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睡覺什麼的最危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3,睡覺什麼的最危險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是真的有點受不了這神經病了。!

看得出來,這傢伙完全就不正常。

回到宿舍之後,我悶不吭聲地收拾我的床鋪。

鋪床,整理衣櫃,也是一件很難辦的事情。

而那神經病卻拿著一個本子在那裡寫著什麼東西,有的時候還拿著三角板在那裡畫。

雖然我有點好奇,不過我還是覺得既然他只是一個神經病,我還是少惹為妙。

等我鋪好床,我就在那裡看電視。我不想理會他。

不過他忽然跳了起來,大聲說:「成了1

什麼成了?

真見過鬼。

我聽到這兩個字我就想起修仙的網路裡面的修鍊來。一般這簡單的兩個字裡面都可以概括好多內容,比如說內息在身體裡面轉了幾個周天,經過多少痛苦,額頭滴了幾滴汗水,戰勝了幾個心魔,然後就升級到了金丹或是元嬰之類的。

不過我還是有點好奇,就轉頭看他。

他正放下筆,那本子上好像寫著一些東西,而且還畫了圖。

不知道又在發什麼神經。

只是這晚上睡覺怎麼解決呢?

他不會三更半夜的跑到我的床上來吧?

想想就感覺到夠噁心的。

那我是不是要去買防狼內褲?

或是在後面加把貞操鎖?

越想就越噁心。

我真恨不得搬到外面去祝

只不過人生地不熟的。

而且看他的樣子我也不必太怕他。

大不了等下我去買把刀?

他要是敢動我的話,我就讓他變太監!

看來這個辦法是可行的。

我正這麼想著,就看到他收起了本子,然後從腰上拔出了一把匕首!

我嚇了一跳。

這小子難道真的是神仙不成?

難道要先一步殺我滅口?

這個當然沒有可能。

「帶著防身。」說了這一句他就把匕首扔了過來。

我草你大爺啊!

你他媽的到底是要我帶著防身還是要殺我啊!

怎麼看這匕首都有點像小李飛刀啊!

我額頭冒汗,趕緊閃到了一旁,匕首撞到了牆上,然後掉到地下。

「你要殺我啊!給我也要給個套子吧?就這麼扔過來……」

「防身用。要套子你自己做一個。」

這神經病會這麼好真的給我一把匕首?

不過我還是撿了起來。

這是真傢伙。

我用這匕首對著桌子就輕輕來了一刀。

很鋒利,竟然不費力就把桌子砍出了一個小缺口。

我有點懷疑這不會就是韋小寶的那把吧?

神兵利器啊!

不過我也有點放心了。如果這小子真的敢亂來,我對著他一刀下去,他還能活?

我只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給我一把匕首,而且雖然表情上看起來有點無所謂的樣子,但是眼神卻顯得有些深沉。

那種眼神看得出來是經歷過很多事情的。

我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我把匕首放在桌子上。

這時有人推門進來,「我沒走錯吧?羅澤,張良?」那人長著一對倒三角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蒙蒙。

「哈,沒走錯,莫非是通知我們開班會,然後去領明天軍訓的服裝的?」蒙蒙問。

那倒三角眼點了點頭,「是的,你知道?」

「知道知道。」

「時間也差不多了,那麼現在就去?」

蒙蒙站起身說:「走哇。當然,雖然我跟張良都不需要軍訓,只不過班會還是要去一下的嘛。」

我和那倒三角眼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不禁問:「你說什麼?」

蒙蒙聳了聳肩,說:「什麼?」

「你剛才說我跟你都不需要軍訓?」

「當然。」

「為什麼?」

「特權嘛1他很無所謂地說。

特你媽啊!老子要軍訓好不好?

怎麼就把我軍訓的權利都剝奪了?

不過這小子已經走過來摟著我的肩說:「搞個苦瓜臉做什麼,不需要軍訓,我們當然有其他事情嘛。放心,到時包你爽1

爽你媽啊!

「別碰我1我趕緊把他推開了。

這神經病到底是不是同性戀?

反正我感覺有點噁心。

那倒三角眼轉著眼珠子看著我們,「你們不會是……」

不用他說完我已經知道他想說什麼了。

「別誤會,我跟他是不可能搞基的1我趕緊說。

倒三角眼滿懷深意地點點頭。

我真的是要抓狂了!

「我叫張志偉,大家都是同學了。等下應該還要選班干,所以希望你們投我一票哦。」

哦哦哦你媽啊,你一個男人說話像個娘們……

等等,這小子怎麼看我跟蒙蒙的眼神中有點其他的東西?

不會這小子才是真正的基佬吧?

我有種想吐的衝動。

…………

第一次班會嘛,其實就是輔導員上去先說一通,然後再讓每個人介紹自己一通,再然後就是競選班乾的那一套之類的了。

輔導員是一個女的,長得倒蠻可親的,只不過看起來年紀跟我們也差不多,而且個子很矮,走路幾乎都是蹦蹦跳跳的,認識的知道她是我們輔導員,不認識的還以為是哪裡來的野孩子。她竟然也跟我同一個姓,叫做張璇。

每個同學都要上台自我介紹一下。一開始都普普通通乏善可陳,也不過只是介紹一下自己姓什麼叫什麼,當然,性別一般是不會主動說出來的,因為一目了然嘛。

當然,我的心思也不全在那裡。

因為有幾個女生一直在偷偷看我。

起初我有點沾沾自喜。

莫非我真的那麼帥不成?

只不過後來我注意到她們中間那個女生一直沒有回頭看我,但會跟她們小聲說幾句話,那女生的背影看起來很熟。

我去,那不就是蒙蒙說的那個會成為我老婆的人嗎?

她果然跟我同一個班。

難道她們都看過了那封據說是我寫的但是我自己根本哪怕一眼都沒有看過的情書?

終於,她上去了。

她的自我介紹當然也沒有什麼新意,只不過我至少知道了她的名字。

她叫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