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5,所以要去搶銀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5,所以要去搶銀行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關於第一次行動的施行方案

行動日期:x月xx日凌晨一點半

行動目標:yy銀行

……」

林林總總一大堆,而且還畫出了路行簡圖。

我算是服了這個傢伙了。

好好的五百萬不去領——哪怕扣了稅也有四百萬——竟然要去搶銀行?——不過這三更半夜的,應該算是去偷銀行。

這不是嫌死得不夠快?

還說什麼我去兌獎我就會死?

這還說得過去?

我看是我們真的三更半夜饒話那才會死得更快吧?

「別叫那麼大聲,隔牆有耳不知道嗎?」他還滿不在乎。

我才懶得聽他扯什麼隔牆有耳。

拉上我一起去搶銀行,那不是要我去送死?

現在的銀行,不要說裡面有幾個現金那還是個問題,而且裡面機關重重,我們能進去嗎?

不過我不得不說,光他這個送死計劃就比軍訓要刺激一萬倍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潛伏在我國的恐怖份子?宗教極端份子?還是美國特務?

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他有這麼爆炸性的殺傷力啊!

怎麼我的室友是這麼一個腦殘加逗比呢?

他不會真的是從精神病院裡面逃出來的吧?

我有點不寒而慄。

他拍了拍了我的肩,我趕緊閃到了一邊,以免他的臟手碰到我的身體。

他怔了一下,然後嘿嘿笑了一聲——這笑容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我怎麼覺得全身發冷呢?感覺裡面有點像修仙裡面那種邪魔的陰笑。

「這樣就怕了?你正好說錯了,我制定這個計劃,正是拯救計劃,並不是什麼送死計劃。想想以我的品格,怎麼能那麼容易就去送死呢?」

還拯救計劃?

我幾乎都要破口大罵了

就這麼一個計劃,我猜不需要三兩天,我就會被警察鎖定目標,然後手銬加身。

不過,我現在要是不跟他一起行動的話,他會不會殺人滅口?

「每次都是這樣的表情……真是無趣礙…」他嘆了一口氣,然後就轉身去開他的衣櫃。

他的衣櫃並沒有上鎖。

我有點好奇他衣櫃裡面藏著什麼呢?

不過我也趕緊轉身到我的衣櫃前,以迅雷之速拿出了那把匕首。

至少這樣還是可以自保的。

我把匕首藏在身後,轉身時就看到他已經打開了衣櫃。

他衣櫃裡面比較黑,而且他的身體也擋著,所以我看不清裡面有什麼。

他一邊從裡面拿東西一邊說:「放心,我已經作好了萬全的準備。萬無一失。而且我們這麼做,雖然有點像是作死的節奏,但那只是凡人的思想。我們現在做的,其實只是引蛇出洞而已。」

引蛇出洞?

引什麼蛇?

出什麼洞?

我正有跟不上他的思想,他已經從衣櫃裡面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槍和一個消音管,正在給手槍擰上。

我嚇了一跳。

我草,這小子……

額頭不斷流下汗來。

我現在是不是要大叫救命,然後就有大部隊破門而入,把他制服?或者被他幾槍射殺?

不過估計現在的社會風氣,叫救命不如叫著火了還來得更好一些。因為叫救命的話,大家可能會變得冷漠,反正命是我的,死不死不關其他人的事;而如果著火了的話,他們也逃不了。

不過我叫不出來。

我的腿有點不聽使喚。

我有點擔心只要我一叫,他馬上就會毫不猶豫地給我一槍。

那樣的話,我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我還有大好青春,我才剛進大學校園而已!

而在心面我也只是深深地後悔,我怎麼在高中的時候就不努力一把呢?只要多考幾分,我就不會進這個破大學,也不必遇到這個變態的傢伙了!那樣的話,我的生命就可以再活上個至少幾十年吧?

上了消音器之後,他就把手槍插到了背後的皮帶,然後又往衣櫃裡面掏東西。

這次他掏出來的是兩個手雷。

我暈啊!

這是要幹嗎?

我正想著,他竟然把一個扔給了我!

這是要炸死我嗎?

他真的是要炸死我嗎?

只不過這麼近的距離,他也逃不了吧?

「接著。」他說了一聲。

接?

還是不接?

我正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手卻不聽使喚一般的接過了。

抓在手裡,我卻感到一陣暈眩。

「身手不錯嘛。我早就說過你是一個爆髮型人才。」他一邊說著一邊把他自己手裡的手雷放進了褲袋裡面。

手雷是那樣帶在身上的嗎?!

我去啊!

我簡直無語了。

我手裡抓著手雷,「你是不是真的要我死啊1

「你這麼強,怎麼可能會死呢?你也看到了,我扔給你,你的身體自動接住,這就是你的本能嘛。帶好。」

帶你媽……我很想開罵。

我是不是可以用這個手雷來威脅他?

還是我應該現在就開門逃出去?

