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傷心不要緊傷腎才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11,傷心不要緊傷腎才麻煩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幻境?

銀行裡面根本就沒有那個司徒?其實司徒一直都在那樓頂上看戲而已?

那麼說起來,蒙蒙也只不過是跟一個幻影打了一架?

只不過看到那個木箱的時候,我又有點懷疑。

因為那個木箱還在。

那是不是就證明剛才在銀行里,真的存在著一個人,而且還跟蒙蒙打了一架。只不過那個並不是司徒,而是另外一個同樣是獨眼龍的傢伙。

只不過因為這個司徒的幻境,我們把他誤認為是司徒了?

「他媽的1蒙蒙一刀砍在了那個小木箱上。

這一刀,是劃分真實與幻境的一刀,那木箱在這一刀中分為兩半,然後消失不見。

我嚇了一跳,竟然連這木箱都是虛幻的!

虛幻的東西竟然也有重量?

如果沒有重量的話,蒙蒙應該早就發覺到不對了吧?

蒙蒙咬著牙小聲說:「這司徒的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

「什麼?我還以為你把他摸得很清楚1

「別說那麼多廢話,再不走我們就走不了了1

果然,那幾個警察都反應了過來,舉著槍顫抖著指著我們,「放下武器1

一個人忽然尖叫起來:「啊1

這叫聲直衝雲霄。

我被這叫聲一嚇都出了一身冷汗。

那幾個警察似乎連我都不如,有一個手一抖連手槍都掉地上了。

你們這就是保衛和平的衛道士應該有風範嗎?

有一個警察更誇張,竟然直接就放了一槍。估計是這聲尖叫把他嚇慘了。也不知道他這一槍到底是打著人還是沒打著,反正我們一根毛都沒有傷到。

這一聲槍響之後場面忽然靜了。

我們一動不動,因為有好幾把槍指著我們。

一個警察忽然大聲問:「別開槍!是不是哪個受傷了?」

好吧,剛才那聲尖叫初聽起來真有點像是死前的慘叫,只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似乎裡面是帶著一絲激動的。

沉默了幾秒之後,那個尖叫的傢伙叫了起來:「偶像!偶像1

偶像你媽啊!

都什麼時候了,你他媽的還在叫著偶像?!

那不正是上次提個酒瓶那王八蛋嗎?他不是被抓了起來嗎?

好吧,估計是在裡面關了幾天,這剛放出來又來這裡瘋。

估計這王八蛋不是犯了二中病就是更年期提早來到了。

他這一叫,叫得大家魂都散了,幾乎全部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我也剛要鬆一口氣,蒙蒙馬上拉了我一把。

我轉頭一看,只見那幾個警察都在擦汗呢。

「還看?趕緊上車1

也對,這正是最好的時機!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練成的?

這時他已經跨了上去。

我一坐上去,這電動車就開到了最大馬力,車頭竟然都抬了起來,離地有三十公分,後輪飛速地轉動著,不斷摩擦著地面,發出刺耳的嗤嗤聲。低頭看時還能看到後輪與柏油地面因為劇烈摩擦而冒出的白煙。

這麼強勁的馬力,我能想象到,我們馬上就會像離弦的箭一樣衝出去,然後一直加速到兩百邁,那些警察肯定追不上!然後,天高任我飛,海闊憑我躍!當然,我最好奇的還是那個司徒,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時,那幾個警察終於反應過來了,「別動1一個大喊。

不動?當我們是傻逼不成?

我轉頭,他的手像是慢動作一樣正在端著槍往上抬。

怎麼他的動作變得這麼慢了?

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還是因為我的神經實在太緊張太興奮,所以傳輸信息的速度大大增加,於是乎那些人的動作就變得慢了?

我正這麼想的時候,忽然響起了砰一聲響,整個車身都下沉了幾公分,同時確實往前衝出了一小段距離,然後就一動不動了,就只到發動機因為過載而在那裡嗡嗡響。

我中槍了?

不,我並沒有。

「別動!別亂開槍1一個警察大聲說。

「他們……好像爆胎了。」一個警察說。

爆胎了?

果然沒天理的爆胎了!

剛才那一聲巨響,只不過是我們爆胎的響動而已。

看來,我們無路可逃了!

蒙蒙這瘋子還在那裡嘆氣:「唉,他媽的,都是貪便宜啊1

「現在還有心思說這種廢話1

「我特意定製的車架、馬達和電池呢,不過輪胎實在太貴了,我就想普通的輪胎就行了……沒錢礙…」

「你他媽的都知道沒錢你還撕了我的彩票1

「一碼歸一碼。」

「還他媽的一碼歸一碼。如果有那四百萬,法拉利都可以開,還用得著開這個破電動車?1

「有道理,下次我們去搞輛法拉利去。」

這沒心沒肺的傢伙,現在我們可是在敵人——哦不,是在正義使者警察的槍口之下啊!

我的神經高度緊張,回頭看著那幾個警察。

看來剛才果然是幻覺,因為現在他們的動作如常。

他們正比我還緊張的舉著槍對著我們,離我們只有十米不到的距離,但是他們不敢靠前。

蒙蒙跳下了車,同時抽出了長刀,刀身如雪。

這是夜裡,這刀竟然也如流星一般耀眼!

