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今晚會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20,今晚會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逃回了宿舍裡面。

那個女人並沒有對我下手,這讓我感到慶幸。只不過接下來她要怎麼對付我呢?

她是這裡的老師,肯定有辦法查出我的身份的。知道我的專業,知道我在哪間宿舍裡面,而且……

我要不要跟蒙蒙說明,我的臉已經被那個女人看出來,而且被她知道了底細?

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先臭罵我一頓,然後再拔刀子過去殺了那女人?

只是萬萬沒想到,那竟然是劉天心的妹妹。

劉天心何等樣人?

我不清楚。但是蒙蒙肯定有頭緒的,估計也是不好惹的那一種吧?

作為劉天心的妹妹,肯定也不好惹。

今天晚上雖然沒有跟李紫約會成,但是遇到的都是狠角色啊!

先是那個像司徒的司徒無功,他跟司徒有沒有關係?如果說沒有關係,那是打屎我也不信的;再是一坨屎的忽然冒出來,更加離譜的是劉天心和他老妹的忽然出現。

這一伙人像是約好了一樣挨個出現,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推宿舍的門,竟然推不開。從裡面插上了。

「喂,開門1

我踢了門一腳。

「誰?1蒙蒙問了一聲。

「靠,還能是誰,當然是我1

「有沒有別人?」

「有別鬼1

門開了,只露出他半個身子,而且門也是只開了四分之一。

我擠了進去,這才看到這瘋子竟然一手還提著長刀。

我嚇了一跳。

這傢伙是鬧哪樣呢?

他迅速地關上了門,然後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用著一條磨刀石在磨著他的刀。

我眼都直了。

今天晚上又要行動?

老子傷都還沒好啊!

而且你這殭屍的樣子,哪裡有能力再出去拼殺?

「諾,你不準備一下?」他還抬眼瞄了我一眼,手上磨刀的動作並沒有停。

「準備……什麼?」

「磨刀不誤砍柴工嘛,你也有一把匕首的。準備好,今天晚上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將會有好戲的哦。」

還哦哦哦,哦你個頭啊!怎麼學那個張志偉倒三角眼的台詞?

「什麼好戲?」

「當然是刺殺的遊戲了。」

「這次是去殺誰?」

「這你就說錯了,不是去殺誰,而是別人要來殺你嘛。」

「哈?殺我?」

「難不成是來殺我不成?」

我就日了狗了,怎麼可能會有人要來殺我呢?

如果說是來殺他的,那我還是會相信的。我又跟誰結仇了?

難道是那個劉天心的妹妹?

她有那麼猛會真的來殺我嗎?

於是我就呵呵了,冷冷地白了他一眼,「估計是來殺你才對吧?」

他停止了磨刀的動作,說道:「我跟你說過你的一千零一種死法吧?其中有一種死法我沒有跟你說到,現在不妨跟你說一說。」

好吧,又要說我會怎麼死了。

雖然聽起來有點怪,但是我的神經也變得比較大了,蟑螂是肯定不會怕的。

「你說。」

「其中有一種死法,就是你死在今天晚上。我睡著了,當然沒有注意到到底是誰殺了你。而且是一刀刺在了心臟裡面,用的刀子正是你自己的匕首。窗戶是開著的,至於是哪個人動的手,我無從所知。我只知道是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殺手。但誰是那個殺手呢?」

「我又沒得罪……」我真的沒有得罪哪個人嗎?那個女人算不算?

「而且從你的死亡時間推測的話,大概是凌晨三點左右。所以,我只問你,想不想死?」

「老子當然不想死1

到底誰要殺我?

光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仔細想想,應該也有可能性。

不過反正我想不出來到底是誰。

「所以,你先跟我說說,今天晚上跟李紫的約會情況怎麼樣?」

約會情況?

我跟他實話實說嗎?

那樣他一定會嘲笑我吧?

靠,沒天理的,被女生約,竟然面都沒有見到,直接被她放了鴿子,這種事情說出去丟臉啊!

看來有些事情還是適當保密才對。

「當然是……哈哈,順利得不能再順利了啊!我七點鐘準時過去她宿舍樓下,她已經手裡捧著一束花在那裡等著我了。你不知道,這夏夜裡涼風習習,她穿著一身潔白的連衣裙,頭髮剛剛洗過,還沒有干透,在微風中輕輕拂起,如同下凡的仙子一樣,說不出的動人。當時那樓下那個人多的啊,都是些男傻逼在等著樓上將要下來或者馬上要下來或者早就應該下來了而為了考驗或者打扮而還沒有下來的女生,場面那個壯觀!當真是人山人海,旌旗飄飄……」

「等個人而已,這麼誇張?」

「切,這算什麼,還有更誇張的呢。李紫像個仙子一樣站那些些傻逼們中間。那些傻逼反正不太敢靠近,都在打量著這個仙子嗎。他們心裡肯定在想:這仙子一樣的女人,為什麼手裡捧著一束花呢?她是在等待著她的夢中情人嗎?她的真命天子會不會腳踩著七彩祥雲來接她呢?於是,在這萬眾矚目之中,我——張良,閃亮登場了。」