但是莫名其妙的,我竟然沒有逃出去,而是小心地把手雷放進了口袋裡面。

我自己也不知道信了他幾分。

只不過,真的要跟他反目的話,也應該在校園之外。

在這學校裡面,這麼多人,要是手雷真的爆炸的話,我不知道會傷到多少人。而且看他如此喪心病狂的模樣,肯定不會在意別人的傷亡的。

有手雷,有手槍,看來等下的事情那是絕對精彩啊!

我去,我怎麼會這麼想?

精彩?

我看是到時候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吧?

他繼續在他的衣櫃裡面掏東西。

我就不禁在想,他會掏出什麼鬼東西來呢?

不會是火箭筒吧?

還好,他只是拿出了一把長刀。

這刀的制式看起來完全就是小日本的武士刀,有一米四五左右的長度,刀柄上纏著白色的布條,刀鞘全黑。

他把長刀放在了桌子上。

搶銀行用這些鬼東西?

保險柜怎麼開?

難道到時候用手雷炸嗎?

我趕緊甩了甩頭。

難道我還真的要跟他一起去搶銀行不成?

他最後從衣櫃裡面拿出的是兩塊黑布,扔了一塊給我,他自己一塊。

「這是幹嗎?」我不禁問。

這塊黑布並不大,難道我們要做蒙面俠不成?

「先帶著,等下到了銀行外面,記得要蒙上面。」

還真是!

他這時關上了衣櫃。

看來就只有這點東西了。

一把手槍,一把長刀,兩個手雷,兩塊黑布。

這些玩意兒就可以去搶一個銀行?

我也真是服了他了!

問題是一身夜行衣都沒有啊!

難道就穿這樣的衣服出去?

當然,我是不會去的。

真的跟他一起去搶銀行,那不是嫌命長嗎?

「看起來你還在猶豫埃」他一邊把長刀用一張皮帶綁到了背上一邊說。

廢話!

我好好的為什麼要去搶銀行?

難道就因為你的一句話?

「別想太多。如果現在不去搶銀行,不打草驚蛇的話,你會死的。」他又說。

「你才會死!不搶銀行我就會死?你哪裡來的邏輯?」

他慢慢向我走來。

我有點擔心,只能退後。

還好他沒有抽出刀來,要不然我肯定把手雷扔過去炸他個粉身碎骨。

「怕我干毛啊?我們是兄弟。我要是會害你的話,早就一刀把你殺了。還用等到現在?其實你只要跟我去搶一次銀行,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要去了。」

嗯?

難道這三更半夜的,銀行里還有人不成?

人肯定是沒有的,難道有鬼不成?

眼前這瘋子就已經是一個鬼一樣的存在了。

「那你說的打草驚蛇,是什麼意思?」我不禁問。

「當然是我們的對手。你現在肯定不知道我們的對手的強大。」

「什麼鬼對手?」

「是……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不過,現在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我就把你綁上帶著你去。你是自主自覺地跟我去呢,還是要被我綁上跟我去呢?」說完之後他就又嘿嘿的笑了兩聲。

這笑聲聽在耳朵里異常刺耳。

這個瘋子!

我可以想象,如果他真的要綁我去的話,肯定是可以辦得到的。

除非我先下手為強!

只不過在宿舍這個小空間裡面,能用得上的也就是椅子和匕首而已,如果用手雷的話,那是我自己找死。

所以我一把操起了椅子。

然後我就看到了他的臉就在我的面前,離我只有一公分。

我去!

他的速度這麼快?

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他的手已經搭在了我的手上。

他的手強而有力,我感到骨頭都快要碎裂了。

「你想一下吧,反正真不去的話,我也不勉強你,現在還有一點時間。」

說著他就放了手。

這麼好?

看得出來,他似乎真的沒有惡意。

好吧,我坐下裝模作樣的想。

而他就站在我的旁邊。

這樣過了十幾分鐘或是幾十分鐘,他忽然撲到了窗口,說:「我靠,有人跳樓。」

跳樓?

「在哪裡?」

這個時候我忘了這個瘋子的瘋狂,也走到了窗口。

跳樓是一件很難得一見的事情。

所以任誰聽到一定是想要親自去看看的。

然後就感到嘴巴裡面被塞了一團東西,再然後,我的身體飛了出去。

果然有人跳樓,只不過跳樓的那個人正是我。

這是里是三樓啊!

我想破口大罵,哪怕能喊聲救命也好。

只不過我叫不出。

因為我的嘴巴裡面被塞了一團布。

這個瘋子!

我的身體正在不斷下落。整棟樓的燈都是黑的。我只能聽到耳邊不斷的風聲。

摔下去會怎麼樣呢?

三樓,加上架空層,也就十幾米,應該死不了吧?

但是腿會不會斷?

我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就感到手臂被人拉住,同時耳邊還傳來他的聲音:「怎麼樣,爽不爽?」

爽你媽!

玩跳樓?

然後我就怔住了,因為這小子竟然跟我一樣也在往下摔。

這小子竟然在推我下來之後自己跳了下來?在下落的過程中還談笑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