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千呼萬喚
小說:| 作者:| 類別:

22,千呼萬喚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想什麼辦法呢?

現在蒙蒙身體弱得很,他肯定拼不過。 而我自己的話,估計到時候也就是送個人頭什麼的。現在我又沒有什麼超能力,只不過時靈時不靈的會出現一點類似玄幻靈異之類的能力而已。

我開始想象那些大人物在想問題時到底是一種什麼狀態。電影裡面一般的部隊老總在遇到難以決斷的大問題時,一般是抽根煙在房間里來回踱著步子,這樣來回走幾圈,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看起來這果然是一個好方式。

不過我並不會抽煙。但是我可以裝個樣子啊!

在蒙蒙的桌子上就有一盒煙,這煙看起來並不是很貴的那種,而是七塊錢一包的。我想學著電影裡面那些小流氓之類的彈出一根香煙,卻彈不出來,只能捏著抽出了一根,叼在了嘴上,然後用打火機點上。

狠狠吸了一口,然後我就大聲咳了出來,這口煙直接衝進了喉嚨裡面,像是直接吞了三個朝天椒。

靠,這是什麼鬼東西?

怎麼那麼多人喜歡抽煙呢?

算了,反正也只是隨便裝個樣子,也沒有必要那麼嚴肅的。所以我就只是嘴裡叼著煙,並不吸,在宿舍裡面來回踱著步子。

來回走了三圈之後我終於發現這是個很傻逼的行動。看來我比那些老總們差得不只一里半里,而是差個十萬八千里啊!

因為他們都能用煙和腳想出打勝戰的辦法;而我來回走了這麼久,竟然連個屁都沒有想出來。

看來我不如坐下靜靜的思考一下。

既然蒙蒙想到了用實體娃娃來代替我受那一刀之苦,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繼續躲在衣櫃裡面不出來,如果那個殺手真的到來的話,一刀捅了在床上的實體娃娃,然後就會一走了之了吧?

不過既然他是一個高手,應該不會低能到那連是個實體娃娃都看不出來吧?

我可不會自欺欺人。

所以他肯定會再檢查真正的我躲在哪裡;或者乾脆去一刀捅了蒙蒙再說。

雖然蒙蒙有點像瘋子,不過我也不希望他死啊!

他怎麼也是救我千百遍,雖然最後都沒有救成我。

不過我萬萬不是那個有可能即將到來的殺手的對手,那麼我應該怎麼做?

做陷阱?

可是我不會。

我多麼希望我是魔獸世界裡面的獵人,這樣我就可以多放幾個陷阱,只要他敢來,我就敢坑他……

難道真的在要宿舍的地面上挖個坑?這樣他過來了,掉進那個坑裡面,直接掉到樓下去……估計那也只是我自找的煩惱而已。

哪有那麼傻的殺手呢?

看來這個問題真的很麻煩啊!

他媽的,我也真是蠢到家了!蒙蒙那衣櫃裡面不是有很多槍嗎?

我就拿著一把槍守在窗前,只要他敢冒頭,馬上就一槍過去,那他不死得不能再死了?

雖然說殺人是犯法的,但是我不殺他,他就要殺我啊!

我趕緊打開他的衣櫃,取出了一把手槍,裝上消音器。手槍在手,天下我有!

只不過我從來沒有開過槍埃

媽的,不管了,還是先查查這手槍怎麼用吧。

還好現在有網路,很多東西都可以查到。別說查槍的用法了,哪怕就是要買槍,在網路上也能搞得定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的心有點緊張。

看看就快一點鐘了,我關了燈。本來想守在窗前的,只不過想想這樣其實也很危險,要是那個傢伙剛爬上來,直接就是一刀捅了過來探探路,那我不是死定了?所以還是退後一點比較好。而且我手中的是槍,是遠程武器,那人應該是用的刀吧?

所以我就坐在了椅子上,坐等那殺手的到來。

真是緊張埃

也不知道那莫須有的殺手到底會不會來。

如果不來的話,那我就是白準備了?不過想想,不來那就更好埃

劉天心為什麼要來呢?他到底是來殺我呢,還是只是對我有點好奇?

那個劉天心的妹子不會也跟劉天心一樣是個變態級別的人吧?

現在連蒙蒙這個號稱重生的傢伙都有點靠不住了,我還能靠得住誰呢?看來只能靠我自己了。

如果今天晚上真的有人來殺我,那麼證明蒙蒙那瘋子就是對的,看來以後還是多信他比較好;如果今天晚上並沒有人來殺我,以後他的話就可以不必全信。把他當成一個特別一點的神經病就好了。

我有點期待等下即將發生的事。也許是一件我終身難忘的重大事件;也許不過只是平靜而又無聊的坐在椅子上過了一個冰涼的夏夜。

眼皮開始打架了。

這讓我很難受。

在這種關鍵的時候,怎麼能睡著呢?

蒙蒙那傢伙倒是睡得很香。估計他的身體也透支比較厲害,所以現在應該也撐不住了。想想也對,他這段時間倒是蠻拼的。我猜測,他現在變成了殭屍臉,不僅身體變得有點差,連智商也退化了一點,要不然不可能我想得到他竟然想不到竟然有可能還會有一個真正的殺手會到來。

看看手機,現在已經兩點。

凌晨的兩點鐘,大家都在睡覺吧?

