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有搶銀行的救世主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7,有搶銀行的救世主嗎?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鬧了半天,什麼也沒撈到。!

先是五百萬被這小子給廢了;再然後搶銀行,結果搶是搶了,錢卻全部被他炸飛了!

雖然炸飛那麼多錢看起來很帥,但是我們本身就是這麼帥的人了,不需要更帥啊!

什麼鬼打草驚蛇,也沒看到有什麼成效。

而且現在不出意外我們還成為了通緝犯呢。

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拉住他,「我們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思?」

「怎麼沒意思?」

正說著,就看到他抬起左手,右手在手錶上一按,遠處又是轟一聲響,光是聽那爆炸來的方向我就知道肯定是那輛電動車爆炸了。

「你爆了電動車?1

「當然,那是我們來的痕,我當然要炸掉。」

「你還說那不是一輛普通的……」

「當然不普通。普通的電動車會這樣一按就爆炸嗎?我特別改裝過的。」

我也真是服了!

特別改裝過的,就是指裝了一個炸彈?

想想剛才也夠驚險的,看他的動作也只不過是輕輕按了一下手錶而已,如果我們坐在上面,他一不小心碰到了……那不是我們兩個都被炸飛了?

這小子真的瘋了!

而且完全沒救了。

「那我們怎麼回去?」

「回去?哪有這麼快回去。現在警察馬上就要到了。而且我們打了草,驚了蛇,蛇馬上也要出動了。我們肯定是躲起來嘛。」

「對了,你怎麼會有銀行的鑰匙的?」

他白了我一眼,然後直接往前走。

看來他是不想說了。

他完全像是一團迷霧,我完全摸不著頭腦。

他到底想做什麼?

所以我上前拉住他,鄭重地說:「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就不走了,我等警察1

他抓抓頭,「那也行,只不過那我就只能逃了,我想我是逃到美國去呢,還是去泰國呢?唉呀,還真難決定呢,要說美國當然好,不過泰國人妖我也一直想去見識一下的。只不過你的話,肯定要去坐牢的。搶銀行啊1

他說得有道理。

只不過我要是再這要跟著他的話,只會越陷越深吧?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我竟然真的跟著他一起搶了銀行,而且從心底深處還有一絲爽快。

這應該不是正常的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估計最讓我對他有一絲信任的就是那個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的只露出兩個眼睛的黑衣人。

那個黑衣人是什麼人?

跟他對了一刀,然後就忽然消失……

而且蒙蒙這瘋子把錢不放在眼裡,卻對那個戒指盒志在必得,那是什麼東西?

不會裡面真的有一個戒指吧?

我趕緊跟上他。

走進了一個小巷子。

這旁邊就是高樓大廈,但是這小巷子卻異常髒亂,而且還有一些老鼠在那裡竄來竄去的。

「歡迎回來。」他忽然站住了腳步。

回來?

我正想著的時候,他又按了一下手錶,然後他對面的牆面就移了開來。

這裡竟然有一個暗門?!

裡面黑洞洞的。

他就這樣往裡面走去。

那個黑洞洞的門像一張張開的巨口。

走進一步,會不會就是地獄?

我趕緊跟上。

因為未知的東西太多,我心裡竟然也激動起來。這是好奇的原因。

一路都很黑,我只好從後面拉住了他的衣服。

雖然這麼黑,只不過他走起來卻毫不費力,似乎他能在黑暗中看得見一般。又或者他對這裡實在熟得不能再熟。

一路往下的,忽然他就停了下來,然後整個空間都亮了。

這裡是一個地下倉庫一樣的東西。

很大,看樣子應該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竟然還停著一輛越野車,車上還裝著小型火炮和機關槍。

我草!

這是一個軍事基地不成?

在車的旁邊不遠就擺著一些彈藥;而在另一邊是一塊空地,看起來有點像操場還是什麼;在周圍擺著一些武器,有一把大關刀,幾把武士刀,還有一面大鐵盾。

靠牆的部分有幾個門,那邊應該是房間。

「這裡是……」

他嘿嘿笑了一聲,然而並不言語,抽出刀來,幾步跑到了空地上,竟然在那裡練了起來。

看他的架式,倒有點武者的風範。

既然他不回答,我就不再問。

那輛車看得出來裝甲很厚。

這種車他怎麼能弄得來?

這裡一目了然的,其實也沒什麼看頭,所以我就看向那幾個房間。

然後我就怔住了。

總共四個門,應該就是四個房間。

每個房間的門上都貼著字。

而第一個房間的門上貼著的就是「張良」。

那是我的房間?

