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千零九章 驅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章 驅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正大光明殿中陽光不知何時被天空中的一朵烏雲遮住,這讓大殿中略顯黑暗。

布魯克的臉這種光線中顯得不是很明朗,但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感受到他的緊張。

事實上布魯克現在緊張的心都在顫抖,這位帝王提出的條件幾乎全部超出了他前來此地之前擬定的底線。

而維多米婭女王和議院沒有搞清楚一個問題,這次的談判不是在同任何一個歐洲國家談判,他們面對的是一個遙遠的東方帝國。

這個帝國實力在他看來甚至更勝英國一籌,在這場談判中,他們無牌可出。

「尊敬的陛下,這些要求我一個都不能答應,因為這超出我們提供的所有底線,希望陛下能夠提出合理的建議。」布魯克的神色越來越凝重。

「合理的建議?」蕭銘露出玩味的笑容,「允許你們英國人同中華帝國建交,而且還互通有無,這已經是朕給你們最大的仁慈了,至於南洋不是你們歐洲人能夠染指的,朕勸你們一句,還是接受現在的條件為妙,否則朕只能親自動手將你們趕出南洋諸國。」

「陛下……」

布魯克心中絕望,他漂泊大半年才抵達這裡,但是現在恐怕要無功而返了,「陛下,請允許我回去將這些條件轉述英國議院和女王,我想我們之間一定能夠建立穩妥的關係。」

蕭銘有些失望,他想用談判的方式拿下南洋殖民地看來是不可能了,於是他冷冷說道:「當然可以,不過記住,在談判沒有取得成果之前,中華帝國和英國是處在戰爭狀態。」

布魯克臉色完全黑了下來,這位帝王剛才說的話威脅的意味明顯,因為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無論採取什麼進攻行為都是理所當然。

或許這一來一回,英國的殖民地已經全部在中華帝國的手中。

「既然如此,告辭了1布魯克很無奈,他沒有出賣殖民地的權利。

目送布魯克一行人出了大殿,展興昌說道:「這次同英國和法國的談判恐怕要無疾而終,讓這些域外國家認清現實最有效的方法還是戰爭。」

楊承業則說道:「此次他們前來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同我們休戰以為自己贏得更多的籌備時間,二者,互通有無,他們則可以得到我們的技術,這些歐洲人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蕭銘微微點了點頭,他說道:「楊閣老說的極是,正因為如此朕才會提出這些條件,不過既然無法通過談判得到我們想要的,下面只能用戰爭解決了。「

」軍改業已完成,如今正是用兵的好時機。「斐濟捋著鬍鬚輕輕笑了起來。

龐玉坤說道;「英國談崩了,估計法國也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正如皇上所說,讓英法兩國在亞洲徹底服軟還差點火候。」

蕭銘不置可否,他接著讓錢大富將亨利叫到殿中,提出了類似的要求,和布魯克一樣,亨利選擇了拒絕,而且比布魯克還要乾脆。

一個小時的時間,英法兩國使者先後離去,談判最終以失敗終結。

「準備開戰吧1

正大光明殿中,蕭銘下了決定。

……

宮門外,布魯克正在等待著亨利,見到亨利一臉頹然的出來,他說道:」看來你們談判的結果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這麼說,看來你們談的一定很糟糕。」從布魯克的口氣中亨利判斷出布魯克的處境。

點了點頭,布魯克直接說道:「失敗了,這位貪心帝王要價太高,這對英國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我的也一樣,不過這正是我需要的結果。」亨利露出神秘的笑容。

現在的法蘭西看似強大,實則內部矛盾重重,軍隊對於安德烈的統治早已頗有微詞,如果亞洲的戰爭失敗,民意會讓安德里早點滾下台,他們需要一個更加強悍的領導者。

布魯克顯然無法理解亨利的意思,他說道:「這真是一句奇怪的話,或許我們現在應該談談合作,難道你們就這麼準備丟掉自己的殖民地嗎?」

「一個四分五裂的歐洲無法對抗中華帝國,只有整個歐洲沐浴在法蘭西的光輝之下,我們才有勝利的可能。」亨利冷冷說道。

布魯克怔了一下,他忽然感到有些不安,結合他得到的消息,現在法國似乎正在發生一切可怕的變化。

這種變化違背了法國革命的宗旨,飄蕩著帝國復辟的幽魂。

他正準備追問,這時候湯文傑從宮門出來到了二人面前。

「吾皇有令,英法使者不得在青州逗留,速速離開中華帝國的疆域。」湯文傑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布魯克嘆息一聲,他還準備在青州逗留一陣子觀察一下這裡,現在這種可能被完全杜絕,很顯然,這位帝王是一點臉面都不給他們留。

嘆息一聲,亨利和布魯克帶著使團人員隨著湯文傑去了車站,他們將在湯文傑的監視下返回。

在布魯克和亨利被驅逐出境的同時,蕭銘回到了御書房,接著他召見了參謀部的主官,崔尚安。

牛和羅權在軍改期間正式向他提出歸隱的請求,而他也答應了兩人的請求,之後軍機部被取消,唯獨總參謀部被留了下來。

以前在參謀部作為羅權副官的崔尚安被他提拔上來,通過這次軍改,總參部的職能也得到了細化其一,他的命令將通過參謀部直接到達各個軍區,其二,總參部設立後勤部和裝備部,其三負責擬定作戰計劃。

總體而言,軍改之後他對軍隊的領導將更加直接。

「皇上。」

崔尚安立在蕭銘面前神色有些興奮。

就在一年前他還鬱郁不得志,沒想到他先是從當時的青州軍進入參謀部,現在轉眼間又成了總參謀的主官。

不少官員都把崔尚安的得勢當做是皇上對斐家的制衡,畢竟崔尚安可是當今皇貴妃的兄長,也有傳言說是皇上知恩圖報,這是對淮南王主動削藩的回報。

但是不管原因是什麼,現在崔尚安頗有些春風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