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零四章 資金注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四章 資金注入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歡迎你們跟隨我前往英國,在那裡,偉大的維多米婭女王將親自接見你們並且給你們賜予高尚的爵位和美麗的莊園。」

咸濕的海風不斷從海上吹來,克里的頭髮在風中飄揚,口中卻著甜如蜜的誘惑語言。

「多謝克里伯爵。」三人同聲道,翻譯人員的話讓他們很清楚克里了些什麼。

選擇背叛對他們來的確是個艱難的決定,事實上在青州大學這些年他們很喜歡青州的氛圍,各種層出不盡的技術讓每個學員都充滿激情。

但是他們的父母家人都在曹錕的手中,他們別無選擇,而且曹錕還告訴過他們只要他們配合,就可以去英國和家人過上貴族一樣的生活,不必擔心被暗殺。

「夜長夢多,現在大渝國皇帝一定很憤怒我們偷了他的人才。」巴西懶洋洋地看了眼克里,「你呢?克里伯爵。」

「哦,我倒是想在福州住上一日。「克里的眼睛閃爍著精光,他才不會去相信該死的法蘭西人,一旦他進入東印度聯邦,他將無法選擇,只能遭到巴西的擺布。

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原路返回,而是要通過另外一條秘密路線回到印度,再從印度返回英國。

而且,他相信曹錕在這個問題上一定會支持他,因為他知道曹錕的背景,也清楚曹錕是無法堅持到最後的。

那時候逃亡英國是他唯一的選擇,為了這條後路他也不敢胡來。

巴西眼睛眯了起來,現在這裡是曹錕的地盤,他無法做出出格的行動,畢竟雙方都是合作的關係。

「那麼希望不再見,輕輕哼了一聲,他帶著三個人向城內走去。

見狀,克里鬆了口氣,他對曹錕道:」無論如何,你都要保證這個三人抵達英國,

這對我們至關重要。「

曹錕點了點頭,蕭銘的軍隊氣勢洶洶,他要爭取任何能夠爭取的勢力,雖然他個自己留了一條後路,但是這還是願意走商人議會這一條。

因為每次午夜夢回,他都夢想著成為大渝國的至高權利者。

「放心吧,我一定會護送你們安全回去,到時候還希望伯爵大人能在維多米婭女王面前為我幾句好話。」曹錕道。

克里笑容滿面,「這是自然。」

二人議定,曹錕派出士兵護送克里向西而去,如今他們佔領了大理,從這個方向可以抵達英屬印度。

……

青州。

在高麗傳來喜訊之後,短短的時間內臨安也很快傳來了好消息,同時和消息一起來的還有大量的金銀和其他各類物資。

青州車站,望著一車廂一車廂的物資,蕭銘和內閣大臣們臉上掛著濃重笑容。

這些物資從臨安碼頭出發,直接抵達登州碼頭,接著經過蒸汽機車運輸到青州,整個過程行雲流水。

「皇上,這是賬目。「龐玉坤顫抖著將一個冊子交給蕭銘,上面的數字委實讓他震驚。

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蕭銘的心臟便猛然加速,只能此次對楚國財富的著實讓他吃了飽,即便是純粹的金銀也等於他四五年收的賦稅了。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有了這麼銀子,大渝國的建設便有了充足的資金。」葛宜人非常合適宜地猛拍馬屁。

一朝天子,一朝臣,現在葛宜人成了蕭銘的官員,思想上倒是轉變的極快,很快成了蕭銘的堅定擁護者。

見葛宜人這麼,其他大臣也紛紛附和,一時間恭維聲不斷。

這次蕭銘是樂意接納,畢竟這真是一件大喜事,這幾年大渝國的工業主要集中在青州府。

現在有了銀子,他便可以在其他城池發展工業了。

「無疑,這是一件大喜事,只是一下有了這麼多銀子我們也絕對不能浪費,要把每個銅板都用在正確的地方,以朕看來,這筆銀子主要用在煤礦,鐵路,州縣村之間的水泥道路,關東工業基地,松江貿易港口和大型城池工業建設,農業生產,橋樑建設。」

現在大渝國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蕭銘也只能個大概,具體還需要內閣列出個明細,這麼多事情中對他來唯一的遺憾恐怕就是長江上沒有一條大橋了。

畢竟以現在工業水平來,他根本無法在長江上建設一條跨江大橋,而這給他帶來的問題便是南北經濟的交流為此受到了束縛,因為這將意味著短時間內鐵路也無法伸展到南方,大渝國依舊是南北阻隔。

蕭銘話的時候,內閣大臣們紛紛記下來他的話。

展興昌興奮地道:「皇上,此次要多留一些資金給軍隊和軍工坊,如果沒有他們,此次定然不能得到這麼多財富,而且這些年雖商稅增長了不少,但是很多財富都是軍隊從敵人手中奪取的,皇上曾過西方列國正是通過掠奪才有了今日的雄厚的實力,現在我們可以效仿之,從西方列國手中把財富奪回來。」

內閣大臣聞言紛紛點頭,戰爭紅利讓他們現在不再反對有把握的戰爭。

楊承業道:「不這些年高麗就從劫掠大渝國沿海中獲利頗豐,這倭國更是如此,還有這蠻族,他們奪走的東西更多,現在又有一個沙俄佔據了大渝國北方的領土,從大渝國的土地上獲取財富,這些我們都要討回來。「

蕭銘微微點了點頭,現在這些官員們越發看清楚了這個世界的事實,按照當代的話,如今的世界不過是達爾文叢林法則的真實寫照。

即便是當代,也是弱肉強食的法則,大國制定規則,其他人在規則內玩,此時大國扮演的不過是賭錢時候的莊家而已,任其他人押注多少,他負責只是抽成也叫剪羊毛。

在他所處的時代,是歐洲列強在制定遊戲規則,大渝國這個不受遊戲法則控制的國家出現,必然將引起世界權利的重新分配。

而在現代歷史上每當國際權利重新分配時,一場波及世界的大戰就必然會發生,勝利者將制定新的規則,輸家將被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