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不會作弊的學生不是好學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2,不會作弊的學生不是好學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小子倒也大方,真的請我吃飯。

雖然我從心底里對他有抵觸,不過我也有點好奇他。

「你真的能上清華?」我有點好奇地問他。

「懷疑我嗎?」

「我的意思是,那你為毛來這裡上學?」

「如果我說是因為你,你信不信?」

信你個大頭鬼啊!

「騙鬼去吧。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你總會知道我的強大的,還有,你總會知道我的好的。」

我差點把剛進嘴的食物吐出來。

你他媽的有什麼好?

還好沒有其他人聽到,要不然還真的以為我跟你有一腿似的。

我是真的受不了這傢伙了。看起來神神經經的。

他看到我的表情好像就知道我在想什麼,不以為意地說:「不相信啊?老弟,千萬別低估我的決心和能力。」

好吧,你除了對我了如指掌之外,還有以能上清華卻來上這個破大學的腦殘之外,還有什麼破能力的?

他把一塊肥肉放進嘴裡,咬了一口,我看到他的嘴角都流出了一點油,他抹了一把,「如果是別人的話,我當然不會跟他們說太多,至於你的話,我當然是會透露一點的了。你知道為什麼一個在高三的時候一直考試成績都不上不下的學生,卻能在高考中一舉考700分?」

我不由得一怔。

「因為你平時很低調?」我試探著問?

他嘿嘿笑了兩聲,「因為我作弊。」

夾著的菜掉到了桌上。

我真的對這小子驚為天人了。

他還在那裡洋洋自得,「了不起吧?」

了不起你個大頭鬼!

為什麼我不會作弊?為什麼這天殺的把作弊說得這麼光明正大?為什麼他沒有被抓?

這還有天理嗎?

「是不是被我的強大震驚到了?作弊是一項高深的學問。可不是讀幾本書就能學到的。」他一邊還在洋洋自得地吃著菜。

「你這麼**?」

「看得出來,你嘴上雖然說我很**,但是心裡卻在罵我了。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我不怪你。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唄,這是大眾心理。」

好吧,我確實在心面罵。

這蒙蒙太無恥了。

竟然在高考的時候還作弊。而且還沒天理的考了七百分。

更加沒有天理的竟然來到了這個破大學。

難道真的跟他說的那樣,只是為了我?

狗屁!

我要是會信他的話,那我才是一個腦殘了呢。

如果他真的只想上這個破大學的話,完全用不著作弊埃反正這裡的錄取分數線又不高,再說也不用驚世駭俗的用七百分的高分數壓在這裡吧?

「你一定在想,為什麼我考那麼高分數,卻來到這個破大學?而且如果我一心只要上這個破大學的話,也不必那麼高的分數?」

我當然在想這個。

所以我回了他一句:「是又怎麼樣?」

「這你就不懂了。我當然一定要上這個大學的。因為以你的智商……也不對,你的智商是無可挑剔的,畢竟能作我兄弟的人,智商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只是以你的應試智商,也就只能上這裡了,所以我就只能來這裡,誰讓我們是兄弟呢?那麼我為什麼要以這麼驚世駭俗的分數進來呢?」

「是啊,為什麼呢?」我不由得跟著他的思路。而我問出了這一句之後就怔了一下,這小子還來引領我的思路!

我不能著了他的套。不過我實在想知道為什麼。

「嘿嘿。」他得意地笑了一聲,「你看過很多?」

「你不是都調查過我嗎?」

「而且你很喜歡看網路。比如說修仙啊,玄幻啊什麼的,你都喜歡看。主角登場,要麼主角從小就是一個修鍊廢材,然後一路奇遇最後**炸天;要麼就是天資出眾,好多門派捧為寶。不好意思,我就是那個寶。所以我要以最高的分數,碾壓這裡的一切,我才有特權嘛,我們才能順利做事嘛。」

「做事?」

我又有點聽不懂了。

這小子要做什麼事?

不會就是跟我……

我去!

我只感到頭皮發麻菊花一緊。

老子可不會跟你搞基!

我差點跳了起來,想馬上逃離這個鬼地方。

不過他的右手馬上壓到了我的肩上,壓低聲音說:「別動。」

又幹嗎?

「三點鐘方向。」

我轉頭。

我看到兩個死胖子,看起來應該也是剛入門的弟子……哦不對,是剛報道的新生,他們正在高談闊論著什麼。他們一個臉皮白凈,看起來倒是蠻順眼的,身上穿著t恤,胸前一個虎頭;另一個臉上有些痘子,看起來正處於發情期。

「我的三點鐘方向。」蒙蒙再次壓低聲音說。

我去,你他媽的不會早說?三點鐘方向!

