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真實與虛幻似乎只有一刀之隔
小說:| 作者:| 類別:

10,真實與虛幻似乎只有一刀之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還當然是殺人!

我差點就要大喊這裡有一個殺人犯了!

殺人,是隨便可以亂說的嗎?

「別這麼看著我,我可是很認真的。」這瘋子還在一邊無所謂。

就當你他媽的真是一個重生的傢伙,也不必把殺人看得這麼淡吧?

為什麼殺人?殺的是什麼人?

不管殺的是什麼人,都是不對的吧?

怎麼就能說得這麼光明正大?

「放心,這次我有萬全的準備。我也知道,你的身手暫時還不行,所以這次我們會溜著繩子爬下去,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這小子還好意思說他的計劃!

「我不去,要去你去,不過你去了之後最好逃跑,因為我會告發你的1

「你就不想知道我們要殺的是誰?」

「不是我們,而是你一個人好不好?」

「好吧,難道你就沒有一丁點好奇?」

「好奇?我不好奇,你就是一個瘋子1

「好吧,那算了,不過如果我說,如果我們不殺了那個傢伙的話,他以後就會污辱你老婆,你信不信?」

嗯?

「我去1

我去,當然我不是去殺人的。我只是好奇那個人到底是誰。

跟我老婆會扯上關係?

雖然我暫時還沒有老婆,但是我將來會有啊!

而且身邊的這個傢伙還極有可能是一個重生者。

他的話還是可以信上幾分的。

「這次的行動目標是一個狠角色,所以我們要小心。」在宿舍里關起門來,他就又開始討論這次的殺人行動。

「他到底是誰?」

「一個獨眼龍。」

「你不是說他們算是好人嗎?」

「好人裡面當然也難免有一兩個人渣的。而且我們這次行動針對獨眼龍,也有打草驚蛇的意思。」

「那麼你的意思到底是什麼?是不是讓他們雙方打起來?」

「當然不會這麼膚淺。因為哪怕我們不行動,他們雙方見了面也會死掐的。」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殺人。」

好吧,跟這瘋子說這些話完全是廢話。

殺人。

殺一個獨眼龍。

「你現在肯定理解不了,因為你不知道獨眼龍的世界是什麼。那伙獨眼龍眼裡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現在你反感反對我們去殺他,但是當我們真正動手時,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好吧,至少我應該見到那個獨眼龍。

難道那個獨眼龍也跟那個幻影一樣,也是不可思議的?

不過我想到了手機。

如果真的情形不對,至少我還是可以報警的。

這瘋子真的保不準什麼事情都能幹出來的。

下午就在休息。

因為他說晚上的行動一定要保證百分百的精力,要不然很有可能就會失敗。

看得出來他平常都是很有信心的,怎麼現在就這麼擔心會失敗?

睡到吃晚飯,吃完之後又接著睡。

其實我根本就睡不著。

但是也只能躺在床上。

想喂他幾下說幾句話,只不過那小子竟然真的在睡覺。

算了,既然晚上有大戲上演,我怎麼也要去看看的。

到了晚上十二點,這小子終於起來了,而且還換上了緊身夜行衣,完全是漆黑的,只露出了兩個眼睛,武士刀提在了手裡。

這身打扮怎麼看都是一個忍者。

沒有意外,他也扔給我一身緊身夜行衣,我只好換上。

我帶著匕首,他帶著武士刀。

一根繩子綁住了床腿,他看看時間,「半個小時后出發。」

看到繩子我放心了大半,這次至少不會摔成斷腿的了。

我們就在那裡等時間。

半個小時之後,他從窗口扔下了繩子,我沿著繩子滑下,落地之後,他收回了繩子,然後跳了下來。

他落地依然是那麼輕,我不得不感嘆他的減震效果果然名不虛傳。

這簡單比貓還變態。

這小子竟然又推出了一輛電動車,怎麼看都有點像上次那輛。

「這不會又是經過你改裝的吧?」

「那當然1

「我不要坐1

「幹嗎不坐?」

「我靠,你在裡面裝個炸彈,一不小心爆炸的話……」

「放心,這輛絕對不一樣,這次主要是速度方面的改進。」

「速度?」

「上來你就知道了。」

我只好坐在了後座上面。

這個見鬼的電動車果然不是蓋的,竟然一起動就達到了驚人的五十邁的速度,然後一路加速,竟然達到了驚人的一百邁。

這他媽的還是電動車嗎?

摩托車也沒得比啊!

風吹得好急。

加速到了一百二十之後,這電動車竟然還是穩如泰山一般,絲毫沒有要散架的意思。

一般的摩托車不要說一百二十邁了,哪怕就是加速到八十邁也都震得厲害,這電動車竟然這麼強,而且還沒有什麼響聲。

我不得不感嘆他的逆天。

「帥不帥?」

帥你個頭啊!這麼快的速度,我還怎麼開口?臉都有點被這風吹得痛了!

不過我很好奇現在我們是去哪裡。

只不過幾分鐘之後我就吃了一驚。

因為我們離上次搶的銀行並不遠。

他忽然停下了電動車。

我在想是不是應該先去基地一趟?

只不過看他並沒有這樣的意思。

「喂,我們到底去哪裡?」

他往銀行那個方向走去。

「還去?1

我真是無語了,鬧了半天,只不過還是去銀行裡面?

這跟上次有什麼區別?

只不過這次好像並沒有看到周圍有亂走的人。

今天晚上怎麼了?

那些喝高的人呢?

銀行經過這幾天之後,早就恢復營業。

難道警察之類的就不會再提防還會有人會來搶?

