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19,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斷網斷電,對於一個現代人來說那是相當恐怖的。

蒙蒙爬到床上蒙頭大睡,看起來沒心沒肺一樣。

想想我也算是一個傷號,那麼能睡就睡吧。

無聊的一天。

吃過了晚飯這才想起跟李紫有約會。

「喂,她到底住在哪棟宿舍?」

「我也真服了油,我們班的女生都住在十棟。」

好吧,換上襯衫出發。

要不要買束花什麼的呢?

畢竟也算是第一次約會。

不過還是算了吧,也不要太正式。反正我也只是一個隨便的人而已。

當然這種隨便也只是平常生活,並不是作風隨便。

在旁邊也有幾個男生無聊的坐在草坪上不時抬頭看看樓上。看得出來他們應該也在等人。

於是我也加入到了這個行列裡面。

不時看時間不時抬頭看樓。

都快七點半了,怎麼還不下來?

「兄弟,等女朋友?」忽然一個傢伙估計是等得太無聊了,就跟我搭訕。

這傢伙倒也長得蠻不錯的,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材瘦長,一頭長發,戴著一副眼鏡,上半身穿著格子襯衫,下半身穿著淡藍色牛仔長褲。

「這不是廢話嗎?難道我在等男朋友不成?」

「呵呵,有道理。你哪個專業的?」

「生物的。」

「哦,有前途埃我歷史的,你新生?」

查戶口哪?!

「是埃難道你是老鳥不成?」

「我算是老鳥了,大二的。」

倒還真看不出來。

「這棟樓裡面好像住的是新生吧?」

「是埃我女朋友是新生。」

靠!這禽獸,竟然下手這麼快!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手速啊!這新學期才剛開始,他竟然就勾搭到手了。

他接著說:「別誤會,她高中的時候就是我女朋友了。」

更加禽獸啊!

「……」

「平常也不見她這麼久啊,說好了七點的,怎麼現在還沒下來?」

「靠,你不會打電話催?」

「我不急,再等一下吧,看你的樣子也等了很久了。」看得出來他耐心倒是蠻好的。

「我也不急。」

「那就好。對女孩子嘛,一定要有耐心,估計你女朋友正在打扮呢。女為悅己者容嘛。」

「有道理。」

難道李紫真的打扮不成?

不過我對於那些並不是太感冒。

「兄弟,會不會下棋?」

「嗯?」怎麼忽然問這個?

「剛才正好買了一副象棋,這裡路燈也亮,會下的話,不如來殺一盤?」

我們兩個也實在是太過無聊,當然,這傢伙比我更加無聊,他真的拿出了一副象棋。

「好吧,就下一盤。反正乾等也無聊。」

於是我們兩個無聊的傢伙就在草坪上下起了象棋。

要說那些等人的男生們大多也比較無聊,看到我們竟然一邊等人還一邊下起了象棋都圍過來觀看,有些還出言指點的。

「喂,觀棋不語真君子好不好?」這眼鏡男的水平比多高一點,所以他很不滿地對旁邊的人說。

「無聊嘛。」一人說。

我發現我們真的很無聊的。

反正怎麼樣我都無所謂的,管他們怎麼說。下輸了又如何?

不過忽然一隻手從旁邊伸過來,幫我走了一著。

這又是哪裡殺出來的一隻手?他倒是「觀棋不語」,只不過更狠啊,直接下手!

我有點生氣,不過轉頭一看時,卻吃了一驚。

「屎兄?」

「哈,不好意思,看得有點急,所以幫你走了一步。」一坨屎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你來這裡做什麼?」

「沒什麼事亂逛逛而已。」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這傢伙忽然冒出來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蒙蒙說這傢伙特別討厭,看起來倒真的有點像,而且臉皮應該也夠厚。

沒事亂逛會逛到女生宿舍樓下?

騙鬼去吧!

眼鏡男走一著。

然後一坨屎直接走了一著,這次他倒是大方得很。

好吧,看起來沒我啥事了。

我只好又看看時間,竟然七點五十了,李紫這娘們也太不守時了吧?

「不下了不下了1眼鏡男忽然把棋子都弄亂,於是大傢伙都散了去,只有我們三個在。

他一邊收著棋子,一邊說:「這次怎麼這麼久還不下來?」

看來這不急的傢伙的心也亂了。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竟然接通了。

「阿紫啊,怎麼這麼慢?」他對著手機那邊發了句牢騷。

不過看樣子那人並沒有接他的電話。

「竟然關機1他顯然有些生氣。

一坨屎問:「你等的人叫什麼名字?」

「關你屁事1

要不是一坨屎忽然殺出來,本來他都快贏了的。

一坨屎笑笑,說:「剛好我也要找一個人,她名字裡面也有一個紫字,所以就有點好奇罷了。」

不會吧?這一坨屎竟然是來找李紫的?

我感覺有點不妙。

更加不妙的是那個眼鏡男說:「你肯定不認識的,李紫,你認識嗎?」

我草!

不會這麼巧吧?

難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跟我是情敵不成?