我也跳了下來。

「走1他說了一聲之後,轉身面對著警察的槍口一步一步往後退。

其實以他的靈活指數,應該能快速後退,而且還能不斷作出閃避動作。只不過我在旁邊,所以他才這樣退吧?

這瘋子竟然以為自己真的能擋子彈不成?

如果真的能擋子彈的話,那才真的沒有天理了!

長刀出鞘,警察更加緊張。

周圍的空氣降到了冰點以下,壓得我透不過氣來。

砰!

一聲槍響。

一個警察的槍口冒出了一團火光。

與此同時蒙蒙的刀子揮出!

他真的這麼牛逼?

他的這種行為讓我想起了駭客帝國。

他真的是救世主不成?能看得清子彈的軌跡?

好吧,雖然我依然還認為他是一個瘋子,只不過看得出來絕對是一個厲害的瘋子!

我內心正在感嘆,就聽到他嘿嘿笑了一聲,說:「不好意思,好像沒擋到。」

「哈?什麼沒擋到?」

「我是說我這一刀沒擋到子彈。」

「那你他媽的還耍什麼帥……」然後我就感覺到身體有點發麻。這種麻從腰部一直往全身傳過去,麻得我****,身體幾乎全軟了,特別是腰上使不上力。

左腰流出了一些血。

我中彈了?

瞬間,我腦中的想法就是:為什麼中彈的人是我不是他?!

「小心1這瘋子又叫了一聲。

小心?

抬起頭,就看到那幾個對著我的黑洞洞的槍口。

冷汗慢慢地從額頭流下。

我幾乎能感覺到這滴汗浸潤我的每一條肌膚紋理的速度。

那黑洞洞的槍口在我的眼前放大,放大,像變成了無邊的黑洞。

然後,這黑洞裡面噴出了火紅的光。

我要死了?

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聲音變得扭曲不堪,像是惡鬼的吟誦,這扭曲的聲音在空氣中一層層地遞進著;視線也完全變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神經像一張繃緊的弦,似乎只要一個外力作用,我全身就會像冰塊一樣破碎,視線中,那黑洞一樣的槍口一個圓柱形冒出了頭,像個火箭一樣拖著一條暗紅色的尾巴往我飛來。

那就是子彈?

怎麼飛得這麼慢?

我沒有多想,因為我的頭腦根本就再也想不出其他的東西。

只不過我的右手動了,握住了匕首的刀柄,揮刀!

當~~

一顆子彈撞在了匕首上,發出了扭曲的聲音,然後是第二顆,第三顆!

當~~當~~

三顆子彈的衝擊力讓我後退了一小步,匕首在手中發出頻率極快但是幅度非常微小的振動。

但是同時,我的視線忽然又恢復了正常,聽覺也恢復到正常。

「啊1一個警察大叫著倒了下去,「我死了?我死了?」

他當然沒有死。

不過他好像中彈了。

然後我才發覺我的姿勢有點不太對勁。

因為我現在竟然是弓著腳步,右手倒持著匕首護在胸前,左手握著空心拳置於背後,似乎左手本應該也有一把匕首才對。

這樣的姿勢讓我想起了遊戲中的盜賊。

剛才發生的是幻覺嗎?

應該不是。因為我並沒有中第二槍。

那麼說剛才我真的擋住了三顆子彈,而且還有一顆反彈回去打中了一個警察?

我有這麼牛逼嗎?

「上車1蒙蒙忽然說。

我這才回過神來。

這時那幾個警察都大驚失色,好像見鬼了一樣,根本就還沒有回過神來。

不要說他們見鬼,我都差點以為見鬼了呢!

上車?

上什麼車?

這時聽到摩托的啟動聲。

蒙蒙這傢伙竟然騎上了一輛摩托。

這摩托怎麼來的?

是的,旁邊倒也是停著一些摩托的,只不過那是別人的呀,他怎麼有鑰匙……

不能再想下去了,現在還是小命重要。

忍著全身的麻感,我跨到了摩托的後座。

摩托猛地起步,我的身體止不住往後倒,牽動傷口,那感覺真是爽得沒邊了,我就只差沒發出震天的**聲。

媽的,這瘋子看起來是不害死我就不罷休啊!

幾乎用盡了全力我才穩祝

這瘋狂的駕駛員把這輛破摩托開到了七十邁。這車比那輛電動車差多了,到這個速度幾乎就到了極限,車身震得幾乎都快要散架,這震動連動我的骨頭,感覺之中也快要散架,簡直是****。更要命的是排氣管還破了一個洞,所以那響聲就別提了,簡直是**炸天啊!估計十公里以外都能聽到吧。

在前一刻,我們還是能揮彈的神秘高手;在這一刻,我們就變身成人人都恨不得我們出車禍的炸街黨。

「……」他忽然問。

「什麼?1我大聲問他。

這摩托的屁聲實在太響了,我根本就沒聽到他說什麼,只不過感覺里好像他應該說了什麼才對。

他轉頭大聲說:「我問你爽不爽?1

「爽你媽!老子都中槍了1

「子彈都擋了,還不爽?!中槍小意思,別傷心1

傷心?

老子是腰上中槍,傷腎啊!

以後會不會腎虧?

感覺里我的後半生會變得無比黑暗……

正這時,我感覺到一股猛然的前衝力!

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前壓過去。

這小子竟然一直這麼回頭跟我說話!竟然不看路!

撞到什麼了?

我根本來不及看,身體就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