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美女董事長的近身高手>第一千九百零一章下次滅你婆羅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下次滅你婆羅門

小說:美女董事長的近身高手| 作者:在天| 類別:玄幻魔法

陸天星只覺得一股充滿毀滅的氣息襲來,籠罩在他的身體周圍,宛如跗骨之蛆一般,依附在他的身體之上,有一種想要將他徹底毀滅的打算。

「番天櫻」

陸天星雙眸微微眯起,想也沒想的抬起手,就是一擊番天印轟出,同時背後真氣凝聚,化作六條手臂,不敗皇拳攜帶著可怕的力量,呼嘯而出,宛如一座大山朝著前面傾軋了過去,無人可擋。

「砰1「砰1「砰1

兩人的真氣在虛空當中不斷的發齣劇烈的碰撞,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不斷的響徹在耳畔,震得人耳膜一陣刺痛,有一種耳膜被撕裂了的感覺。

那洶湧澎湃的力量也宛如潮汐一般,朝著四周席捲過去,逼迫著人不斷的往後退,不敢靠近其中分毫,生怕被暴走的勁氣給撕成碎片。

「轟1

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兩人再次碰撞在一起,陸天星嘴角忍不住的溢出了一絲鮮血,番天印和不敗皇拳也被破的乾乾淨淨,身軀被濕婆掌心之中的力量給掀飛了出去,直接將一個看起來一人多高的石頭雕像撞得粉碎,整個人落在地上后,依舊穩定不了身形,雙腿在地面上留下兩道清晰可見的痕,看起來格外的觸目驚心。

「好,好,不虧是婆羅門的高手,濕婆,你的實力我領教了,可惜,你留不住的我的,哈哈哈……。」

陸天星哈哈大笑了起來,抹去嘴角的血跡,沒有任何的猶豫,身影在一瞬間衝天而起,朝著遠處沖了過去:「濕婆,這一次我先饒了你一命,等下次我去印度的時候,我會將你們整個婆羅門連根拔起。」

濕婆在聽到陸天星的話之後,臉色鐵青到了極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幾個呼吸之後,雙手猛地往地面一按,只見兩道陰冷到極點的真氣從他的掌心之中呼嘯而出,落在地面上,將地面炸出了一個大洞。

這兩道陰冷的真氣就是陸天星造化源決所幻化的,質量極為可怕,在和濕婆一次次的交手當中,陸天星就將這一道道的真氣盡數轟入到了濕婆的體內,其目的就是為了給自己撤退留下一點時間。

要知道這裡可是鷹國倫敦的大廣場,這裡的戰鬥已經驚動了不少的人,他要是再不撤離的話,那就真的死路一條了。

造化源決的真氣質量本來就可怕,尤其是經過一次次的打磨之後,早就不遜色任何神話級後期多少,這些陰冷的真氣充滿了破壞力,讓濕婆不得不放棄追擊陸天星的打算,先將體內異種真氣驅逐出體內才行,不然,在這種狀態下和陸天星交手,吃虧的絕對是他。

身為婆羅門的頂級高手之一,濕婆的實力的確非常強橫,幾乎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將陸天星留在體內的真氣給全部驅除出去了。

「饒我一命……。」

回想著陸天星臨走之前說的話話,濕婆眼角的肌肉一陣抽搐,目光變得無比凌厲了起來:「判官,你以為你今天逃得掉嗎?今天,哪怕你是插上了翅膀,我也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話音落下,濕婆的目光掃過周圍,聲音帶著陰寒的氣息:「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追,你們是想等著判官逃了以後,再找你們的麻煩嗎?一群廢物。」

說完之後,濕婆看也不看周圍那投來的怒視的目光,直接追蹤著陸天星氣息而去。

陸天星決不能活著,也正如陸天星說的那樣,等他以後踏入到神話級後期之後,對於婆羅門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將陸天星給斬殺了。

看到濕婆消失在了原地,原本怒視著濕婆的其他勢力的人,紛紛回過神來了。

也不知道是誰爆喝了一聲:「走,我們也快點追上去,絕對不能讓濕婆撿了便宜,四象戒指絕對不能落到婆羅門的手中。」

一時間這番話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響應,四象戒指,那可是通往鍊氣士墳墓的鑰匙,誰要是得到了誰就能得到裡面那長生不老的力量,誰就能得到富可敵國的財富,要是這四象戒指落在了婆羅門的手中,他們想拿也拿不回去了,他們可沒有資本去對抗婆羅門。

「你們都不用去追了,今天還是全部死在這裡吧1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充滿沙啞,讓人聽不出語氣變化的聲音突然在半空中響了起來。

伴隨著聲音,一股恐怖的殺意席捲出來,如同狂風驟雨一般,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讓人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彷彿凍僵了一般,連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

所有人臉上都忍不住的浮現出了那掩蓋不住的恐懼之色,紛紛朝著四周看過去,想出聲的人到底是誰。

下一刻,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從遠處閃爍而來,眨眼之間已經從百米之外出現在廣場之上,站在一座雕像的頂端,他渾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長袍當中,哪怕是在燈光的照射下,卻依舊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到底是什麼模樣,唯一能夠感受到就是那隱藏在漆黑當中的眸子那射出來的兩道冰冷的光芒,不攜帶任何的感情。

「殺了他1

在黑袍人出現之後,經過短暫的沉默,老傑克站在人群中,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發號施令,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客氣什麼。

在聽到老傑克話之後,這些人相互對視一眼,沒有任何的猶豫,怒吼一聲直接撲向了這個陡然出現的黑袍人。

「找死。」

這個連面容都遮擋在黑袍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緩緩的吐出兩個字,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屑和嘲諷。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的手掌緩緩的抬起,一道璀璨如虹的光芒憑空乍現,如同一道殘月一般,呼嘯而出。

那些衝過來的人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立刻就感覺到一道光芒從眼前一閃而逝,緊接著就感覺到喉嚨上一涼,一陣劇痛傳來,眼前頓時陷入到了黑暗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