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1029章 絕戶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9章 絕戶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他就是多爾戈?「

黎明的微光中古巴特有些無奈地指著多爾戈的屍體。

一夜的鏖戰他們徹底控制了部落營寨,金帳騎兵多半戰死,剩下的騎兵選擇了投降,準備跟著金帳遷徙的蠻族人也紛紛選擇投降。

三大部落因為反抗被屠戮一空的事情早已經傳遍了草原,現在大渝國在他們眼睛不是軟弱可欺的綿羊,而是令人膽寒的餓狼。

一些蠻族人甚至會用牛的名字嚇唬不聽話的孩子,正是在這種恐懼中,蠻族人選擇了乖乖投降,即便去當奴隸也總比失去生命要強。

「千真萬確,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認得。」古巴特信誓旦旦,戰鬥結束之後他們開始尋找多爾戈,一番尋找之後發現了死在西面防線上多爾戈。

「就這麼死了,真是有點可惜。」戚光義訕訕說道,他還準備拿多爾戈邀功,畢竟這可是大功一件。

不過即便如此,多爾戈終究是死了,這意味著威脅帝國北方百年的邊患終於得到了徹底的解決。

古巴特望著死去的多爾戈一陣深深的無力,他現在十分慶幸自己做出向大渝國臣服的決定,如果他的走錯了一步,現在和多爾戈躺在一起的人中恐怕就有他一個了。

而現在,他和他的部落可能會迎來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如此忐忑的想著,這時戚光義忽然下達了命令;「古巴特,俘虜太多,讓你的人配合我們將這些俘虜趕到饒州,現在關東要修鐵路,電報,火電廠都需要人,不能浪費了這麼多勞力。」

古巴特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他不敢違抗,畢竟自己的命運還要依仗他。

「是,戚光義將軍,這件事就交給我們了。」說罷,他讓麾下的士兵們趕著俘虜向東遷徙。

於此同時,封東進正在焦躁地等待著戚光義的消息,此戰雖然能夠出其不意,但是蠻族數目龐大,還是有很大的風險的。

不過他的擔心在下午的時候消失了,他通過望遠鏡看見了綠色軍裝的而騎兵的後面跟著的是一眼望不到頭的俘虜,看來這次的確是收穫不校

待到戚光義回到大營,他立刻上前恭喜道:「司令,看來這次收穫不少埃」

一邊說他一邊瞄著數目眾多的俘虜。

戚光義笑道:「這次總算沒有讓我失望,這金帳的蠻族人絕大部分投降,六十多萬人足夠緩解關東勞力資源的緊缺了。」

封東進笑著說道,「那我真是白擔心了,看來這些蠻族人終於學會害怕了。」

戚光義聞言同樣笑了起來,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否則何以震懾宵校

二人隨口聊了兩句,封東進想起了什麼,他說道:「我已經備好了美食,趁著此次大勝,我們就暢飲一次,如何?」

「好!等著的就是這個。」多爾戈已死,蠻族大患徹底被解決,現在他終於可以放鬆了。

下了馬,戚光義向篝火走去,這時候看見有些不自然的古巴特,他說道:「古巴特旗首,一起來喝一杯吧,此番大戰卻是旗首的功勞最大,待回到饒州,我一定會向皇上表明旗首的功勞。「

「戚將軍,不,戚司令,多謝!」古巴特抱拳說道,心中一陣激動,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有了戚光義的邀請,古巴特大著膽子同二人到了篝火前,士兵們也被分配到各自的篝火前吃飯。

舉起酒杯同時喝了一杯,古巴特說道:「多謝兩位的信任,兩位即將凱旋而歸,可否將這份降錶轉交給皇上。」

戚光義接過降表,很顯然,為了投靠帝國,古巴特籌備了不止一日,他說道:「這個沒有問題,此次大勝,北方大局已定,只要古巴特旗首能夠為帝國效力,飼養牲畜,皇上一定會很高興。」

「這是自然,只要皇上需要,古巴特定然全力以赴,我們最善於放牧,一定能夠為皇上提供大量的牛羊。」古巴特說道。

封東進和戚光義對視一眼,眼中露出一絲笑容,他們雖然不喜歡蠻族身份的古巴特,但是這畢竟是皇上欽點留下的人。

和古巴特的一番暢談,他也漸漸領會皇上的意思,這古巴特殺了固然痛快,但是對帝國的民生又有何益處?

與其如此,不如留著他,讓他像哥薩克為沙俄服務一樣服從於帝國,為帝國畜牧,也為帝國提供騎兵的兵源。

如此一來,帝國便可以用最小的代價控制茫茫草原,而不必擔心又被其他草原部族蠶食。

一邊飲酒,一邊閑聊著,酒過三巡,三人才各自散去,一夜的鏖戰戚光義和古巴特都需要休息。

而封東進的事情則一下多起來,這麼多的俘虜可不是那麼好管理的。

休整了一日,隔日清晨封東進和戚光義起個大早,整頓軍隊壓著俘虜們向饒州進發。

金帳覆滅,與他們無需在草原繼續停留,畢竟多在草原上呆一天給後勤造成的壓力就會大一分,所以他們決定儘快回去,同時將這個好消息傳到青州去。

……

青州。

在等待了半個月之後,一封來自草原的戰報徹底點燃了青州城的氛圍。

這麼多年中,蠻族一直是國人心中徘徊不去的噩夢,而現在經過十餘年的戰爭,蠻族終於被倒下了帝國的腳下,從此他們再也不會擔心睡夢中被蠻族的馬蹄聲驚醒。

「此戰西北軍不但擊敗了哥薩克騎兵,同時收穫頗豐,加上俘虜的騎兵,此一戰一共俘獲了六十四萬人,如果算上這段時間大大小小的部落,我們俘虜的蠻族人大概有百萬人,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龐玉坤又是欣喜,又是擔憂。

蕭銘明白龐玉坤的意思,他擔憂的這麼多蠻族人數代繁衍下來又是一個龐大的族群。

他說道:「龐首輔的擔心多餘了,他們的數目是不少,但分一分也就沒了,既然這次的俘虜這麼多,那就遷徙三十萬到西伯利亞,再遷徙三十萬到澳大利亞,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俘虜的女子不得和同族通婚,只能和帝國男子通婚,俘虜中男子不得和帝國女子通婚。」

斐濟聞言看了眼蕭銘,不得不說此計十分狠毒,乃是絕戶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