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無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14,無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的初次推倒就是獻給了這個我暫時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美女,而且明顯是比我年紀大一點的美女。

她是什麼職業?她家裡什麼情況?她的擇偶標準是什麼?

讓我萬分驚訝的是我這個純情小處男竟然在這種危急的關頭想這種事情。

當然,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只是撲在了她的身上,而匕首離我有一步之遙而已。

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匕首,然後架到她的脖子上,那樣的話我就安全了。

所以我伸手往匕首摸去。

「別動1

嘴上在叫著我別動,但是他們手中的槍中時也興奮地叫了起來。

砰!

好響。

我沒有看到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開的槍。

只是在這一聲槍響的時候,我忽然想,我是不是就這樣真的要死了。

然而讓我感到吃驚的是,我並沒有死,而連槍都沒有中。

反而聽到了當一聲響。

是那個瘋子回來用刀幫我擋了子彈?

他媽的,有他在,那還怕個毛啊!

匕首終於拿到手了,同時我爬了起來,「你他媽的怎麼這麼久……嗯?」

站在我面前的並不是蒙蒙那瘋子,而是另外一個人。

那人手中握著一把巨型死神鐮諜在閃閃發著光。他披著死神的斗篷,像是一團黑影,身體長得根個麵條似的。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傢伙竟然殺到這裡了!司徒呢?難道是被這傢伙給打跑了?

他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我完全莫名其妙。

因為門口明顯被警察堵著。

難道他會穿越空間?

他正低頭看我,而我也在抬頭看他,我看不清他的相貌。

完全是漆黑的。

警察的槍再響,這一次是連響五六聲。

這個神秘的傢伙卻一動不動。

讓那些子彈擊在他的身上,然後他緩緩轉身。

他後背上中彈的地方正在冒著黑煙。

這絕對不是人!

他也不可能是來救我的!

我能夠想象到,剛才他肯定是過來殺我的,但是一個警察好死不死剛好開槍,於是被他的鐮刀擋了下來。

同時也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警察那邊。

我不禁鬆一口氣。

難道我可以漁翁得利不成?

「你……你是……什麼鬼?」一個警察大聲問。

然後他就再也不能說話了。

因為那死神的鐮刀已經劃過了他的脖子。

太生猛了。

我也想問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鬼。

只不過這惡鬼一樣的傢伙,竟然在殺警察。

身下的美女有了反應,不過當她看到這死神一樣的怪物時,也嚇得花容失色。

他媽的,現在怎麼辦?

蒙蒙那瘋子現在又不在,難道真的要我去拼?

我怎麼拼?

腰都傷了,而且哪怕沒傷到腰,我也拼不過啊!

那死神模樣的怪物動作極快,竟然在這麼一恍神的時間裡,他就把那幾個警察全部干翻了。

一個一刀,毫不留情,更讓我眼睛快掉出來的是,根本就沒有血。

他們真的死了?

明明看到那一刀刀都劃過了警察的身體,但怎麼可能就沒有血呢?

想不通了。

也不能再想了。

因為那傢伙已經轉回了身看向我。

「覺醒者?死1他舉起了他的鐮刀。

我草!我也要死了?

這一刀下來,我的死相應該不會太難看吧?

畢竟不會出血埃

只不過,我不想死。

他的氣勢好強,鐮刀緩緩的往上舉,不知道是不是受這氣勢的影響,我的視線都發生了變化。

視野裡面出現了一絲絲扭曲的線條,畫面都有點扭曲起來。

這讓我很難受。

他媽的你到底是砍還是不砍?這都舉了半天了,怎麼還沒舉到頭?

媽的,不管了,老子跟你拼了!

我抓著匕首往他衝過去。

現在我可不管那個人質不人質的,因為人質對這怪物而言完全沒有絲毫意義。

視野中,我的動作在空中也留下了痕,像是一道道殘影。

幻覺又來了,是司徒嗎?

這時那怪物的鐮刀終於舉到了頭頂上,然後緩慢地往下砍來。

而我竟然一頭撞到了怪物的身上,他的身體硬得跟塊鐵板一樣,撞得我頭暈眼花的。這主要是因為我沖得太猛了,竟然沒把握好力度,但同時,我手中的匕首往他身上刺了過去。

這匕首毫無疑問是神兵利器,竟然就這麼簡單地刺了進去。

他發生一聲扭曲的慘叫聲,那扭曲的聲音好像是在說:「潛~~伏~~者~~」

什麼鬼潛伏者?

我竟然成功了?

這也太奇怪了吧?

他的身上冒出一些黑煙,正在下劈的鐮刀竟然也在慢慢消失。

忽然,他的動作好像變快了無數倍,鐮刀竟然極其快速地砍到了我的身上,只不過也毫無作用,因為剛及身,鐮刀就已經化為了黑煙。

視野中那些線條消失不見,眼睛又回復到正常。

難道不是司徒?

剛才並不是他變慢了,而是我變快了?

就像擋子彈那樣,是我變得太快了?