也只有我這麼一個無聊的傢伙在等著殺手登門造訪吧?

來到了窗前,輕輕掀開窗帘,外面有幾點星光,還有幾隻夜鳥的叫聲。

路燈全黑,這破學校倒是懂得節約。

一般在城市裡面是很少有鳥的。只不過我們這學校是新校區,是新開發的,所以這附近還是有一點點小小的山,所以鳥類還剩下一點點。

這麼安靜的夜晚,那個殺手在哪裡呢?

咬咬牙,讓自己保持清醒,然後我就又坐回了椅子上,等待著命運的揭曉。

時間繼續一分一秒過去。

我又有點無聊了。

就開始想著以前的事情。

事實上想想以前的生活,有點像是白活了。最近發生這麼刺激的事情,是不是應該跟家裡面說一聲呢?不過如果我跟他們說了最近發生的事情,他們都會被嚇傻吧?

再想到蒙蒙,沒來由的我就想到了那個那天來訪的中年男人。那個從某種意義上講是蒙蒙父親的傢伙。那個人讓我有點頭疼。

蒙蒙是買的身份。

那麼他原來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羅澤這個名字看起來只是他冒名頂替的而已。那麼原本蒙蒙到底是做什麼的?如果說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得有點過份的人,那麼打死我也是不會信的。原本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呢?從他的話裡面推測,他這樣重生應該有好多次了,到現在竟然還沒有真正的發瘋,這讓我有點佩服他的勇氣和毅力。

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有大決心的傢伙。

如果說這個世界原本只是虛幻的,又是什麼一直支撐著他呢?難道就只是要救我的那個信念?

所謂的兄弟情?

好吧,反正想多了只會讓我更加頭疼而已。

兩點半。

我準備好了。

我希望等下有人從窗口冒出頭,然後我對著那邊就是一槍過去,這一發一定要暴擊啊!最好來個2.5倍的暴擊。在這個時候我多麼希望身上帶著無盡之刃,再來個龍血暴發,跟楚子航一樣來個暴血,人擋殺人鬼擋殺鬼,哪怕就是面對著龍王也能一刀秒殺!

哪怕最不濟也可以像廢柴路明非那樣,來個惡魔的交易,開一次外掛,換一次無敵啊!

忽然,我好像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響。

來了嗎?

還是只是風聲而已?

黑暗中,窗帘似乎動了動。

我緊張得想大聲叫出來。連頭上的血管都在撲通撲通地跳動著。右手緊緊握著手槍,緩慢地舉平,對著窗口那邊。

只要敢冒頭,哪怕只是一隻貓,我想我都會在第一時間扣動扳機,然後子彈就會以超音速飛出,窗口那邊就會飛出一蓬血花。

因為握得太緊,我感覺手槍有點滑,這應該是因為我的手掌出了汗的原因。

更加讓我不能忍的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裡面,我忽然有點想要大便!

真他媽的不是人能忍的啊!

千呼萬喚屎都要出來了,你他媽的還不來!玩我哪!

我還在考慮到底是先解決內急問題還是再繼續等的時候,窗帘被緩慢的掀開。外面好一片大好星空。那繁星點點,看得出來明天會有一個好天氣。

我能看到明天的好天氣嗎?

這肯定不是風掀起了那如同裙子一樣的窗帘,肯定是某個人或者怪物或者動物乾的好事。

我是再等,等看到他的頭或者手或者身體的時候再扣動扳機,還是現在就給他來一發當作見面禮?

媽的,不能再等了,如果他冒了個頭,肯定就能注意到我正坐在椅子上等他這兔子上鉤呢。

所以我對著窗口那邊就開了一槍過去。

手槍發出輕微的響聲,這響聲離開這宿舍肯定聽不見。

子彈擊在窗帘上面,似乎打出了個彈孔,漏出了几絲星光,只不過並沒有血標出來。

沒打中?

然後我就看到一隻手從窗口下面伸了上來,那隻手像是從地獄裡面伸出來一樣,手上並沒有抓著刀子或都槍,只是一隻白色的手而已。

再然後,一個頭出現在了窗口。

我又一槍放了過去。

那個頭猛然縮了下去,這一槍也沒有打中,竟然只是打在了窗沿上面。

媽的,看來我槍法果然不好,什麼時候應該好好練練槍法才行!

他媽的,跑了嗎?

我緊緊夾著雙腿坐在椅子上面,手中舉著槍對著窗口,提防著那個殺手再次殺出來。

只不過我並沒有認清他的模樣,因為那個頭看起來也只是一個黑影而已。我只能認得出來那肯定是一個人頭。

到底是誰?

窗帘隨風而動。

沒有人出現。

又這麼坐了十幾分鐘或是二十幾分鐘,感覺真的受不了了,我這才猛地撲到了窗戶上,外面只有星光,並沒有人。

看他來果然被我嚇走了。

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衝進了廁所裡面,現在還有一個難題擺在我面前,他媽的,再遲一兩分鐘,估計真的要屎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