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三十七章 普魯士使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七章 普魯士使團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雪花紛紛揚揚,極致的寒冷讓人口中吐出的氣化成了霧。

達斡爾人在頭人普吉和朱三四歃血為盟之後發出了一陣原始而野心的聲音,儘管朱三四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是他肯定至少不是壞事。

「你們這些黃皮豬,等著吧,我們的士兵會把他們殺的一個都不留,礙…「瓦西里眼睛赤紅,依舊氣焰囂張。

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成了一聲慘叫,大渝國士兵用槍托告訴他該如何當一個俘虜。

見瓦西里在大渝國士兵的毆打下慘叫,普吉微微點頭,接著他對古達說了一些什麼。

「朱師長,普吉頭人說他願意帶領部落歸附大渝國,也願意成為你們在這片林海雪原中的眼睛,帶領你們前往雅克薩。」古達眉飛色舞。

朱三四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這些達斡爾人一直生活在這塊廣袤的雪原上了,有了他們引導,此次前往雅克薩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請轉告普吉頭人,只要你們誠心依附大渝國,我們會保證你們不會再受這些沙俄人的欺凌。」

古達興奮地點了點頭,將朱三四的話告訴了普吉。

露出一口白牙,普吉彎腰向朱三四行了一達斡爾人的禮儀,這是表示馴服的意思。

「師長,這下好了,看來我們能夠繼續向雅克薩出發了。」高迎風舔了舔舌頭,他恨不得立刻將這批來自西方的強盜趕回去。

在來時的路上他從古達口中了解了沙俄在雪原上的暴行,對待雪原上人數不多的部落,沙俄人基本上採取滅絕的方法,現在很多小部落已經完全消失。

而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徹底佔領西伯利亞雪原,不留下任何隱患。

古達的講述讓一眾將領心裡陣陣發寒,他們很慶幸這十年來大渝國在皇上的統治下越來越強大,否則他們的命運肯定和達斡爾人一樣悲慘。,

」必須將這些沙俄人趕回自己的老家,否則將成為大渝國北方永遠的威脅,我們浴血奮戰趕走了金帳汗國,不能再讓北方出現威脅大渝國的異族。「朱三四神色堅定。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事不宜遲,現在有了達斡爾人的幫助,休息一個晚上,我們便向雅克薩出發。」

「是,師長。」一眾將領同聲應道。

瓦西里還在慘叫著,他望著露出嚴肅面容的大渝國士兵心中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他心中蔓延。

這百年來,沙俄將主要精力集中在了歐洲,經過大大小小的戰爭,他們在歐洲得到的土地也是各有得失,總體上來說他們奪取土地的過程十分艱難。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相對容易被征服的西伯利亞雪原成了沙俄商隊開拓的方向。

從莫斯科出發,他們的腳步一直延伸到了現在的阿拉斯加,甚至他們的商隊在倭國北方的島嶼上已經和倭國人進行貿易。

對他們而言,西伯利亞正如英國海外的殖民地一般是他們的勢力範圍,而屠殺土著在他們眼中也是順理成章的事,因為他們眼中土著本就是資產,而不是和他們平起平坐的人。

不過現在,他們顯然撞到了鐵板,而這也將是他一生的恥辱,因為白人輸給了有色人種,這在白人至上思想瀰漫的歐洲將是最大的笑話。

而在他看來,這種恥辱還將繼續延續下去,因為顯然這隻武裝到牙齒的軍隊準備繼續北上奪取他們的西伯利亞。

……

青州。

在允許籌建雇傭兵公司的消息在報紙上刊登三日之後,青州城內先後成立了兩家雇傭兵公司。

這兩家雇傭兵公司的名字分別為雪豹和蒼鷹,於此同時,招收雇傭兵的消息也隨之傳開。

令人一些青州百姓興奮的是,這兩家雇傭兵公司將付出一個月二十金龍的高額月錢,這可比在工廠里做工要賺的多。

「皇上,把這雇傭兵公司分別交給雍王和淮南王打理合適嗎?「

御書房中龐玉坤還有些疑慮。

「有什麼不合適的,如今雍王和淮南王都自行削了自己的藩,作為補償,朕也給他們一些差事做,不然這兩個弓馬一生的人不知道會在青州給朕招惹多少麻煩,再說他們一個是朕的皇叔,一個是貴妃的生父,這雇傭兵公司在他們二人手中總比在其他商人手中要安穩的多吧。」

批閱著奏摺,蕭銘淡淡說道。

龐玉坤微微搖了搖頭,他說道:「削藩如此順利的確是淮南王和雍王之功勞,現在淮南的土地和雍王的土地俱都納入朝廷治下,這兩年兩位王爺的痕漸漸被抹去了。「

「這就是了,他們現在翻不起什麼浪花,加入雇傭兵公司的前提是宣誓效忠大渝國,他們也無法控制這些雇傭兵與朕為敵。「

龐玉坤看向眼前的帝王,這十餘年的時間讓他馬上就要進入而立之年,同時他的政治手腕也越發讓他看不透。

只是他明顯感覺得到,在商人議會的事情出現之後,他開始倚重皇親國戚,似乎在維持某一種平衡。

略微思索之後,他便有了些明悟。

此次的商人議會事件其實看起來不像表面那麼簡單,其中最為致命的不是曹家,而是被曹家三言兩語就蠱惑的百姓和商人。

從這裡,他看清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百姓是極為容易受到蠱惑的一群人,畢竟青龍王做的事情已經證明了這點,那些跟隨青龍王的百姓送掉了性命,而這卻只是為了一個虛假的承諾。

現在蕭銘做出加強皇權的舉動,目的就是防止有一天出現不可預測的變化,那時他至少還有牌可打,不至於國家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毀掉。

「下官明白了。」龐玉坤不想再追問這件事,而是說道:」皇上,下官接到來自登州府衙的奏摺,說是一行自稱普魯士使團的人送上了國書,要求覲見皇上。」

「普魯士?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蕭銘露出了興奮的神色,據他所知,在歐洲法蘭西和普魯士一向不對頭。

而且七年前同普魯士的戰爭中還擊敗了普魯士,割走了普魯士從波蘭瓜分的十六萬平方公里土地,對此普魯士一直記恨在心,此次前來大渝國,普魯士的舉動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