這小子竟然真的給我準備了房間?

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呢?

於是我一個一個看過去,第二個門上貼著的名字是蒙蒙。

那就是這瘋子了。

第三個房間上面的名字是「風雷」,也不知道是誰,反正我沒有聽說過。

第四個是鐵柱。

這名字倒是很特別的。

難道我真的跟他們是一夥的?

但是我從來沒見過他們,不要說見了,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有沒有熟悉感?」

蒙蒙這傢伙忽然來到了我的身邊。

熟悉感?

有個鬼啊!

「看你的表情你肯定沒有找到熟悉感。不過這也是意料之內的事情。」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了那個戒指盒。

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我有點好奇。

他費心費力要拿到的就是這個東西。

「把手雷拿出來。」

我不由得一怔。

手雷?

不過我還是拿了出來。

難道他要在這裡搞爆炸?

他拿過手雷,然後就很快地拆了開來,竟然倒出了裡面的火藥。

他盤腿坐在地上。我盯著他的動作。

他打開了那個戒指盒。

那裡面裝著的並不是戒指。

而是一節發白的手指。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食指的第一節。

斷口那一面是黑色的,其他部分完全是白色的。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什麼?」我不禁問。

「手指。」

然後他就把那節手指倒進了火藥裡面。

「你幹嗎?」

他並沒有說話,而是拿出火柴,擦亮了扔進了火藥堆裡面。

這麼一點火藥,而且還在這麼開放的空間裡面,所以爆炸那是不可能的,不過馬上就燃了起來,瞬間產生了強大的高溫,在火光中,那手指消失無蹤,只留下一些黑屑。

千辛萬苦搞來的東西,竟然就這樣消滅掉?

那我們到底在忙些什麼?

「這下才是真正的驚蛇了。看他們還能淡定嗎?嘿嘿,這下,他們肯定坐不住了吧?」那瘋子非常得意。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嘿嘿,自然只是手指,只不過這手指不同一般而已。不要看我,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只不過這東西很重要。」

「很重要你就這麼燒掉?1

「反正我們又不知道這是什麼,那麼對我們來說本身就是沒什麼用的東西,燒掉有什麼不行的?只不過這東西對有些人來說,那就非常重要了。」

「你是說……那個黑衣人?」

他點了點頭。

「他到底是什麼鬼東西1

神出鬼沒的黑衣人,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忽然的冒出來,忽然的消失不見。

「他?一個幻影。當然不是我的對手。不過他的本體應該快要過來了。所以我們以後就要低調一點了。」

幻影?

只是一個影子一樣的東西嗎?

只不過看他那一刀明顯是有真正的殺傷力的!

「我們要驚的蛇,就是那個本體?」

「是的,我們可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對手你惹他幹什麼1

「引蛇出洞嘛,本來就是這樣的。行了,不如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我們去玩一下,帶你去看看有趣的東西呢。」

有趣?

「你他媽的給我說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還有你到底想做什麼事1

我實在忍不住了。

如果現在他不給我說清楚的話,我完全可以告發他這個小型的基地。

那樣他就跑不了了!

「這裡,是我們的基地。」

這很明顯好不好!

我還在等他往下說,只不過他並沒有往下說的意思,而是站了起來,往他的那個房間走去。

「喂1

他沒有說話,只是走到了他的門前,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門就關了起來。

我去!

什麼都不說,把我當傻逼啊!

好吧,那我也進房間看看。

這個門並沒有鎖,一推就推開了。

推開之後裡面就亮起了燈。

這是我的房間。

裡面一張床,一個衣櫃,還帶著**衛生間。

衣櫃裡面掛著幾身衣服,看得出來正合我的身材。

好吧,換身衣服什麼的,倒也不是難事。

只不過他到底要做什麼事呢?

我想看個明白!

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走出房間的時候,他也換好了衣服。

他穿著黑色緊身的衣褲,肌肉像是爆炸般的,倒也顯出他的身材。

我穿著的是白色襯衫,下半身一條天藍色的牛仔褲。

「嘿嘿,還是一樣的帥氣埃」他看了我一眼。

「接下來去哪?」既然他不說,我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以我的智商,總能看得出一點明堂吧?

「當然是去玩了1

「那個風雷鐵柱什麼的,是什麼人?」

「當然也是我們的兄弟。」

「那他們在哪?」

「暫時,應該是在搞特訓吧,反正暫時也用不上他們。」

「我靠,你不要跟我說,我們是為了億萬同胞的幸福生活,要推翻……」

「我可沒說。」

「那到底是做什麼的?」

「簡單來說,我們是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