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急病重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25,急病重症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不得不說事情竟然會轉折這麼快。

在前一秒鐘我們還在商量著要去女生宿舍看那些白花花的大腿,在下一秒鐘他就吐出一口血倒下去,然後人事不知。

我有點懷疑是不是這傢伙腦袋中一直在想著那些大腿,然後就走火入魔,內功岔了氣,憋成了內傷。怕就怕到時他上半身偏癱,下半身中風,那麼就難辦了。到時他的後半生怎麼過?要老子一直照顧他?

那是不可能的。

叫了他大概五分鐘竟然沒有絲毫回應,只不過鼻頭還有風,呼吸是還在的,但是摸他的脈搏,跳得比較慢。

看來他真的出事了。

只不過以為我的水平當然看不出來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看來我只能求助於120了。

只不過在此之前,我還得先完成一件事,那就是把他身上的夜行衣給脫下來。要不然到時就怕是張了一百張嘴也說清。

反正不管怎麼樣,他出事,我還是要救的。

所以我打了120.

之後我就在宿舍里坐立不安,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

是不是還要先準備錢呢?

上次搶銀行我倒是存了一點私房錢的,看來這次能派上用場了。

所以我把上次搶銀行弄來的錢帶在了身上,以備不時之需。現在有些醫生醫德比較差,不交錢不治病的,所以有備無患。

120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不多久就到了樓下,然後再過一兩分鐘,就能聽到他們的腳步聲了。

「怎麼個情況?」打頭進來的那個醫生看起來是一個性急人,我剛開門他就大聲問。

他們這麼大聲,弄得幾乎整層樓都醒了過來,很多同學打開房門想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也不知道啊,他忽然就倒下了,怎麼叫都沒有反應。」

那醫生一進來就看到倒在地上的蒙蒙,皺了皺眉頭,「搬過了?」

「沒……沒呢,不敢動。」

我當然搬過了,只不過是幫他脫了夜行衣而已。如果這小子不是穿著夜行衣,我肯定不會去動他的。只要他有呼吸有心跳,我還是不要亂動的好,因為我又不是醫生,都還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病呢。

這醫生點點頭,「很好,你做得對,千萬不能亂動。」

他蹲下就翻開蒙蒙的眼皮查看,看了左眼又看右眼。

然後進來擔架,一個護士問:「怎麼個情況?」

「急症,快點。」醫生說。

把蒙蒙弄上擔架,然後一溜煙往樓下跑。

我趕緊也跟上。

這麼嚴重?

這小子平常看起來那麼生猛,怎麼現在倒下得這麼突然?

而且看起來果然有生命危險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醫生,他到底是有什麼病?」

「很多問題。」

很多問題?

好吧,反正我不是醫生。

跟著他們鑽進了救護車裡面,那醫生親自給蒙蒙掛上了吊瓶,然後就在一邊打電話,叫醫院裡準備這準備那的。

等打完了電話這才轉頭問我:「他的家人你能聯繫上嗎?」

「我聯繫不上。」

「那你看看他的手機,能不能聯繫上。」

他怎麼那麼聰明呢?

我從蒙蒙口袋裡拿出了手機,不過他媽的竟然要輸密碼!

我哪裡知道他的密碼啊!

總不可能是六個1吧?

好吧,反正試試。

輸入六個1,錯誤。

當然不可能是六個1埃那麼會是什麼呢?我總不能輸入我自己手機的密碼吧?

好吧,總要試試的。

於是我輸入了我自己手機的密碼。

沒天理的竟然真是這個密碼!

這小子到底知道我多少事啊!

先看看他平常都給誰打電話呢?結果發現他好像從來就沒有打過電話一般;而且號碼簿裡面竟然只存了我的號碼,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他的家人……

於是我只好打電話給輔導員了。

「蒙……哦不,羅澤得了急病,老師你知道他家人怎麼聯繫上嗎?」

「羅澤……不知道礙…」她顯然還沒有完全醒,說話有點迷糊。

反正輔導員這傢伙我也沒指望上。

所以我只好向那醫生聳了聳肩,「真的聯繫不上。我是他室友,我在就行了。如果真的要簽字的話,我簽就行了。」

我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是不是要動手術?動手術的話肯定是要簽字的,到時我簽一下,如果真的出了意外蒙蒙掛了,那麼我是不是也逃不了?

想想這些破事就頭大。

這瘋子真是老是給我老麻煩,我還想再過幾天太平日子啊!

「只是需要一些錢。」醫生終於開口了。

「我先墊上就行了。」

「那行。」

很快就到了醫院裡。

然後我就驚呆了。

這醫院不正是劉天心那個醫院嗎?

那小子不會真的在吧?

蒙蒙跟劉天心交過手,劉天心肯定能認得出他的;當然,劉天心肯定也認得我的。這麼一來,我們兩個不正是自投羅網?

還好一路進急診時並沒有遇到劉天心。

然後我就被擋住,讓我去交錢。

交了五千押金,蒙蒙就被推進了重症室裡面。我無聊地坐在病房的外面,那醫生一邊抹汗一邊出來,而且又拿出手機打電話。

「劉哥,有個重症營養不良的病人……嗯,我也看不出具體的病情,估計還有內出血……嗯,最好你來一下,反正很複雜,好像什麼病都有……」

靠!

什麼病都有?

愛死病有沒有?

梅毒有沒有?

這醫生怎麼這麼沒有醫德?這種話也敢說出來?

蒙蒙這傢伙不會就這樣掛了吧?他萬萬沒想到,他還沒有救完我,自己就先去了?想想這個事實還夠讓他感到悲劇的埃

他那麼強硬,而且恢復能力那麼強,應該會好轉吧?

我忽然發現,我倒是有點認同他了。在這學校裡面我並沒有其他的朋友,也許正是因為他的原因所以我才沒有朋友吧。

想想其他的同學都在軍訓,只有我跟他一直混在一起。所以我的生活圈子就變得極其小,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什麼人。最多就是認得一個變態的倒三角眼張志偉,至於班裡面其他的同學嘛,算是有點交情的也就是一坨屎和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