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3,推不推倒不是我說了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13,推不推倒不是我說了算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房門輕輕推開。

蒙蒙的動作極輕。

房間裡面的燈亮著。

旁邊的衛生間傳來水聲,而且還有一個女人輕輕哼唱的聲音。應該是一個女人在裡面洗澡。

雖然她哼唱的聲音很低,不過我還是聽得出來是一首在中國人氣並不算高的英文歌——誘惑本質的《memo日es》,會哼這樣的英文歌的,一般都是比較文藝的自以為有一點文化的吧?

而且聽聲音應該是一個美女才對。

拔了鑰匙,輕輕地關上了門。

裡面人依然無知無覺,還在那裡一邊哼著歌一邊洗著澡。

這房間里一臨覽無餘,沒有第二個人。

床邊放著一個行李箱,床上放著幾內衣內褲之類的。

蒙蒙放下我,我靠牆站著,然後他就以迅雷之速推開衛生間的門,然後沖了進去。

我靠!

這小子想幹什麼?!

我大吃一驚。人家一個女人在裡面洗澡,你這麼衝進去,是要……

我想大喊,不過話到了嘴邊卻喊不出,我們現在可是還沒有逃到安全地方呢!

要是我這一喊引來了別人,那我不是小命不保嗎?

那瘋子肯定能跑得了的,他大不上從這裡跳下去,像貓一樣落地,然後逃之夭夭,我呢?我只能在這裡等著被抓或者也學他那樣跳下去,運氣好的話會一點事都沒有,運氣不好的話,估計會斷至少五根骨頭吧?

我費力地衝進去。

那小子正拿著刀對著一個全身光溜溜的女人。他左手拿刀,右手豎起食指在嘴前,作個禁聲狀。

那女人是一個二十多一點年紀的美女,站在那裡發著抖。

那身材……

關於欣賞一個美女,普通的男人是從臉部開始看,然後往下,經過胸部看到腿部;膚淺的男人是從胸部開始看,然後往上;而有內涵的男人,是從腿部開始看,然後一路往上,直到美女的臉部。

為什麼說從腿部往上看才是有內涵的男人呢?

因為平常美女都是穿著衣服的,真正透露最多信息的是腿部而不是胸部。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過,有些風月老手,能從一個女人的雙腿一眼看出她大家閨秀還是**盪娃。當然,我並沒有那麼大的能力,我最多也就是能從美女的腿部看出她是不是一個妓女而已。

這個美女顯然不是妓女。她的雙腿圓潤而勻稱,皮膚光滑還殘留著一些泡沫;然後我的目光往上,到了那最私密的部分,很好,一大堆泡沫,這就更添神秘了,我感覺心跳有些快;她的小腹很平坦,而且還是傳說中的a4腰,簡直完美啊!再往上,胸部緊挺——也不知道這裡面是不是有因為緊張的原因,兩邊各一點都有一些泡沫,這些泡沫讓我有了要噴鼻血的衝動;再往上,兩條可以養魚的鎖骨也有一些泡沫;再往上,就是她的臉上,這張臉是典型的瓜子臉,因為害怕吧,全是白的,而且嘴唇也白了,在那裡輕微地顫抖著。

兩隻耳朵都戴著耳環,並不大,只是一個小圈圈,看質地有點像銀的。

頭髮盤在頭上,戴著發套。

蒙蒙的刀離她只有兩公分。

如果她不聽話,我相信以這瘋子的果決,肯定會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

蒙蒙輕聲說:「不要叫,不要動,要不然,嘿嘿。」

這句話不要說這個女人了,哪怕就是聽在我的耳中都感覺到恐怖。

「喂,你幹嗎?她只是不相干的人。」

「知道,我只是要她合作而已。」

那女人向我投來哀求的眼神。

我也沒辦法啊!

真不知道這瘋子在想什麼!

「有沒有鑷子?」蒙蒙小聲問那女人。

女人全身都抖了一下,這才顫抖著說:「拔……拔眉……眉毛的……」

「行,出來,然後找出來。」

女人剛一邁步,就差點倒在了地上,看她的樣子現在都全身發軟,哪裡走得動?

「他媽的。」蒙蒙罵了一聲,轉頭對我說:「你去找一下。」

「找那個幹什麼?」

「我靠,不要幫你取出彈頭來?」

也對。彈頭一直留在體內的話,時間久了,我還真活不了,我只好撫著腰去找鑷子。

其實就在桌子上,那裡正擺著她的化妝用品,我拿了一個小鑷子,順手還拿了一根又尖又長的畫眉筆。

回到了衛生間之後,蒙蒙順手就扔給我一條毛巾,「坐地上,咬著。」

他媽的。

「喂,你別抬頭,要不然殺了你1蒙蒙惡狠狠地對那女人說。

她聽到這句話哪裡敢抬頭?只能卷著身子倒在地上。

我把黑布扯下,咬著毛巾。

蒙蒙這可惡的傢伙就要動手,我趕緊說:「喂,你至少要給我一點麻藥吧?」

「麻藥?老子哪裡去找麻藥?你沒看過國產007嗎?分心**知道吧?看她!注意力全集中到她身上,你就沒那麼痛了1

我草!

還分心**!

好吧,這招應該有用吧?

