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1024章 令人不安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4章 令人不安的消息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皇上,這是來自錦州的消息。」

錢大富進入御書房將一份電報擺在蕭銘面前。

掃了眼電報上的內容,蕭銘皺了皺眉頭,這份電報正是戚光義送過來的,不過事件發生的時間已經是五天前。

「電報線路已經鋪設到錦州了?」蕭銘一邊沉思著電報上的內容,一邊問錢大富關於電報鋪設的問題,現在的錢大富儼然成了他的秘書了。

「回皇上,已經到了,這是從錦州發送過來的第一份電報。」錢大富笑著說道,「除此之外,西面的長安,南面的金陵城如今都也都通了電報,為此還建造了不少中轉站。」

蕭銘對電報線路的鋪設略微滿意,雖然現在戰爭是國家的主色調,但是國內無論是技術,工業還是商貿的發展都沒有停止過。

尤其是青州大學,現在專業的劃分越來越詳細,如今在各類學院中都成立了對應的研究室,比如橋樑建造,土木工程,應用化學,材料學,礦物勘探,機械物理,臨床醫學等等。

從十七世紀的最後一年到現在十八世紀的第十三年,十四年的時間他用科技晶石龐大的科技庫終於建立起了一套十九世紀中晚期水平的完整科學體系。

而十餘年前歐洲的科技水準相當於十八世紀中晚期,比當時的大渝國先進百年,但是現在即便通過卑劣的手段得到了一些他的技術,歐洲的科技還是被他遠遠甩在身後。

「嗯,進度還算不錯。」讚揚了施工的進度,他這時候才認真思考電報上的內容。

按照戚光義的說法,蠻族旗首古巴特準備暗中和他們合作,條件是讓他的部落成為帝國子民,能夠在草原上生活。

若是以前,蕭銘自然不會答應這個條件,因為他無法容忍草原上還存在能夠威脅邊疆的草原部族。

但是現在不同了,機槍的出現讓屬於騎兵的時代結束了,現代的蠻族對他來說不過是一隻無害的小白兔,他唯一需要的便是蠻族向他臣服,從此老實在草原上為他牧馬放羊,養牛。

只是多爾戈的統治下,這件事不可能實現,畢竟他的兒子們都死在了他的兵鋒之下。

除此之外,他同樣無法忍受多爾戈帶著部族投靠沙俄,因為這無疑實在增強沙俄的實力。

所以,他更要將多爾戈消滅在天山腳下,防止他向東歐大草原逃竄。

想到這裡,他擬定了一份戰報讓錢大富發往錦州,再從錦州傳遞給戚光義,同時在戰報上他讓戚光義加強警惕,因為天山橫跨當代的南疆和中亞的哈薩克,而這裡沙俄越來越近了。

五天之後,他的命令到了戚光義手中。

「皇上的意思是和古巴特合作,消滅多爾戈的金帳殘餘勢力。」拿到電報,戚光義同封東進說道。

輕輕點了點頭,封東進說道:「這個古巴特倒是一個精明的人,沒想到猜中了皇上的心思。」

「沒錯,這個古巴特倒是很會看形勢,而且也懂得變通,但也是個牆頭草,不過現在帝國強大了,他這根牆頭草只能倒向我們了。」戚光義淡淡說道,「既然如此,立刻派人和古巴特聯絡,此番一定要殲滅金帳騎兵。「

封東進還有些猶豫,他問道:「若是有詐該當如何?對蠻族之人我們總要留下一手才是。」

他的話音落下,這時候士兵們忽然聒噪起來,二人向西看去,此時在他們正前方出現了大量的黑點。

戚光義拿著望遠鏡看去,心中一沉,這一個個黑點正是蠻族騎兵,他立刻喊道:「準備戰鬥!

他的命令下達,士兵們立刻上馬,槍口紛紛對準了奔襲而來的騎兵,只是讓他們驚奇的是這些騎兵在距離他們五百米的時候俱都停下,三個蠻族騎兵從騎兵中間出來直接向他們而來。

戚光義通過望遠鏡看清楚了來人的面目,驚奇道:「是古巴特的騎兵。」

封東進也看清楚了來人,他同樣露出驚奇的神色。

見狀,二人在陣前等待了一會兒,很快古巴特到了兩人面前。

再一次見到古巴特,戚光義和封東進都有些吃驚,此時的古巴特根本還有一點蠻族旗首的樣子,完全就如同一個敗軍之將。

此時他破爛的盔甲上沾染著已經凝固的血漬,半步之內就能聞到一股摻雜著血腥味的臭味。

而他的身後是驚魂未定的士兵和族人,個個面色疲憊,眼中還帶著遊離的懼色,甚至還有一些受傷的士兵在牛車上不斷呻吟著,這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兩人,古巴特似乎遭遇了重大變故。

「古巴特旗首,這是怎麼回事兒?」戚光義正色問道。

喉結上下翻動,古巴特一陣嘆息,他翻身下馬用沙啞的聲音說道:「戚將軍,封長史,大事不妙了。」

戚光義和封東對視一眼,他沒有讓士兵放鬆警惕,下了馬二人到了古巴特面前。

相對而立,古巴特有些慚愧道:「兩位將軍,計劃有變,現在我們部落是自身難保了。」

「這是為何?」戚光義困惑地問道。

古巴特有些悲憤,他說道「原本一切都能夠順利進行的,但沒想到我的部落出了叛徒,將我的計劃泄露給了多爾戈,多爾戈惱怒之下親自領兵偷襲了我的部落。」

頓了一下,他接著說道;「本來我倒是不怕他的,頂多拼個兩敗俱傷,可是沒想到沙俄人的三萬哥薩特騎兵突然而至,我率領的五萬騎兵不敵,只能向西逃跑,但是哥薩特的軍隊依舊緊追不捨,若不是我手下大將拚死抵抗,我也無法逃到這個地方。」

「哥薩特1古巴特的話讓戚光義和封東進頓時凝重起來。

「千真萬確,就是沙俄的哥薩特騎兵,這些騎兵也裝備了火器,我們根本不是對手。」古巴特一副絕望的神色。

這次他能逃出來已經是萬幸,但是三分之卻死在了多爾戈和哥薩特的絞殺下。

戚光義的眼睛轉了起來,其實在西進的過程中他有過這種擔心,畢竟越是往西距離東歐大草原就越近,而那裡可是哥薩特騎兵的發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