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特權什麼的還是別亂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1,特權什麼的還是別亂說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推開宿舍的門。

我本來想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好好打量這個宿舍和宿舍里的人的。因為從此以後這裡就是我將要生活四年的大學宿舍;這裡面的人,將來也將陪我生活四年,而且應該會結下深厚的友誼,成為兄弟成為……

裡面只有一個人,原本正坐著在玩電腦。不過在我推開門的時候,他就轉頭看著我。

他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身上穿著的衣服看起來並不是名牌,只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白色t恤,不過胸前畫著一個周杰倫,看起來畫功不錯;下半身是穿著一條藍色的牛仔褲,系著一條布皮帶,穿著拖鞋。他的頭髮比較長,髮型有些像韓寒;身材看起來並不壯,但是手臂上的肌肉看起來比較結實,而且還能隱隱看到他的胸跡他的左手戴著一隻手錶,看起來值點錢。

就他一個先到?

其實我來得是比較晚的。今天是報道的最後一天,明天就要開始軍訓了,按照一般新生或新生家長的熱情來講,應該早就到了才對,但是看那床鋪,卻明明只有一張有席子被子之類的,而其他三張床明明還是光板一塊。

而且還看起來還比較懶散的。

我正想說一聲你好之類的打一聲招呼,不過他已經站了起來,向我走來。

我手裡還提著行李。

看起來他很熱情,應該是來幫我提行李的吧?

「……」我本來是想說不用或者你好反正總要說句話的,而且我已經作好準備把行李交給他的,但是他並沒有理理會我的行李,而是直接抱住了我。

這讓我的腦袋空白了三秒。

他媽的,這是遇上了同性戀?

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好不好?

更要命的是,他抱得如此用力,在我的感覺里就像是一個男人抱著深愛的戀人一樣。

這同性戀要命啊!

而且我還能聞到他身上的汗味!

這股氣味讓我有些受不了,我真的想一腳他把踹開。

他擁抱我還罷了,也可以用一句「這是外國式的歡迎和禮節」來敷衍,但是這還不是他最出格的地方。

最出格的是,他竟然一邊抱著我,還一邊用鼻子在我的脖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是他媽的幹什麼啊!

吸我的汗味?

這嗜好……

不是同性戀是什麼呀?

難道以後我要跟這個同性戀相處一室四年?!

這怎麼活啊!

雖然我長得比較文靜,也可以說有一點點帥,但我是男人,同時我不是同性戀的男人!

但是我說不出話來,我一動不敢動。

他的臉就在我的側臉,我怕一說話他說不準會吻上我,那我就真的想殺了他了。

他深深吸了這一口氣之後,就放開了我。

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好久不見。」他說完這一聲之後就又坐回了椅子上,繼續玩他的電腦。

他媽的,真是日了狗了。

怎麼會遇上這樣一個傢伙是我的室友!

我趕緊放下了行李,走進了衛生間空手接水洗了一把臉,想了想又擦了擦脖子。

真要命!

以後讓我怎麼生活啊!

不過他為什麼說「好久不見」?

這小子以前見過我?

「你……見過我?」雖然非常噁心他,只不過我還是好奇地問了他一聲。

如果沒有見過我的話,他不可能說出這句「好久不見」的。

我這時注意到到他在看電腦上看新聞。

我不是很關心新聞大事,因為那些事情都太大,跟我這個小人物扯不上邊。

「沒有。」他很乾脆地回答。

沒有見過我你他媽的說什麼好久不見?

我正想吐槽他幾句,只不過他馬上就轉頭盯著我,那眼神好像把我看穿。

「你叫張良,今年十九周歲,生日是11月19號。你爸在礦山上採礦,收益不錯。你從小就體弱多病,出生時難產,整整一個月你媽媽抱著你沒放過手,因為她怕一放下你你就沒了。你小學和初中經常拿第一名,當然,這跟你上的是村小和村裡的初中有關,因為小學時你們一個年級也就只有一個班,初中時一個年級也就兩個班。在初中時有三個女生給你寫過情書,不過你都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撕掉了。在高中時你暗戀過一個女生,她叫夏小心,白白胖胖的。你高中的成績並不很好,因為你很懶。」

我不由得怔祝

剛才都那麼乾脆地說沒有見過我,現在卻把我的情況說得這麼清楚。而且要命的是,連我高中暗戀的女生都說得這麼清楚!