於是我轉頭到另一邊。

於是我看到一個美女。

她正在文文靜靜地對付著盤中餐。她如同一個虔誠的教徒,臉上的表情古井無波,頭一直微低著。只不過偶爾抬頭理一下耳旁的秀髮。我不由得睜大了眼。在看到這個女生的時候我的心就不由得一動。

她穿著白色的襯衫,看起來有點像職業女性;當然,她也不是那種臉上沒有二兩肉自以為美的骨感型的,而是臉上依然帶著有點稚氣的嬰兒肥。臉色白凈,可能置於放大鏡下才能看到臉上的汗毛吧?嘴巴一張一合之間還能看到裡面雪白的牙齒。透過桌下,我還能看到她下面穿著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帆布鞋。看得出來她不是一個很在意外在著裝的女生。只不過單單是這樣的一個形象就讓我在那一瞬間作為**絲的心猛的跳動了一下。

我不禁臉紅了一下。

而在她不經意地理一下耳旁的頭髮的時候,我還注意到她的耳朵上並沒有耳環。

應該連耳洞都沒有打的吧?

這是一個純天然的……

「知道她是誰嗎?」蒙蒙小聲地問。

「我怎麼知道?」

他又嘿嘿笑了兩聲,「我知道。」

「關我鳥事?」

「我草!你知道啊?」他像個腦殘一樣看著我。

這他媽的是什麼意思?

他拉住我的手臂——我有點嫌棄,不過接下來他就小聲地說:「她是你老婆。」

我去!

好像有一道天雷劈下,我被電得差點魂飛魄散。

如果這電是那個女生放給我的,我怕我真的要魂飛魄散了。

是我老婆?

你他媽還真以為自己是神啊!

他繼續小聲地說:「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好不好?放心,是你的就是你的,我是不會跟你搶的。再說了,你跟她在一起又不是天怒人怨的事情,我是不會插手的。」

你現在說這種話就是天怒人怨好不好?

怎麼就能說她是我老婆了呢?

「不相信拉倒。有沒有聽說過一見鍾情?當然也沒有這麼玄乎。她跟我們是同一個班的。」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你知道她的名字?」

「我靠,你自己不會去問?我只是表現一下我的神奇而已。」

莫非我跟那美女真的有戲不成?

我不由得有些心動了。

他拉了我一下,「她起身了,走了,還坐著幹什麼。」

「我還沒吃飽呢。」

「老弟,我是為你展現我的神奇埃我已經給你制定了詳細的計劃。絕對會以最快的速度追到她,然後……」

「然後怎麼樣?」

「然後的事然後再說。」

他拉起我,往外面走去。

那美女果然正在往外面走呢。我的腳步有點沉。

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同性戀的室友拉著我然後還會做出什麼過份的事情來。

我跟他不熟。

到目前為止我也只不過知道他的名字而已,至於他到底是哪裡人,家裡是做什麼的,到底對我有什麼企圖我是一無所知。

鬼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呢!

「你好。」蒙蒙在打招呼。

在我出神之間他已經拉著我跟上了這美女。

她真的會成為我的老婆?

我有點懷疑,不過也有點期待。

同時我也有些臉紅,心跳得很快。

「你們是……」她的聲音很好聽。

「我叫羅澤。這是我的兄弟張良。」蒙蒙這傢伙還真的自我介紹起來。

我很想說話,只不過一時說不出來。

不過看他的樣子也不打算讓我說話,而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封信,遞到了她的面前,「這是我兄弟寫給你的,再見。」

再……見?

我他媽真是服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可惡的傢伙拉著走了,只留下她站在那裡手裡拿著信發愣。

「你寫給她的信?到底是我追還是你自己要追?」我不由得有些生氣。

「當然是你追。你沒聽到我剛才說的嗎?那是我兄弟寫給你的信,我兄弟嘛,不就是你?」

「我寫給她的信?我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我哪裡寫什麼信給她?你老實交待1

「作弊嘛,本來不就是這樣的?放心,以我的水平寫的情書,她看后肯定會感動得流淚的……」

「什麼?!情書?1

「要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意思就是,你冒我的名,寫了一封情書……」

「要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你什麼時候寫的?」

「當然是你還沒有到的時候。」

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老子還沒有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給我準備情書了?

而且帶我來這裡吃飯,肯定也是早有預謀的了?

「你不信我?」他說。

「信你個鬼!滾1

我真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天上去。

這種事情他也做得出來?

我趕緊甩開他,這小子還來勁了,跑著追上來,還一邊說:「喂,別這樣嘛,搞得旁邊的人還以為我們小兩口鬧彆扭呢……」

你……媽!

見過不要臉的,還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