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五十四章 夷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四章 夷州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近衛火炮「

校場上眾人露出興奮的神色。

牛大笑著說道:」這名字響亮,一個漢式步槍,一個近衛火炮,從此大渝國又多了兩樣殺敵的利器,哈哈哈……「

「如今國內雖然完成一統,但是周邊宵小依舊不了解大渝國的變化,還以為大渝國人人可欺,現在我們便用這殺敵利器告訴他們什麼叫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0羅權的聲音落下,擲地有聲。

「好一個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大渝**人需要的就是這個氣概。」蕭銘的目光瞬間變得銳利起來。

對侵犯的大渝國的敵人不施加懲罰,便如同家遇盜賊,不追究其罪責一樣,盜賊者不但不會因此感恩戴德,反倒心中會更加蔑視,越發大膽,尋機再犯。

所以,對待強盜決不能有仁慈之心,只有槍炮才能讓其明白什麼是真理!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英法雖遠,但是這道梁子是結下了,朕倒是要瞧瞧,是他們主導世界,還是由朕來主導世界。「

蕭銘一番話,讓牛和羅權等人熱血沸騰,曾經,他們的目光只是停留在自己家的一畝三分地,而現在全世界皆是大渝**隊可前往之處。

為了民族的復興,為了國家的昌盛,他們願意以卑微之軀,共赴大業。

」皇上雄心壯志,必然能夠得償所願。「眾人同時朗聲道。

蕭銘今日的心情格外的輕鬆,他笑道:「朕也是有感而發,罷了,罷了,嘴上說不如腳踏實地去做,今日還是將步槍和火炮的事情定下吧,現在步槍和火炮都走上了正軌,這步槍和火炮的系列命名也該有個章程出來了,同時關於步槍和火炮的口徑也要有個規範。「

作為火器的研發者,陳琦和宋長平在意的當然還是未來軍工的發展。

宋長平說道:」皇上,漢式步槍和近衛火炮不能再採用過去的劃分標準了,現在漢式步槍子彈是79254,近衛野戰炮的口徑是85,如此看來,今後用口徑區分步槍和火炮才恰當。「

「你說的不錯,這也是朕的意思,大渝國暫時就把792口警作為標準吧,畢竟生產另外一種口警又需要一套全新的設備,沒必要。」蕭銘說道。

接著他對陳琦說道:「火炮工廠除了85野戰炮之外,還要研發其他口徑的火炮用以不同的用途,尤其是艦炮,現在我們正於西方列國爭奪制海權,線膛后裝炮很可能會改變一場海戰。「

「皇上放心,現在技術我們已經掌握了,生產其他類型的火炮也就簡單了。「陳琦自通道。

輕輕點了點頭,蕭銘繼續說道:」既然如此,近衛便作為這種類型火炮的命名依據,以後凡是在這種火炮基礎的改造火炮都可以以近衛為前綴,後面的型號你們軍工廠自己定,同樣,步槍也是一樣,漢式只是這類步槍的前綴。「

「是,皇上。」宋長平輕輕舒了口氣,這漢式系列步槍終於定下了。

望著標靶之後的山體,蕭銘繼續說道:」這金屬子彈不僅能給步槍帶來改變,也能給短管火筒帶來改變,朕可等著有一把趁手的武器。「

宋長平瞭然,在他研究的資料上已經有這種隨身攜帶的防身武器,他說道;「下官這就籌備此時。」

金屬子彈的難題攻克,一些槍械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蕭銘對宋長平充滿信心,和軍機部的一眾將領仔細觀摩了步槍和火炮的生產線之後,他才心滿意足的返回。

……

琉球島。

岳雲和一種將領正在曾經的米奇拉城堡中吃甘蔗,這座曾經荷蘭人建造的棱堡在七年前被倭國佔據,後來又被他們佔領一直到現在。

如今,米奇拉城堡的名字已經被抹去,琉球正式被命名夷州,曾經的米奇拉城堡便成了夷州城。

對於夷州這個名字岳雲還是比較認同,因為在三國時期的《臨海水土志》中這裡便被稱為夷州,可見自古以來這裡便是大渝國的國土。

「岳將軍,這夷州的甘蔗還對你的胃口吧。」

夷州刺史張賢也拿著一根甘蔗吃的晶晶有味,七年前他從政務學院畢業便被派遣到夷州做小吏,七年的摸爬滾打,他得到了如今的地位。

「在登州的時候白砂糖倒是常吃,這新鮮的甘蔗倒是少見,不過真甜。」岳雲爽朗地笑道。

熱蘭遮城太小,岳雲根本待不住,於是便到了這隔海相望的夷州城中歇息幾日,同時也在這裡補給一些物資。

「將軍若是喜愛,臨走的時候下官讓人多搬一些上船以供士兵們解渴。」張賢殷勤道,雖然她不知道艦隊大規模南下的目的,但是直覺告訴他大渝國可能很快就要有更多的領土了。

身為一個大渝國官員,他自然感到自豪。

當然,他還有點小私心,因為一旦大渝國在南洋建立殖民地,夷州必然會成為艦隊南下的中轉站,若是打通了貿易,商隊也會前赴後繼而來。

這樣的話,夷州便熱鬧了,而熱鬧之下又能給夷州帶來不菲的稅收,同時吸引大渝國百姓在夷州定居。

畢竟不管怎麼說,現在的夷州還是有些荒蕪,即便南北戰爭之後,三十萬人被強制遷徙到夷州,現在夷州的人口也不過五十餘萬。

但是五十餘萬人分散在夷州的土地上可就不多了,這夷州城看似紅火,其實人口不過十萬人。

剩下的人口都被遷徙到北部,中部,西部建造城池,屯田生養。

「既然是張刺史美意,我就卻之不恭了。」岳雲厚著臉皮說道,他每次來夷州都會見到張賢,二人也是熟人了。

「謝就不必了,反正這都是補給的物資。」張賢可不敢拿朝廷的東西辦私事,隨便吃一些沒問題,但是大規模補給可不一樣。

岳雲笑了笑,他了張賢的性格,也不難為他。

想起一事,他說道:」對了,看你這愁眉苦臉的樣子,送你一個好消息,你不是常說夷州不受重視嗎?現在你可要被打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