不過想來也是對的,有哪個劫匪會一而再地搶同一家銀行?

但這不正就是盲點嗎?

只是,我們真的是去搶錢嗎?

他早就說過,我們是去殺人的!

人在銀行裡面?

我們已經來到了銀行門口,他抬頭看了看兩邊的電子眼,然後慢條斯理的拿出了鑰匙。

這破鑰匙到底是怎麼來的?!

我敢肯定,經過上次的搶銀行事件之後,這個鎖肯定會換的!

但是他為什麼還能打開門?!

他是神偷不成?

我正想著的時候,門就開了,然後他推開了裡面的玻璃門走了進去。

這大搖大擺的模樣,別提多囂張了。

我只好跟進。

真是日了狗了!

這傢伙真是無法無天。

裡面真的有人嗎?

他開了燈。

在這大堂時面果然沒有人。

然後他就直接往裡面走過去。

我只好跟上去。

看得出來他很小心,每一步都走得極輕,根本就沒發出絲毫響動。

要殺的人真在裡面?

忽然好像起了一點風。

這屋裡面怎麼會有風?

而且還是銀行裡面哪!

窗戶之類的都是緊閉的埃

然後他就動了。

他以極快的速度抽出了刀子,一刀往前面砍過去。

傳來當的一聲響。好像是兩把刀在空中碰撞了一下。

這時我終於看清,前面果然有一個人。

那人並不像我們這樣全身黑,而是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獨眼龍,年紀看起來比我們大上那麼幾歲,臉龐瘦削,那隻獨眼好像在閃著光。

這打扮還真有點不倫不類的。

只是我沒有絲毫小看他的意思。蒙蒙也沒有小看他的意思。

那人手中握著一把短刀。同時他的左手還提著一口小木箱。

「你是什麼人?」那人低沉地開口,而且臉上布滿黑雲。

「嘿嘿,要你命的人。」蒙蒙說了一聲之後又是一刀砍了過去。

他的動作極快,又是當的一聲。

再然後,兩人你來我往打了幾個回合,動作都極快,倒有點像武俠電影裡面一樣了。

只不過忽然兩人就分了開來。

那人一動不動,而且連那隻獨眼都閉了起來。

而蒙蒙也一動不動,只不過看他的樣子顯然是在戒備著。

我忽然感到四周的空氣好像變得有點冷。

這是在等拼最後一招嗎?

忽然蒙蒙動了。

只不過他這一刀並不是往那人砍過去,而是往左邊砍過去!

長刀劃過空氣,長刀劃破空氣的聲音非常刺耳,然後砍在了牆上,拖出了長長的一條裂縫。

我好像聽到了一聲慘叫。

哪裡來的慘叫聲?

然後那個站著不動的人臉色忽然一白。

蒙蒙再動。

接下來的一刀像閃電一樣砍在了那人的左手邊,連衣袖都沒有碰到。

但是那人忽然就全身一震,倒了下去。

這就是殺人?

只不過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砍到那個人啊!

蒙蒙收刀。

我在一旁看得驚心動魄。

這到底算不算殺人?

我不明白。

他提起了那人的小木箱,然後說:「走1

他當先往外面衝出去。

「這就殺了?」

「殺了。」

我有點莫名其妙。

因為從始至終,他沒有一刀是砍在那人身上的。

但是那人卻倒了下去。

就這樣殺了?

難道那人是一個怪物?

被一個透明人附體,而蒙蒙只是殺了那個透明人?

又或者說,蒙蒙只是砍死了那人的靈魂?

那人站著不動,就是靈魂出體了,所以蒙蒙才是幾刀砍在了空處,就結果了那人?

這就是真實的世界嗎?

真實的世界裡面存在著靈魂這類東西?

只是這小木箱又是什麼?

我趕緊跟上。

現在要殺的人都死了,我當然要跟上。

「嘿嘿,終於出了一口惡氣,司徒這傢伙最噁心1他一邊跑還一邊說。

很快就來到了電動車旁邊,剛要跨上逃跑,只不過這時忽然他就停了下來,抽出了長刀,轉頭看著四周。

不要說他,連我都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危險的氣息。

空氣似乎變得有壓力,壓得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正這時,我聽到有人在說話:

「剛才那妞身材不錯,我差點就沒把持祝」

「什麼叫差點,是你根本就沒把持住好不好?」

「把持住了,把持住了。」

「你可不要讓你老婆知道了,要不然就不止是踢你下床了1

「哈哈。」

這聲音是從哪裡來的?

好像就在身邊!

然後我的身體好像就被人撞了一下。

接著,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是第二個。

他們就好像是鬼魂一樣忽然就出現。

我跟那兩個傢伙都有點吃驚。

然後一個傢伙就叫:「鬼啊1

他們兩個很乾脆的就暈了過去。

我還想叫鬼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再看蒙蒙時,他卻拿手往刀上抹去,抹完之後,刀身上就有一線長長的血跡。

他竟然是刀上抹血。

然後他揮刀砍出。

這一刀,就好像是盤古開天劈地的那一斧一樣,劃出了真實與幻境。

眼前的景像變得支離破碎,但是碎過之後,卻是另一副景像。

四周有人,而且還有幾個警察模樣的正在巡邏。

正在我目瞪口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警察手忙腳亂在拔槍,大聲說:「什麼人……什麼鬼?1離我們七八米左右的距離!

而蒙蒙卻抬頭看著遠處。

在月光中,一個人影站在旁邊的高樓上。

「司徒……」蒙蒙咬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