這還沒有見過我?

就算沒有見過我,這也調查得太清楚了吧?

他這是哪裡來的情報?

我暗戀夏小心的事情根本就沒有跟別人說起過,一直深埋在我的心裡,他是怎麼調查出來的?

而且為什麼要調查我?

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更加不是富豪的兒子,有這個必要嗎?

只是因為我將要跟他住在同一個宿舍四年?

這也太誇張了!

他接著說:「哦,忘了還有一點很重要,你的屁股上有一塊疤痕,那是你上小學時被一個同學推了一把,從桌上掉下,剛好被一把壞的凳子戳的,治這塊疤都花了半個多月。當然,你被商狗咬過,在腿上有另一塊疤就不顯得那麼重要了。」

我幾乎要跳起來。

怎麼這些他都知道?

「你……你怎麼知道的?」

他並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低頭看了一眼手錶,然後吸了一口氣,問:「我怎麼知道的,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你為什麼調查我?」

「難道你認為我光是調查就能調查出這些嗎?比如,」他一邊說一邊把目光從我的臉上轉到了我的下面,「比如你的某方面在非戰鬥狀態是5公分,戰鬥狀態是15公分,嗯,不得不說這光從你的外表是看不出來的,你是一個爆髮型人才。」

我去!

這小子會透視不成?

我趕緊把行李挪到了前面擋祝

他絲毫不以為意,懶懶地說:「別以為我是神,我真還能透視不成?」

「那……那你……」

「很簡單,如果我說這些都是你告訴我的,你信不信?」

「鬼才信1

哪怕老子真的跟人搞過基,又怎麼能知道我的尺寸的?

我以前根本就沒有見過他,怎麼可有告訴他這些東西?!

他聳了聳肩,「那就只能這樣了。順便說一聲,我叫羅澤,你可以叫我蒙蒙。」

我有點抓狂。因為這個名字我根本就沒有聽過。我把我能想得起來的朋友全想了一遍,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傢伙。我所知道的朋友的朋友中,也沒有叫這個名字的。

他是怎麼這麼清楚我的一切的?

「你挑鋪床,反正這裡四鋪床,我佔了這一鋪,這三鋪你隨便眩反正這個宿舍也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又一怔,「不是住四個人嗎?」

「我們兩個人祝」

我提起行李,就要出去,要跟這傢伙住一起,鬼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這小子肯定是調查過我。而且看起來還是一個同性戀!

「你去哪?」他問。

「我換宿舍1

「哦,那隨便。其他宿舍都安排滿了。還有兩個傢伙住到了別的學院的宿舍里呢。」

「那為什麼我們宿舍只有我們兩個?1

「因為這是我要求的。我以上清華的分數,來上這個破大學,總可以提點要求吧?」

我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其實我報道的時候就聽說今年班上出了一個怪胎,因為那傢伙高考的分數高得驚人,上清華都不在話下,竟然跑到我們學校里來了。想不到就是這個傢伙!

「為什麼是我?」

他想了想,然後說出了一句讓我幾乎吐血的話:「因為我想跟你住一起。親近,親切。」

親切你個大頭鬼啊!

我都要吐了!

只不過,現在他擺明了就要跟我住一起的了。

我考慮到,以他的特權,要求跟我住一起,那我肯定是逃不掉的了。

除非我真的回高中去復讀一年。

「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們是兄弟嘛,」他合起了電腦,站起身一把摟過我的肩,說,「走,請你吃飯,為你接風洗塵1

你他媽的別碰我啊!

我剛去洗手洗臉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