我不由得倒退了兩步。

他在我的面前化成了黑煙,不過地上多了一根手指。

看得出來這是一根食指,而且跟我們以前燒過的那節食指一樣,斷口是黑的,其餘全是白的。

他媽的,鬧了半天竟然只是一根食指!

這他媽的竟然也只是一個幻影而已?以前那一節食指的幻影就能擋蒙蒙的一刀了,而現在這一根完全的食指,當然只能更加厲害。

「我靠,你殺人了?」忽然蒙蒙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無力吐槽,只是指了指地上的那根食指。

「我就說,他跑哪裡去了呢,原來是跑到這裡來殺你,一定是你的血腥味吸引了他。看不出來你這麼生猛。」他一邊說著一邊把地上那根食指撿了起來。

生猛你媽啊!老子差點都跪了!

正這時,外面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靠,還來?

現在要是再衝進警察來,那我們還怎麼逃?

蒙蒙這傢伙反應也是極快,他快速地衝過去關上門,而且還上了鏈條,返身背起我,我回頭看了那美女一眼,她臉色蒼白,不知所措。

她到底會跟警察怎麼說起我們呢?

不管了,現在還是逃命要緊。

蒙蒙正要開跑,門那邊響起了鑰匙插裡面的聲音,然後砰的一聲,有人撞門。

「沒人,撞,撞個毛啊1蒙蒙叫了一聲。

因為有鏈條的存在,警察一時半會進不來。一個人在外面大聲說:「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1

還放下武器!

他們是沒看到裡面這幾個死人,要不然我們放下武器就是自尋死路啊!

蒙蒙大聲說:「好的,你們先等一下,我們正在放下武器1

然後這小子就往窗口跑去。

背著我從窗口跳了下去。

我不得不說,這姿勢很帥。

「剛才那怪物到底是什麼?」

「幻影嘍。」

「怎麼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死神?」

「幻影嘛,像死神的樣子有什麼好奇怪的?不過你也生猛,竟然幹掉了這麼強大的一個幻影。不過我看,真正的收割很快就會到來了吧。」

「收割?收割什麼?」

「就是收割嘛,沒看到那把鐮刀?鐮刀就是用來收割的嘛。」

「你的意思是,會有很多那樣的死神模樣的幻影,來收割什麼東西?」

「錯,真正的收割,並不是這樣的。」

「那是什麼?」

「那是世界末日!要不然我怎麼跟你說,我們是救世主呢?」

好吧,見鬼的世界末日。

落到了地上,並沒有很大的震動,只不過給他墊腳的那輛車倒是慘了,車頂都被衝擊力壓得陷了下去。

他跳了車頂,腳落實地,「司徒那傢伙被打跑了,樓頂上還有他的血跡,應該是受了傷……不過看起來我們依然處在危險之中。」

「那還說什麼?趕緊跑啊1

「我倒是想跑,只不過,當你被四把ak47指著,而且身上還背著一個人的時候,怎麼跑?」

哈?

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旁邊竟然圍著五六個人,他們都是全副武裝,而且還有四個端著手中的衝鋒槍對準了我們。

他們可不比剛才那些菜鳥警察,而是真正的精英。光是打扮就跟飛虎隊差不多。

想不到為了我們,竟然出動了特種部隊!

有他們在,我們逃得了嗎?

先不要說他們手中有武器,哪怕沒有,那也是一個打十個的存在。當然,如果沒有我這個累贅的話,蒙蒙肯定是一個打一百個的怪胎。只不過我了我這個累贅,他要動起手來就會縮手縮腳了。

「現在怎麼辦?」我不禁問他。

看得出來,那些特種部隊的原本是想從這裡爬上去。我絲毫不懷疑他們能從這裡爬到四樓。因為這外面就是水管,而且每一層都有空調,這樣徒手攀爬對於他們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只不過剛好我們好死不死的落了下來,於是他們就懶得爬了,而是用槍對著我們。

他們都戴著強盜帽,只露出兩個黑夜中閃亮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們,我估計只要我們一有異動,他們就會無情地開火。

我還能擋子彈嗎?

我有點懷疑。

畢竟衝鋒槍的子彈比手槍子彈更快更准更狠,因為槍管子都長了很多埃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他舉起了一隻手,大聲說,「哇!飛碟1

說著他還往一邊看過去。

好像天空真的有飛碟一樣。

只不過那幾個精英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全部的注意力依然在我們身上。

「大哥,好像他們不吃這一套。」我不得不說。

蒙蒙這瘋子還真來勁了,又裝作很驚訝的樣子,大聲說:「看,有人跳樓1

跳你媽的!

人家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好不好?別總像個小丑一樣!

「好吧,看來我們只能投降了,投降不殺吧?」這瘋子問,同時緩緩抬起一隻腳,看樣子要往前邁出一步。

「不殺。」一個蒙面特種部隊成員冷冷地說。

聽到這句話蒙蒙的腳停在了半空,好像是這個聲音讓他吃驚,「我靠,鐵柱?你小子怎麼竟然會在這裡?」

那個說話的人一怔,「你認得我?」然後馬上住口。

那人身材並不高大,而是屬於那種精瘦類型的。

那人就是鐵柱?

我們的夥伴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