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百九十八章 騎兵的黃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八章 騎兵的黃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游牧民族入侵中原的時代結束了0

丘陵之上,牛望著潮水般潰散的蠻族奴隸兵感慨道,現在無論蠻族騎兵如何驅趕,這些奴隸兵都拒絕返回戰常

相反,這些奴隸兵因為恐懼而變得瘋狂,他們開始同阻止他們逃走的蠻族騎兵廝殺,整個蠻族營寨被奴隸兵反向衝擊。

羅權露出一絲釋然的笑容,和牛的想法一樣,他同樣明白了機槍出現的意義,「是時候反擊了1,沉默良久,他最終說道。

牛點了點頭,他這時候示意了一下號手,頓時總攻的號角聲響徹天際。

在號聲中,步兵們有序地走出營寨,曾經在冀州之戰中出現的胡斯戰車再次被牛投入戰常

這些戰車由馬匹牽引,迅速在平坦的草原上組成一個個空心車陣。

拿著漢式步槍的士兵進入車陣中間,隨著車陣從蠻族營寨的兩側迂迴包抄,在車陣中間還有騎兵,他們隨時準備出擊。

除了步兵和騎兵外,炮兵將火炮套上馬匹,同樣迅速進入車陣尋找自己的位置,在饒州的一個月中他們已經反覆演練這個曾經大勝蠻族騎兵的戰法,如今臨場使用起來十分嫻熟。

不過不同於以往,在這些車陣中間多了機槍手,士兵們推著機槍跟隨車陣行動,將彈藥裝在胡斯戰車上。

一個固定的營寨瞬間變成了十個移動的堡壘,這些堡壘呈現一個口袋的形狀快速對蠻族完成包圍。

在大渝國發起反擊的時候,蠻族卻陷入了麻煩,奴隸兵們在絕望下失去了控制,蠻族騎兵陷入了和奴隸兵廝殺,甚至一些奴隸兵沖入了營寨中屠殺蠻族牧民。

因為恐懼而誕生的憤怒讓他們將怒火發泄到了奴役他們的人身上,整個蠻族營寨亂作一團。

龐多已經上了馬,揚起手中的馬刀他左右劈砍,如果不能控制奴隸兵的反叛,他們將陷入極大的麻煩。

只是更讓他心驚的是正是他們廝殺的同時大渝國軍隊漸漸對他們形成包圍之勢,即便控制了蠻族奴隸,他們也將陷入死戰。

這一刻,龐多的信心徹底崩塌了,第一次失敗他們不服輸,第二次失敗他們依然不服輸,但是第三次他終於感到害怕。

「龐多,我們必須撤退。「巴赫急聲喊道,一旦大渝國的包圍圈完成,他們將在再也無法突圍。

窩泰罵道:」巴赫你這個膽小鬼,我們的草場就在這裡,我們族人也在這裡,我們還能往什麼地方逃,我不會走,我要殺光每一個大渝國人。」

龐多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大渝國軍隊一步步在完成包圍網,如果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望了眼營寨中的族人,又看了眼大渝國軍隊,他說道:」撤退,無論如何我們的族人跑不掉了,為了汗國我們必須保住剩下的騎兵。「

他的話音剛落,忽然西方傳來隆隆馬蹄聲,眾人望去,只見一直騎兵自西而來徹底封住了他們的退路。

扎克這時候喊道:」那是戚光義的騎兵0

一眾旗首的心頓時一沉,這隻突然而來的騎兵擋在他們唯一能夠逃走的路線上讓他們失去了逃離的路徑。

而扎克對這隻騎兵可怕的描述他們也都心有餘悸,如果按照扎克所說這隻騎兵能夠完全能夠對付四五萬的騎兵,那麼以現在他們混亂的狀態是無法突破這隻騎兵的封鎖的。

戚光義的到來像是壓到蠻族抵抗意志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一刻,前來支援的蠻族部落旗首選擇了逃亡。

他們的部落不再這裡,面對絕境他們沒有必要把命送在這裡,最重要的是他們勇氣的喪失,在心裡他們開始畏懼大渝國。

扎克是第一個逃跑的,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前來支援的十餘萬騎兵亂鬨哄一團向外逃走,沒有章法,沒有秩序。

現在他們唯一想要的只有活下去。

戚光義望著爭先恐後逃跑的蠻族騎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些蠻族以為他會繼續深入草原,但他偏偏反其道行之。

在他看來,現在襲擾那些部落遠沒有絞殺蠻族部落來的有意義,失去了騎兵的保護,那些部落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而放走了這些騎兵,他們的敵人還會捲土重來。

「列隊1

槍騎兵中的將領紛紛發出命令,如同口袋的最後一邊將口袋陣封死,同時士兵舉起了手中的馬槍,他的沒目的是阻止蠻族騎兵逃竄,最終殲滅蠻族騎兵,以極大消耗蠻族的兵力。

「砰砰砰……」

逃竄的蠻族騎兵進入射擊範圍,槍騎兵立刻射擊,頓時前排的蠻族摔倒一地,蠻族潰散的隊伍越發混亂。

於此同時,牛和羅權下令空心方陣中的騎兵全部出擊,配合戚光義堵住蠻族外逃的缺口。

而車陣則是加速完成對蠻族營寨的包夾。

五萬餘胸甲騎兵從車陣中衝出,如同兩道銀色的洪流一般從兩翼掠過,戰馬相撞,馬刀飛揚,蠻族騎兵撤退的越發艱難。

相互廝殺中,車陣漸漸完成了合圍,這時候步兵露出了猙獰的爪牙,同時每個車陣中都推出了自己的所屬的機槍。

「噠噠噠……」的密集射擊聲再次響起。

在漢式步槍和機槍的掃射下,蠻族騎兵和坐下戰馬被子彈打出一朵朵的血霧,大片大片的蠻族騎兵倒在血泊中。

火炮也沒有閑著,一枚枚的炮彈砸入了密集的蠻族騎兵中,每一次爆炸都會帶走數十條人命。

因為在四面圍困下,十餘萬的蠻族騎兵像是被趕羊一樣趕在了一起,騎兵密集的地方根本沒有騰挪的位置,只能人擠人,馬貼著馬。

如此狀態下的蠻族騎兵戰鬥力大大下降,相反,卻火器發揮了更大的優勢。

「噠噠噠……」

機槍持續掃射著,一箱接著一箱子的子彈被消耗掉,從清晨持續到傍晚,當落日的餘暉灑滿草原,牛已經分不清草原上是晚霞的紅色,還是被蠻族騎兵鮮血的顏色。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