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六十九章 唇槍舌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九章 唇槍舌劍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華燈初,彎月如鉤。

御書房的燈火在午夜的時候方熄滅,龐玉坤和牛大臣魚貫而出,此次海戰帶來的影響讓他們依舊在沉思。

「大渝國若不是有陛下在,或許只需百年,這幫歐洲的殖民者便會以船堅炮利的優勢蠶食大渝國。」

龐玉坤雙手插在衣袖,寒冷讓他呼出的氣凝結成霜。

「龐首輔說的極是,以前我們不過是井底之外,眼光只在這大渝國的土地,何曾能夠想到這個世界依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牛感慨道。

回憶著十年來的一幕幕,他頗有感慨,青州從一窮二白到現在富庶之首,他們這一路走的實在有些艱難。

「這要感謝蒼賜給了大渝國一個興之君,如果沒有陛下,換做任何人,大渝國今日的光景恐怕都會很凄慘,所以諸位,想要保住大渝國要保住陛下,尤其是你們軍隊可要站對位置。」展興昌目光深邃。

牛聞言警惕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牛還會謀反不成?」

「牛將軍的脾氣還是一如既往的火爆,不過這次將軍倒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商人議會雖然被滅,但是遺毒卻不是一兩天能夠清除的,這股餘毒現在看起來不起眼,但是總有一天會爆發,當然,這不過是我自己的推想而已。」展興昌說道。

龐玉坤看向展興昌,微微點頭,「我倒是贊同展興昌的話,曹家雖是偶然,但是足以看出他還是獲得了很多商人的支持,提出的思想也有很多人擁護,這都是其遺毒,現在大渝國民間資本活躍,但是他們卻和朝廷有著天然的矛盾,這個矛盾總有爆發的時候。」

牛和羅權對視一眼,「你的意思是商人議會還會再次出現?」

「會不會出現誰也說不清,但是民間資本和朝廷的矛盾卻是越來越多了,商人本性逐利,偷稅漏稅,造假售假,想要朝廷制定更多有利於他們經商的政策倒是實打實的,現在已經有商人和地方官員勾結,獲得政策偏頗的案例出現,正如皇所說,糖衣炮彈可真的炮彈厲害多了。」龐玉坤感慨道。

「更加無奈的是為了大渝國工商的繁榮民間資本又是不能杜絕的,畢竟隨著海外殖民地的增多,有些朝廷遺忘的角落是需要這些商人去填補的。」楊承業朗聲說道,「不過皇其實早有察覺,商業法的壟斷法便是為了扼制民間出現尾大不掉的資本,同時以國有資本主導大渝國經濟,民間資本為輔,避免民間資本做大,不過這樣一來,朝廷難免被冠與民爭利的壞形象,再者,這國有資本也是被皇親國戚,朝廷的大員的親眷把持……」

斐濟讚賞地看了眼楊承業,這個楊承業精於工商,是個人才,今日他這話倒是十分露骨了,直接點出現在大渝國發展無法調和的問題。

最致命的是直指被現在國有資本被皇親國戚把持的情況,其實這個問題神作書吧為皇親國戚之一的他早心知肚明。

這鐵路司的當家人是平陽公主,靠著一個鐵路司,平陽公主可是養活了不少皇族,可以說這平陽公主在大渝國是一夥小勢力。

除此之外,青州銀行,青州商會以及一些大型產業,都在漸漸形成自己的利益小團體。

在他看來,這些團體基本和以前的門閥勢力沒有多大區別,不過是新瓶裝舊酒而已。

他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這些利益團體絕對能夠影響到朝廷的政策,權貴這個階層也不可能被消滅。

而這便是他為什麼在藩王之戰,南北之戰主張拉攏豪族門閥以達到快速控制國家的原因。

畢竟朝代更迭不過是姓張的豪族趕走姓劉的豪族,無論是姓劉的豪族還是姓張的豪族,區別不過是在於收租的輕重而已。

現在他們的對話正是印證了他長久以來的觀念,曾經蕭軒時代的豪族大部分泯滅,如今蕭銘時代的豪族又在形成。

在蕭銘百歲之後,新君登基,大渝國又會走向何方?

想到這,他嘆息一聲,「我們現在艱苦得來的一切終究是為他人做嫁衣,諸位再次討論這些隱憂,不如尋思一下儲君之位,大渝國能不能流芳百世,這便要看皇的哪位子嗣能夠繼承皇的衣缽,否則你們說的不過是鏡花水月,一場空而已。」

葛宜人聞言豎起了大拇指,「還是斐閣老高明,這大渝國將來如何?看的是儲君的品性,如今皇三子一女,蕭逸又是嫡出,又是長子,也該立為太子了。」

「這個……」,龐玉坤和其他內閣成員交換了一下眼神,他說道:「皇一直沒有提及此事,或許心早有有了計較,現在我等主動提及反倒是顯得別有居心了。」

「儲君乃國之根本,一日儲君未立,則難以安撫天下民心,牛將軍,羅將軍,你們說是不是?」

牛和羅權頓時裝糊塗,羅權說道:「我們是軍人,政務的事情不敢參與,不過有一條,軍隊永遠都是聽皇的。」

羅權輕飄飄的一句話擺明了自己的立常

展興昌嘴角露出一絲不為人察的笑容,他今日提及這個話題便是想聽軍機部的態度。

羅權這麼說,他們便吃了一個定心丸,十年的發展大渝國走的太快,以至於很多問題尚未解決便輕裝路。

現在這些問題逐漸暴露出來,其最嚴重的一個問題便是曾經被打擊的豪族搖身一變成了民間資本,現在青州的商人十個有七個是擁有豪族背景的,而這才是他挑起這個話題的目的。

斐濟的計策的確讓大渝國的內亂迅速平息下來,但是現在弊端也暴露出來了。

對於殺豪族起家的他們,對這些舊豪族一直是心有忌憚,相反,斐濟現在卻獲得了他們的擁護,諸多豪族背景的商人對他是感激戴德,唯他馬首是瞻。

曾經的長安系官員也是緊緊圍繞在他身邊,如今朝堂讓斐濟擔任首輔的呼聲越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