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1058章 寒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8章 寒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走出正大光明殿,斐濟不由捏了把冷汗。

儘管斐潼被流放,斐裴和斐瑜可能也會遭受懲罰,但至少他提前和斐裴劃清界限,所以朝堂上他只是被蕭銘訓斥一頓,官位卻沒有被撼動,對他來說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因為他看出來,這件事自始至終就是蕭銘一手策劃的,目的就是殺雞儆猴。

畢竟譽滿天下,權勢滔天的斐家他都能動,這天下還有誰他不能動的。

門外,斐府的馬車已經在候著,上了車,斐濟連聲催促車夫回去,他要想辦法給斐玥兒透透風,讓她吹吹耳邊風,讓蕭銘消消氣才行,否則他接下來的日子恐怕不好受。

只是他的馬車沒有走出多遠,忽然一輛馬車從一側超了過來,珠簾掀開,葛宜人笑容滿面。

「斐閣老為何走的這麼急,不如同老夫一起到城外的桃花山莊小酌幾杯如何?」葛宜人笑眯眯地說道。

斐濟露出客套的笑容,他說道:「多謝葛閣老盛情相邀,只是斐濟蒙此大難,還有許多雜事處理,恕不能奉陪。」

「既然如此,葛某就不強人所難了,不過若是斐閣老有空,隨時可以去桃花山莊,葛某一定奉陪。」

斐濟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他拱了拱了手便放下了珠簾,在這種時候他可不想再同葛宜人有什麼牽連,他有一種預感,這次的事恐怕還得鬧騰一陣。

另一輛馬車裡,葛宜人見斐濟的珠簾落下,輕輕哼了一聲,他對同坐在馬車內的王成業說道:「想當年在長安,他斐濟在朝廷上還要看老夫的臉上,沒想到現在老夫卻要對他低三下四。」

王成業似乎沒有聽見葛宜人在說什麼,整個人都是痴傻的模樣,兀自念道:「禮部沒了,禮部沒了,我王成業是千古罪人埃」

葛宜人皺了皺眉頭,忽然臉上湧起一股怒氣,抬手就給了王成業一個嘴巴子,他說道:「虧你還是我的學生,不就是個禮部尚書嗎?丟了就丟了,至於像是丟了魂一樣嗎」

王成業被這一耳光打的回過神來,捂著火辣辣的臉,他哭訴道:「老師,不是學生不爭氣,這禮部歷朝歷代從來沒有被廢除過,今日卻毀在學生手中,這讓學生有何顏面立於世間。」

冷笑一聲,葛宜人說道:「這禮部早晚要被廢,新儒學的內容你又不是沒看過,皇上說禮是繁文縟節,要一切從簡,既然從簡,要你這禮部又有何用,這次趁著你犯下此等大錯,正有了廢除的借口。」

「哎!早知今日,我就不和斐家,唐國公搞什麼私利學校了。」王成業悔恨莫名。

葛宜人捋著鬍鬚,淡淡說道:「錯,這次禮部被廢是小事,貴賤之分才是大事,今日朝堂之上皇上頒布的政令擺明是為滅了傳承千年的士大夫家族,若是這道政令生效,對我們的家族來說等於是末日。」

王成業心中一驚,他問道:「老師,這該怎麼辦?我家犬子業已成年,本打算通過老師的舉薦在朝堂上謀個一官半職,若是按照皇上推行的政令,此事卻要泡湯了」

「自是如此,不僅是你的王家,還有許許多多的官宦之家從此絕了門路,皇上這招實在是狠呀。」

王成業搖了搖頭,面容痛苦,「若是犬子無法進入朝堂,王家今後豈不是只能憑藉幾畝薄田度日?不行,不行……」

葛宜人將狀若癲狂的王成業看在眼中,在他所有學生中,王成業深的他思想的精髓,但是他有一個顯著的缺點便是遇事偏激。

現在這件事顯然刺激到了王成業,他的官位丟了,現在自己的兒子恐怕也無法進入官場,對他這種出自官宦之家的人來說,這種地位上的落差很難以接受的。

這就如同過慣了富裕生活人去過苦日子一般。

率里在青州南街三百零八號停下,為了方便電力,水力收費,民坊的坊牆拆除之後,各家各戶都被上了門牌以方便管理,王成業便住在這裡。

「到了,既然沒有官職在身,這如何生活便要自己想想了。」

說罷,葛宜人拉上了車窗徑自離去,只留下一臉頹廢的王成業。

……

御書房。

蕭銘下了朝便在這裡批改奏摺,不多時,皇太后在斐玥兒的攙扶下到了御書房。

見到二人,蕭銘眉頭緊鎖,對斐玥兒說道:「朕說過,內宮的事情歸你管,朝政的事情你不得過問,若是你帶母后前來這裡是為了給斐潼求情,你還是省省吧。」

斐玥兒臉色一白,蕭銘從來沒有用這樣的嚴厲的口氣訓斥過她,她頓時委屈道:「父親的確派人給臣妾送了信件過來,但是臣妾豈是那不懂外戚干政的婦人,所以當即差人回絕了父親,若是皇上不信,可以問問綠蘿,她當時在常」

珍妃這時拍了拍斐玥兒的手,她對蕭銘說道:「皇上,今日我恰巧在皇后的宮中,得知了朝堂上的事情才會來這裡,非是為了給斐潼這個孽障求情。」

蕭銘聞言輕輕鬆了口氣,在當代他最為討厭的便是家族企業,因為老闆的任何親戚都能夠狐假虎威,官不大,管得倒不少。

如今在治理國家上,他自然是不喜歡內宮干政。

「看來是朕想多了。」蕭銘恢復了笑容,斐玥兒則還是有些委屈,別過臉去不理他。

珍妃無奈地搖了搖頭,她對蕭銘說道:「皇上,此次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提醒你要小心,雖說你改了國號目的是為了除舊迎新,但以前大渝國數百年來積攢的弊端不是那麼容易除去的。」

「孩兒自是明白,只是這積弊便如同這桌上的灰塵,如果不清掃便越積越多,與其如此,不如常常拂拭。」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下藥過猛容易傷身,這千年歷史中因為傷及權貴們利益而死於非命的皇帝可不止一個,母后只是擔心你的安全。」

蕭銘臉色變了變,他明白太后對他是母親對兒子的關心,但是這句話依舊讓他遍體生寒。

  • (快捷鍵:←)
  • 鋼鐵皇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