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你有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17,你有病?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你有玻 」

任誰聽到這句話本來都會非常不爽的。

當然,說這句話的是一個老醫生。他戴著個老花鏡,本來正在看都市晨報,不過因為我們掛了號走進去,他的耳朵還是非常靈的,我們一進去,他就抬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說出了這一句。說完之後又低頭看了一眼報紙,然後笑了一聲,這才放下報紙。看來這老小子剛才應該在在看報紙上的小笑話吧?

當然有病,要不然怎麼會來校醫院呢?

從這麼一句話我就知道這老醫生絕對是一個無聊的傢伙。

不過他是醫生,我是病人,我當然不可能跟他頂嘴,我倒不是怕他不給我治,我是怕他給我亂開藥。

「我……」我摸著腰向他走去,正要坐下。

不過他舉起了手,說:「我剛才說的是他呢,看他的樣子,臉色那麼白,失血過多,那個……經期失調生理紊亂了?」

還好不是在說我,要不然的話,我肯定一腳踹過去,順便再罵一句:你他媽的才失調呢!

蒙蒙也怔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想不到他倒還有點涵養,竟然沒有當場暴走,而是淡淡地說:「我是男的。」

「年紀大了,不好意思。那就是貧血嘛,行了,看你的樣子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姓名,還有哪個學院的,哪個專業,我給你開點葯。」

「開藥?」我不禁問他。

就這麼滴開藥了?

這也太猛了一點吧?

先不說這次我才是正主。

哪怕就是蒙蒙是正主病人,光是這樣看一眼就直接開藥?望聞問切,後面三個字被你這老傢伙吃了?

那老傢伙拿出處方紙作勢要寫,問:「是朴血口服液呢,還是靜心口服液?其實哪個都行,你說你喜歡哪種口味?」

我草他媽的啊,還哪種口味!這兩種葯都跟蒙蒙這帶把的人都搭不上邊吧?

難道還來個草莓味啊!

這讓蒙蒙都鬱悶了,不得不解釋:「他看玻」

「哦。」老傢伙這才看了我一眼再看向蒙蒙,然後說:「你有點貧血,還是開盒給你……要不然多開幾盒,反正跟他一起開個處方就行了,就靜心口服液吧,五盒,反正便宜,放心。」再看向我,「你有什麼病?」

他這個問題讓我很蛋疼。

不過我總不能說我蛋疼——反正我也不知道這種蛋疼算不算玻

好吧,他是醫生,我不能得罪。

「我腰疼。」

「哦~~」他這一聲拖得很長,而且還帶點起伏的顫音。他摘下了眼鏡,放在桌子上,筆也放下,雙眼注視著我,認真地說:「年輕人,大好的青春,但是青春不是用來荒廢的。」

嗯?

這是什麼神轉折?

老子是來看病的,不是來上政治課的!

這算是腦筋急轉彎嗎?

「年輕就是好礙…」老傢伙感嘆了一聲,「我也年輕過,雄性激素分泌旺盛。但是現在你們是學生,應該以學業為重,千萬別學外面的小流氓,去外面混日子。要懂得把握分寸,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只有學成了,學好了,以後才有幸福的好生活埃」

這哪跟哪啊?

反正我是完全聽不懂。

轉頭看看蒙蒙,他好像也沒有明白過來。

老傢伙又問:「這幾天夜裡很瘋狂?」問這句的時候他的雙眼還閃著光。

瘋狂?

肯定瘋狂啊!

所以我點點頭,「特別瘋狂。」

老傢伙吐了吐舌頭,「看你都腰疼了。不過不要過了火。年輕就是好礙…啊,不對,你們應該把精力放在學業上,別去學外面的小流氓。年輕人嘛,女人可以碰,但是毫無節制的話……」

女人?!

我靠!

我算是明白了。

「我碰的不是女人1

老傢伙吃了一驚,看看我,又看看蒙蒙,然後像是恍然大悟似地點點頭,「我不是那種死不開竅的,這都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嘛。明白明白。」

我暈了。

好像越解釋就越黑了。

如果我現在就能把速度提升到讓時間慢下來,我一定給他一腳。

算了,不跟他計較。

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老傢伙又戴起了眼鏡,「那就這樣吧,我給你開點葯。學生卡拿出來,我登記一下。」

好吧。

我扔給了他學生卡。

「張良……嗯,好的,學號是……嗯,那就是先前開的五盒靜心,再加上你腰疼,那就要開什麼呢……腎寶你看怎麼樣?」

「什麼腎寶?」我有點莫名其妙。

「補腎的嘛,腰疼,都是腎虧之類的嘛。」

你他媽才腎虧呢!

「我是……」我剛想說是發炎,只要開點消炎藥就行了。

只不過他馬上就說:「那麼六味地黃丸吧。」

好吧,治腎虧,不含糖……

這不是廣告,絕對不是廣告。

你給多開吧,開多點,反正校醫院的葯也便宜,只收我們十分之一的葯錢,大不了我可以拿出去倒賣埃

所以想到這一節之後,我馬上就改口:「那你給我多開點吧。」

「行,給你開一個療程。好了。」

「等等,再給我開點消炎藥。猛一點的。」

「竟然還要消炎?阿莫西林就行了。」

「猛一點的。」

「那就穿王吧。給你開兩盒。你腎不好,不要混著吃。唉呀,年輕就是好礙…」

這老傢伙估計是閑得蛋疼的那種,要麼就是無聊的要死。

我這時才注意到現在竟然還沒有年輕漂亮的護士過來。唯一見到的護士也就是剛才在門口見到的那個四五十歲水桶腰麻子臉的護士大媽。

如果這裡的護士都像那大媽一樣的話……我想我也能體會到這老傢伙的蛋疼無聊的。

蒙蒙那傢伙說:「多開點,順便來點雲南白藥。」

「行,唉呀,真是活力無限啊,還要雲南白藥……」

我不想再聽這老傢伙說話。

拿著處方交了錢取了葯,挂號費兩塊,一大堆葯七塊,總共九塊。說起來倒是蠻值的。

我抱著這一大堆葯出校醫院時,還在看那個地黃丸的包裝盒,差點就撞到了一個人。

「張良?」

竟然是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