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三十八章 施羅德的見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八章 施羅德的見聞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登州。

施羅德望著行駛的蒸汽機車心臟不爭氣地跳動起來,這兩天他在登州受到的刺激實在夠大。

在來大渝國之前,他從未關注過大渝國這個國家,直到荷蘭人從大渝國運回來了蒸汽機,同時將大渝國的繁榮傳遍了整個歐洲。

而這讓普魯士國王費列二世也不免動心,尤其當他得知法蘭西和英國從大渝國偷竊了更加先進的科技,生產更為先進的火器之後,他越發坐不住了。

畢竟現在的普魯士本就弱於法蘭西,如果在火器上再次落後,他們將丟掉更多在歐洲的話語權,而統一德意志聯邦也將遙遙無期。

正因為如此,才有了此次普魯士的使團的到來,他們相信大渝國現在需要在歐洲有一個盟友,而且他們將比荷蘭人更加可靠。

「諸位請慢慢參觀,你們到來的消息本官已經通過上一班蒸汽機車送到了青州,估計晚上就會有回信,如果順利,你們明天就可以抵達青州。」

施羅德的身側是現任登州刺史羅興義,他曾經是楊承業最得力的收下,在楊承業進入內閣之後,羅興義在內閣的審核之下被任命下一任登州刺史,負責登州的政務。

「多謝羅刺史,你真是一個好人。」施羅德露出感激的神色。

此次前來大渝國他們準備的很少,甚至抵達登州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個會說大渝國語言的人來負責溝通。

若不是登州的外事處翻譯官眾多,他們此次恐怕就要無功而返了。

羅興義捋著鬍鬚笑了笑,在登州久了,他對前來大渝國做生意的西方人已經很熟悉,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普魯士的人。

根據他掌握的情況,這個普魯士在歐洲當前只能說是一個小國,地位和荷蘭差不多。

不過荷蘭人的海軍略高一籌,而普魯士的陸軍要強一些,所以,普魯士不像英國,法蘭西這些國家能將勢力拓展到亞洲,只能在美洲和非洲具備一些小小的領地。

」小事一樁,既然如此,使者便慢慢參觀吧,本官還有要事,就不能陪同了,外事處自然有人隨行。「

羅興義拱了拱手,身為登州刺史,他可謂十分忙碌。

自從鐵路通到登州之後,登州的發展可謂是日新月異,現在大批的商人選擇在登州建廠。

如此一來,他們的商品可以第一時間通過商船運到高麗,倭國,三山王國和琉球。

大量商人的湧入固然是好事,但也給登州帶來了很多發展中的問題,這些都在考量他的能力。

除此之外,大渝國的強大讓他現在十分自信,對待西方人不過是平常心,這些使團外事處負責即可,他無需多問。

這次他之所以過來,也不過是正常的禮儀程序而已。

在抵達大渝國之前,施羅德對大渝國還帶著矛盾的心裡,畢竟現在所有的歐洲人都相信歐洲才是世界的中心,這個世界該由白人來統治。

即便歐洲戰火不斷,但這種思想卻根深蒂固,但是現在大渝國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的想法。

從下船開始,他便一路上注意各種新鮮的事物,海上冒著黑煙的戰艦,使用巨大拖網捕魚的漁船,背著先進火器的士兵,市場上各種精緻的工業品。

這裡的一切讓摧毀了大渝國是個黃金遍地,但是土著很愚昧的歐洲形象。

目送羅興義離去,施羅德意猶未盡,他深深看了眼蒸汽機車,接著懇請外事處的官員帶領他們去參觀登州的工廠,甚至是海軍基地。

一下午的時間,施羅德可謂是在不斷的震驚中度過,大渝國蒸汽機的普及和各種神奇機械的使用讓他目瞪口呆。

帶著震撼的心情回到登州城,晚上的時候他們得到了消息,明日他們即可乘坐蒸汽機車前往青州覲見。

「將我們給大渝國皇帝的禮物準備好,這次我們要建立和大渝國長久的往來關係,愚蠢的英國人和法蘭西人,他們的預判失誤會是我們的機會。」施羅德自信滿滿。

隔日,他們早早就會外事處的官員叫醒。

帶著自己的禮物,施羅德在官員的引領下登上了前往青州的蒸汽機機車。

在座位上落坐,施羅德有些緊張地看向窗外,此時密集的人流正從站台向蒸汽機車裡擠過來,這讓他有些驚訝。

因為他意識到蒸汽機機車在大渝國的使用似乎是件普通的事情。

如此想著,蒸汽機機車在發出響亮的汽笛聲后緩緩向前開動,施羅德不再思考這些,而是全身心看向了窗外,同時體會著蒸汽機機車不斷提升的速度。

當他的眼中的景物在眼中飛速略過時,施羅德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嘆,「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

火車的轟鳴聲中,六個小時似乎流動的很快,早上出發,下午的時候他們抵達了青州車站。

順著人流抵達站台外,施羅德的眼睛瞬間放大,相比登州,青州的繁榮別有另外一番樣子。

尤其當他看見街道上有人騎著兩個輪子的鐵架飛馳之時,他更加無法淡定了,在他看來這分外怪異。

不過隨行的官員顯然不想再解釋什麼,帶著他們直接去了皇宮。

簡單的通報之後,他們被帶到一個美麗的花園中。

花園的中央,一個穿著穿著明黃服飾的青年正在等著他們,在他周圍則是一些神色嚴肅的官員。

「皇上,這些便是普魯士的使者。「外事處的官員躬身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他直接問道:「諸位來使前來大渝國不知道有何貴幹?」

施羅德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他經常出入歐洲各個國家,已經習慣了面見位高權重的人。

他說道:「尊敬的大渝國皇帝,我們是歐洲普魯士的使者,此番前來是想和大渝國建立穩定的貿易關係,希望大渝國皇帝能夠應允。」

「普魯士?那個波羅的海沿海的國度嗎?」蕭銘問道,他現在並不確定普魯士的情況。

畢竟當代的歷史記載根本沒用,這個世界國家的發展都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