一坨屎哦了一聲,「這麼巧,我也是找一個叫李紫的人呢。」

這讓眼鏡男愣了一下。

一坨屎轉頭看著我,問:「張良啊,你不會也在等李紫吧?」

我就呵呵了!

這也太誇張了吧?

我們三個竟然都在等那個女人?

而且還等到無聊到了極點在這裡下象棋!

那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嗎?

有這麼耍人的嗎?

還是沒有腦子,腳踩三條船也不注意一下時間?竟然都在這個時間點,是在搞閱兵不成!

最讓我受不了的竟然是還放我們鴿子!

是不敢下來嗎?

還是……

一坨屎笑了一聲,「張良,看你這便秘般的表情就知道我猜對了。你果然也在等李紫。」

眼鏡男用滿懷敵意的眼神看著我,「你們到底是誰?」

「他是張良,我叫史易陀。準確的來說,李紫應該算是我的表妹,所以約了個時間來看看她……至於張良嘛……」

眼鏡男緊張地說:「我是她男朋友。」

好像有人會跟他搶一樣!

草!

不過我是不會認輸的,所以我認真的說:「如果我說我是她老公,你們信不信?」

「騙鬼1眼鏡男恨恨地說。

我有什麼辦法?

看來我們都被李紫耍了。

玩我們哪!

我算是把這個女人看透了!

我轉身就走,絲毫不留戀。

反正這個女人我也不喜歡。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不就行了?

身後還傳來一坨屎的聲音:「眼鏡兄,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眼鏡男說:「我叫司徒無功。」

司徒?

我全身震了一下。

這時我忽然想起這傢伙真的有點像司徒那傢伙。

只不過比那個司徒年輕了很多而已,而且身高也有一點點不對。

但是這是不是表示,他跟那個司徒有關係?

於是我想轉身再去跟他套套話,轉身,橫切。

我這轉身的動作不可謂不快也不可謂不突然,所以我就撞到了剛剛要從我身邊走過去的那人。

事實上他們是兩個人,一男一女,我撞上的傢伙正是那個男的。

「哦,對不起。」我趕緊抬頭看他。

「沒關係……嗯?你是……」

「劉醫生?你怎麼……」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竟然在這黑夜中的學校里遇到那個被蒙蒙稱之為一條大魚的劉天心!

「想不到你是這裡的學生呢,我妹妹在這裡教書呢,諾,她是我妹妹,因為發生了一點事,所以我來陪陪她。」

這傢伙竟然有妹妹?

當然,哪個人有妹妹也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只是想不到他妹妹竟然在這裡教書,要是真的好死不死教我的話,那我是不是還可以攀點交情?

然後我就感到了全身的寒意,這種寒意竟然讓我的身體都止不住抖了一下。這寒意的源頭正是他身邊的那個妹妹發出來的。我起初並沒有注意到她。只不過劉天心介紹之後我自然看過去。看的第一眼我就有一個想法:這個女的好像在哪裡見過埃

只不過在那一刻我並沒有想起來在哪裡見過,她穿著白色的連衣裙,頭髮披肩的樣子,貌若出塵;如果是出現在三更半夜無人的地方,估計會以為是一個白衣女鬼;如果是從天而降,估計會以為是天仙下凡。

這次我欣賞她並不是從腿看起,而是從她的眼睛看起。因為她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刷的刺向我,充滿著殺氣,又如同寒冰之劍,刀未及寒氣已經快把我的身體凍僵了。

「這位同學,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呀。」她的殺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馬上就換上了作為老師常有的那種和顏悅色。

我抹了一把冷汗,「沒……沒見過吧?」

「好像真的見過呢。」

「大概……哈,今天天氣真好,陽光明媚,鳥語花香1我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後退。

那傻妞竟然真的傻到抬頭看天,然後說:「大晚上的哪裡陽光明媚了1

然後她就猛地踏前一步。她的氣勢如同山嶽般雄起。白色的連衣裙在那種氣勢之下也顫抖不已。

我不禁想到了古龍,他說得何其對,高手過招,在出招之前,就要有氣勢,要先打心理戰。

「我說,我們好像真的見過哪。」她又冒出這一句。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現在哪怕站在我面前的是司徒,或者是什麼傳說中的收割者,我也眉頭不皺一下,但現在是這個女人,我就頭大了。

她沒有向警察告發我,沒有說出我的樣子,我已經感恩戴德了,只不過千萬不要再遇上她啊!

只不過為什麼會遇到她?

而且她還一改當初小兔子的形象,現在竟然變得強勢無比?

「大概……大概是在夢中見過吧。」

「那我們還真有緣呢……」她笑了笑,然後臉色又是一變,沉著地問:「姓名?」

「張良。」我下意識地說了出來。

「性別?」

我一怔,然後就知道自己上套了。填表格大家都填過,表格裡面千篇一律的都是這些東西。她這是要查我戶口嗎?

「你自己不會看啊!難道我是女的不成?1

「專業。」

「我還有鑰匙在身,所以……哈哈……」我趕緊轉身就逃。「要事」我是沒有,不過「鑰匙」我是絕對有的啊!

身後還傳來劉天心的問話:「老妹,你認得他?」

「他偷看我洗澡。」

我撲通一聲就摔到了地上。

我靠,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