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看起來果然會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21,看起來果然會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衣櫃看起來很校

不過他的衣櫃讓我大吃一驚。

他果然是個瘋子。

從表面上看他的衣櫃跟我的是一樣的,但實際上他的這個空間比我的大了不少。這瘋竟然把牆挖了一大塊。這衣櫃沒有后擋板,裡面就是牆洞。

裡面放著很多東西。不過太黑,我看不清,只能拿出手機按亮屏幕看過去。

我靠!

掛著七八身衣服,不過這身女僕裝是什麼意思?更加讓人鼻血直流的是竟然還有一身比基尼!還有形形**的假髮:紅色的,藍色的,長的,短的,應有盡有。要搞異裝舞會嗎?

還有腳旁放著這根粗傢伙是什麼玩意兒?

他媽的,竟然真的有一個火箭筒?!

更加讓我感到危在旦夕的是,腳邊竟然還有十幾個手雷。

不要我躲在這裡的時候,忽然爆炸了,那我就真的只能魂歸西天了。

角落裡面還有扔著幾把槍,帶有一個箱子,用手指頭都能想得到,那裡面一定裝的是子彈。

我去,這傢伙的衣櫃也太生猛了!

我真的要躲在這裡面?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醫務箱。這醫務箱裡面總該是些葯吧?那小子還說沒有葯!

外面響起了他的聲音:「哦對了,裡面那個箱子不要去碰。」

我正要打開那個醫務箱看看呢,聽到他的話趕緊住了手,問:「為什麼?」

「因為裡面是毒藥。」

「你說的是哪個箱子?」

「就是那個醫務箱。」

靠,騙鬼去吧?

就算是毒藥,我打開看一眼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哪怕是毒藥,難道這世上還真的存在著只是碰了一下就能要我命的毒藥不成?又不是武俠!

所以我打開了,裡面果然放著一些葯。而且都是小瓷瓶的。就著手機屏幕的光,那些小瓶上面還貼著紙條。

那些紙條寫得很嚇人。

一個小瓶上面貼著的是:「能讓人血流不止」。這是什麼鬼毒藥?血流不止?應該就是破壞血小板的,看來果然是毒藥!

另一個小瓶更驚人,貼著的是:「能讓人慾罷不能」。靠,這是毒藥嗎?這是奇淫合歡散還差不多吧?或者是我愛一條柴?

還有一個小瓶更嚇人,貼著的是:「千萬別碰我」。難道這就是他說的那種天下奇毒?

好吧,我不碰。

這些小瓶沒有一個是正經樣兒,上面沒有貼真正的藥名。

反正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危險,更加感覺不到安全。

他要這麼多奇怪的葯做什麼?

反正他本身就神神秘秘的,一個重生的人,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我趕緊蓋上了這小箱子,蹲在這黑暗之中,等著時間過去。

「喂。」我叫了他一聲。

「別說話,時間快到了。」

時間還早吧?

現在才十二點不到。還有大概三個小時呢。

不過別說話就別說話,還以為老子求你說話一樣。

我有點小緊張。心跳得有點快。

不過我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等著時間過去。

如果我是兔子,我大可以豎起兩隻耳朵聽外面的動靜。只不過我不是,我的耳朵也沒有那麼長那麼大。

但是忽然,我聽到了輕輕的啪一聲響。

好像是什麼東西落到了地上一樣。

有人?還是有動物?

這衣櫃怎麼不開個貓眼?也好讓我看到外面嘛!

在黑暗中我只能靠著我的聽覺。

輕輕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極輕,但依然有點聲音。我的心又緊張起來,緊緊閉著嘴,盡全力控制自己的呼吸。

來的顯然是一個高手。

只不過忽然那腳步聲就停止了。

然後我感到空氣變得有點冷。

這冰冷的空氣讓我的身體止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黑暗之中好像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我一樣。我想閉起眼睛,不去看。事實上我什麼都沒有看到。

感覺裡面好像有一隻手摸到了我的脖子上。這隻手是如此涼冷,沒有絲毫溫度。我是不是一轉頭就能看到一雙可怕的眼睛?

那雙眼睛是不是血紅色的?在眼睛的下方是不是沒有鼻子而直接是一個大嘴巴?嘴巴里是不是還有幾十個錯亂的尖牙?

越想就越覺得恐怖。

不對,不可能有那麼一隻手的,這根本就是我的想象在作怪!

我馬上放下了擔心。

但是脖子上竟真的有點冰涼。

會不會真的有一隻手?

我想轉動一下頭,但是我忽然發現,我竟然動彈不得!

我想驚叫一聲,只不過連叫聲都發不出來,喉嚨好像被什麼堵住了,說不出的難受。

是什麼鬼?!

冷汗緩緩從額頭流了下來。

我要死了嗎?