他不表態,繼續磨他的刀。

我可不管他聽不聽,反正我覺得我描述的畫面太美,連我自己都不敢看,於是我接著說下去:「當然,你也知道,我這個平常很低調的,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你不知道當時那個緊張,就好像第一次小學拿第一名當作全校師生的面去上台領獎一樣。我的心跳得撲通撲通的,估計臉上都紅了,慢慢走到她的面前,我本來想說一句:『你好美。』只不過實在說不出這種肉麻的話。」

「那你說了什麼更加肉麻的話?」

「這個嘛……我就看著她的花,說了一句:『你的花……好美。』她把花送到我的手上,說:『不,是你的花。』知道我當時想到了什麼嗎?我想到了益達。」

「我覺得你可以去寫小說了。」

「怎麼說?」

「會編故事嘛。」

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開了電腦,然後放出了一個視頻。

這個視頻拍得極不專業,一直在顫抖著,不過忽然我就看明白了。因為我在那裡看到了一個眼鏡男。視頻再走,接下來就只能看到眼鏡男的胸口以下的地方,對方坐在草坪上,而且正在下棋。在視頻裡面還可以看到我的手。

「我去!你監視我?」

這小子在哪裡裝的攝像頭?

從拍攝角度來看,應該是在衣服上!

難怪這小子會那麼好心給我一套衣服!

是在鈕扣上面嗎?

我真想立即就把這衣服給碎屍萬段!

「老大,你的生命安全啊,我用點手段也不為過吧?我雖然聽不到你們說話,但是光是看,我就能看出一些來了。這個傢伙絕對跟司徒有關係,看那臉型,我猜有可能就是他要來殺你吧。他跟你說過什麼?」

我不禁有些泄氣,「他叫司徒無功。」

「靠!他媽的,他到底什麼身份?」

「他說他是李紫的男朋友……」

「靠,竟然有這層關係?萬萬沒想到……還有一坨屎,竟然也出現在那裡,該出現的人沒有出現,不該出現的人卻到齊了。」

我知道他說該出現在的就是李紫。

「這個女人是誰?」

他指的是劉天心的妹妹,只不過並沒有拍到她的臉部,所以從視頻裡面看不出她是誰。

「一個朋友而已嘛。」我可不敢告訴他那個正是我們在酒店裡面劫持的女人。

「朋友?看起來你很害怕她嘛。全身都在抖。叫什麼名字?」

「你管這麼寬幹什麼?我就不能有點隱私?以前的朋友嘛,男人嘛,總有那麼幾個見不得人的女性朋友吧?」

「難道是你以前的**?」

我差點吐血身亡。

我才多大?

哪裡來的**?

好吧,只要你不再追問那就行了。

**就**吧。

「不過據我所知,你應該沒有**才對吧?」看他的樣子好像還要窮追不捨。

「**的事,能不能過段時間再說?今天晚上我就要死了,好不好?還是想辦法度過今天晚上再說吧1

她不會真的成為我的**吧?

想想她的身材,那也絕對不會差埃而且還是老師呢。

師生戀啊!

看起來我倒不是很虧。

蒙蒙淡淡地說:「古龍說過,最有可能對你下手的可能並不是真正的兇手。所以這次我們不得不防。所以那個司徒無功可能根本就不會是兇手,而是另有其人。我們這次要有萬全的準備。」

「那怎麼準備?」

「嘿嘿,我們當在是在旁邊守株待兔了。放心,床上我會放個人上去的。」

他打開了衣櫃,果然從裡面抓出了一個人。

那個人六塊腹肌,看起來是個猛男,只不過竟是個光頭,更加重要的是他的禍根竟然粗壯不已,正是一柱擎天的姿勢。

「靠,你從哪裡搞來的屍體?1我嚇了一跳。

「什麼屍體?能不能有點見識?一個實體娃娃而已,這麼大驚小怪的幹什麼?」

實體娃娃?

好吧,是我見識少,少見多怪了。

果然那只是一個假人。

但是假人怎麼有這麼大的禍根?

我靠,這應該是女人用的吧……

他又拿出了一頂黑色的假髮,給那娃娃戴上。

初看上去,倒有幾分像我……

「怎麼這傢伙做得這麼像我?1

「訂製的嘛,安啦安啦,肯定要裝得像樣點。哦,對了,聽說這款實體娃娃賣得不錯,很多宅女腐女都喜歡你的臉型的。」

「我靠,你拿我的臉來賺錢?」

「我也只是分一點而已,我也有推出我自己的臉型的,只不過不受歡迎。」

「……那我也要分點1

他把那實體娃娃搬到了我的床上,蓋起了被子,只不過那一根粗壯的禍根把被子頂了起來。

不過總體來說看起來像那麼一回事。

再接著,他又從衣櫃裡面拿出了另一個實體娃娃,這次竟然是一個女人模樣。而且是一個美女,巨大的胸部讓我看了心撲通撲通地跳。

他把那女娃放到了他自己的床上。

我真是無語了,他那裡就躺個美女。

「接下來怎麼辦?」我不禁問。

「當然是躲起來了。躲在衣櫃裡面。」

「靠,不要他發現床上是假的,然後順手一刀就從上面刺下來,那麼我還不是個死?」

「那行,你躲在我的衣櫃裡面,我躲在你的衣櫃裡面,這樣他來殺人,我剛好可以從衣櫃裡面一刀往上刺,殺他個透心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