畢竟很多血都流到了某件神兵利器上,這樣傷口應該會少流一點血吧?

話說現在神兵利器果然有了一點反應,還好穿著衣服。

我只好盯著那女人。

不行了,鼻血真的流出來了。

正這時,腰上猛的一痛,我止不住哼了一聲,還好嘴裡咬著毛巾,要不然這一聲就可大發了。

估計是聽到我的哼聲,那女人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她就怔住了,我也嚇得有點傻,她竟然看到了我的臉!

這下是不是麻煩了?

我呆住,她竟然也呆祝

這樣呆住了三秒鐘,她好像想起剛才蒙蒙說的話,趕緊又埋下了臉,身體止不住的抖。

他媽的!真的看到了我的臉!

然後又是一痛。

低頭看時,蒙蒙已經取出了彈頭,正用一塊毛巾按在傷口上,然後轉頭問:「她沒有抬頭吧?」

我搖搖頭。

我痛得全身直抖。

他要我自己按住傷口,然後他站起身,到房間里找了一下,又回來,原來是找繃帶之類的,不過並沒有,只找到了膠帶,就這樣給我纏上,算是初步處理了傷口,「放心,你身體這麼好,會沒事的。」

放你媽的心啊!

老子都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傷到內臟呢,他媽的,這痛的……

他拍拍我的肩膀,「我們是兄弟,我不會拋棄你獨自逃生的。」然後這小子就站起身,快速地往外面跑去。

「喂,你還說不會拋棄我……」我探頭出去看他,這小子竟然直接往窗口跳去。

這他媽的不是拋棄我嗎?

「我去看看他們走了沒有。」然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也對,現在對我們威脅最大的就是那個司徒和那個忽然冒出來的拿著大鐮刀的傢伙了。

如果他們還沒有離開的話,我們是萬萬不可能逃出去的。

咬著牙站起身,把黑布蒙上。

這時那女人又抬起了頭。

「穿上衣服吧。別亂叫,要不然我不好,你也不好。」我盡量裝作惡狠狠的樣子。

她這浴室裡面根本就沒有衣服,不過浴巾倒是有的,她趕緊披上了浴巾。

我不得不說,其實只披著浴巾的美女比光著身子的美女誘惑力更大啊!

鼻子下面兩條火熱。

我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後用衣袖擦了一把。

「你……你這麼年紀輕輕的……」她忽然說。

「別說話,我同夥是殺人不眨眼的。」

現在情況有點複雜了。

我應該怎麼勸說她別說出我的樣貌,或者該怎麼讓她忘了我的樣子呢?

除非我有黑衣人的記憶清除閃光燈,除此之外我是不可能有辦法的。

她緊緊抱著浴巾,雙眼盯著我,忽然膽子肥了一點,問:「你們是什麼人?」

好吧,我也有點無聊,如果不說說話的話就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痛感上面了,那會更讓我難受,所以跟她說說話還能分散我一點注意力,也能減輕一點受傷的痛苦,所以我就跟她吹:「如果我說我們是救世主,你信不信?」

她嗤的出了一口氣,這是笑的前奏,不過最終不敢笑出聲來。

任誰都聽得出來,我是在胡扯。

哪有我們這樣的救世主呢?

全身黑漆漆的,而且還拿刀拿劍,搶銀行,打警察,還劫持這個小白兔一樣的女人。

「好吧,我知道你不信,只不過我是個好人,不知道你信不信?」

「好吧,看起來你並不壞,還是學生?」

這是在摸我老底呢?

我可不能把老底都交了。

我正在想怎麼給她編的時候,忽然我聽到了一串腳步聲。

聽得出來有好幾個人。

我的神經立馬緊張起來。

不會是沖我來的吧?

他媽的,不會真的是沖我來的吧?

我身上一直帶著傷,而且這是酒店,肯定有很多攝像頭,先不要說有沒有被攝像頭拍到,哪怕就是一千度的近視眼也能看到一路滴過來的血吧?

我草!

那瘋子的神經太大了,連這麼明顯的痕都不清理掉!

果然,門那邊響起了開鎖的聲音。

再然後砰的一聲被打開,幾個人沖了進來,更加可怕的是子彈上膛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是警察嗎?

有幾個?

幾把槍?

我有匕首,不過我能幹過幾個?估計只要我舉著匕首衝出去,迎接我的就會是幾發子彈。

但是我也有優勢,因為我有人質!

於是我拔出匕首,往那女人撲過去。

與此同時,幾個人閃到了衛生間門口,一個大聲叫:「別動!不然開槍了1

不正是警察嗎?

他媽的,不動是傻子!我離女人也不過一米的距離,雖然我腰部無力,但至少也撲了過去,只要腳一落地,馬上就能把她抓在身前擋祝再然後,大不了對峙唄!

我果然落地了。

只不過好死不死踩到了地上的香皂,腳下一滑,撲倒在了女人的懷裡,匕首都被我一緊張掉到了地上,手上亂抓,抓著這美女的浴巾扯了下來。

於是兩聲驚叫響起,一聲是我的,一聲是這美女的。

我比她高一點,她哪裡承受得了我的重量?於是兩人往後倒去,我的頭正撲在她的胸前。

我不得不說還蠻香的。

而且減震效果極佳。

我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來三個字:「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