神經繃緊得像是一根弓弦一樣,好像隨時都會被扯斷。而正這時,眼睛卻忽然開始變化起來。黑暗變成了波浪,一**向我襲來,而在這波浪中,我的正前方好像有一個人,他正左手抓著我的脖子。

在這一刻裡面,黑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這黑暗波浪中出現的這個人。

他的上半個身體是在這衣櫃裡面,而下半個身體是在衣櫃外面的,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半個身子,說不出怪異。

不過看到到的臉之後,我就沒那麼怕了。

因為他是劉天心。

他的眼睛並不是血紅色的,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有~意~思~」他開口,聲音扭曲得不成樣子,就像是磁帶慢放了十幾倍一樣,說不出的怪異難聽。

有意思?

老子看不出有絲毫意思!

你他媽的,現在這露半個身體,算幾個意思?

你能穿牆不成!

在這怪異的黑暗波浪中,我伸手一推,竟然真的推得動他!身體能動了!他的手從我的脖子上離去,他的身體似乎也要縮出去。只不過正這時,好像傳來了風聲。

哪裡來的這麼怪異的風聲?

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推開衣櫃的門就跳了出去。

正這時,一把刀往我砍來!

刀身如雪。但是我知道,如果這刀砍在我身上,絕對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啊!

這刀的氣勢看起來非常厲害,因為在刀身周圍還引起了空氣的湍流,那空氣的涌動很慢,像是空氣精靈在跳著舞。而與氣勢相比,這刀的速度就差強人意了,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砍出的刀竟然這麼慢?

所以在躲這刀之前我還有時間看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砍出的刀。

於是轉頭,我就看到了蒙蒙。這一刀正是他砍出來的。

他臉上的表情很精彩。扭曲著,像是驚訝又像是興奮。反正那扭曲的動作在緩慢地變化著。

這小子瘋了不成?竟然要殺我?

難道殺我的正是他不成?

而更讓我難以理解的是,現在明明是晚上,而且宿舍裡面很黑,我怎麼能看清他?

我一矮身鑽了過去,他的動作很可笑,像是放慢了無數倍一樣,我輕輕地鑽到了他的背後,正想一腳踹飛他,只不過這時我終於看到了劉天心。他剛才應該就在衣櫃那裡,所以我忽然明白了,蒙蒙不是要殺我,而是要砍劉天心。

只不過我剛好跳了出來,所以倒像是迎著他的刀去了。

我擦了,我竟然又回復到擋子彈那種狀態了?

我不禁得意地笑了。

但是我這一笑,情勢馬上就變了。眼睛忽然變得一團漆黑,黑暗中就聽到呼呼的刀風,還有衣衫飄動時的風聲。

他們的動作又恢復到了正常的時候。

我草!這兩個人在宿舍裡面大打出手?

我馬上開了燈。

正看到劉天心竄出了窗戶。

「你在這等著。」蒙蒙說了一聲,也跳了下去。

靠,玩天外飛仙不成?

真是日了狗了,那兩個傢伙都跳樓走了,一個應該是逃一個應該是追,只不過蒙蒙那殭屍臉,能不能追得上呢?看他的情況,身體明顯不好……

我正這麼想著,就看到窗戶口伸上來一隻手,抓著窗沿,外面還響起蒙蒙那瘋子的聲音:「搭把手,拉我上去埃」

「靠,你不是能飛天入地嗎?怎麼沒去追?」

「我也想啊,只不過剛剛跳出來,我一想,糟了,我現在身體這麼差,追不上還好,萬一追上了,我也不是他的對手埃」

「你還知道埃那你怎麼跳了下去1

「我這不是剛一轉念就抓住了樓下的窗戶嘛,還好還好,快拉我上去,好累的好不好?」

把他拉上來,他已經累得氣喘吁吁。

他抹了把汗,「他媽的,竟然是他?沒道理埃他為什麼要殺你?」

我也感到奇怪。

「好累,算了,既然危機解除了,我看他今天晚上也不可能再來殺你了。我要睡了。」

他爬到床上躺下。

「喂,今天晚上的事情還沒有完哪。」

「還有什麼好說的?睡吧,應該沒事了。全身骨頭都快散架了礙…」

真的會沒事嗎?

老大,時間不對啊!

你不是說我大概會在三點左右死嗎?

現在才十二點啊!

再喂他時,他已經發出了呼咕聲。這小子真的這麼累?

不過想想剛才他與劉天心對打時,也確實盡了力。

今天晚上的危機真的過去了嗎?

我還是有點擔心。

開始我還不太相信他說我今天晚上會死。但是經過劉天心這一下子之後,我有點相信。誰他媽的不怕死是孫子!

而且想想,這劉天心真的就是來殺我的嗎?

不行,我得自己想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