就要動手了。」

黃自詡的臉色變了,他怒道:」金炫成,我就知道他不是個好東西,從一開始他就對我陰奉陽違,而且還和其他貴族勾勾搭搭,沒錯,這件事肯定是他乾的。「

自言自語說了一陣,黃自詡說道:「雲師長,現在該怎麼辦?」

「你現在立刻動用所有人監視柳京城的情況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就立刻通知我們,此番高麗恐怕要有大變動了,如果你配合的好,將來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黃自詡喜不自禁,他連連點頭。

說完此事,黃自詡出了大營,他立刻讓僕役通知所有人麾下人監視柳京城周圍的一舉一動。

雖然大渝國的軍隊很厲害,但是他們對高麗還是陌生的,十分需要他們這些當地人配合。

吩咐了此事,他回了府邸,不曾想剛到府中沒多久便見一個人被家中僕役扭送過來。

「議政大人,此人意圖在大渝**隊吃水的渠道中下毒被我們抓個正著,若不是議政大人吩咐的及時,這恐怕就要出事了。」一個僕役邀功一樣說道。

黃自詡本來對雲長風的話還有些懷疑,但是事實讓他頓時從頭涼到腳,他隱隱約約感到馬上就要有大事發生了。

想到這裡,他說道:「立刻去大渝**營,再晚恐怕就來不及了。」

僕役們聞言匆忙為他準備轎子,黃自詡讓一家老少全部上車,同時派出人員通知自己派系的官員,讓他們提前準備。

黃自詡去而復回,還帶著一家老小,雲長風的心提了起來,他說道:「已經開始了?」

黃自詡說道:「我們抓到一個向軍營專用水渠投毒的百姓。」

雲長風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他對副官說道:」立刻讓所有人停止飲用山泉水。「

在他們入駐柳京城之後,黃自詡為了討好他們專門修了一條從山上到城內的水渠,這水渠中流淌的是來自山上的山泉水。

對雲長風來說,既然抓住了投毒者,這誰便不能用了,因為在此人之前可能已經有人投毒,畢竟只靠一人無法污染整個水渠。

「沒想到這件事已經這麼嚴重了,在水中下毒他們可真狠,這是等於要了我們所有士兵的性命。」雲長風身上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看向周圍聚攏過來的軍官,他說道:「你們都聽見了,現在有人採用下毒這樣的下三濫手段想讓我們死,那我們就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