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8,巨無霸的似水柔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28,巨無霸的似水柔情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風雷竟然跟這女漢子扯上了關係,我要不要跟蒙蒙說一聲?不過以蒙蒙的智商或者說他的記憶來說,這件事情原本他應該就是知道的吧?

那麼問題來了,我是幫呢還是不幫呢?

如果不幫的話,萬一這女漢子真的被風雷那王八蛋死纏爛打結果還歪打正著了,那是不是有點麻煩?問題是蒙蒙說這女漢子是他的女人埃 我要是幫的話,會不會改變事情原先的發展勢頭,那樣的話是不是會亂套,以後的事情連蒙蒙這個重生者都把握不住?

不過我倒是真的想見識見識那個傳說中的風雷,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樣子,竟然能成為我們的夥伴。

他應該也是一個猛人吧?

不會是比蒙蒙還強勢吧?不會體格比鐵柱還變態吧?

鐵柱可是一個特種兵啊!

為了培養等下的默契,這女漢子換好衣服從她的宿舍走下來之後就拉著我的手。這讓我的手心不斷地冒著汗。

靠,我緊張個毛啊!

這女漢子有什麼好怕的?

把她當成男人當成好兄弟……

好吧,這個想法讓我更加緊張。

事實上這女漢子恢復了那天在食堂見過的那個模樣,看起來倒也清新了很多,特別是那短裙更顯得清新自然,如果把她縮小一百倍背上再插一對翅膀的話,肯定是一個身材稍胖一點的花仙子。看來她也不算吹牛,她果然也算個美女的,如果文學院裡面都是這種貨的話,也可以稱為美女集中營了。

我收起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我們兩個人搭上了公交車。她並沒有投幣。看來果然是要虧本的,竟然連公交都要我請?

我這不是小氣,只是感覺太吃虧了。雖然說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我佔了便宜,但事實上是她佔了天大的便宜埃得了我這麼一個便宜的臨時男友不說,而且還能一路拉著我汗濕的手,感受著我手心熱得不斷冒汗的熱度,更加重要的是,還給我帶來了那無法預知的都有可有會斷腿的危險後果。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又不是見我爸。」

靠,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要是真的見你爸我還不會太緊張。他看到這麼個帥小伙將來極有可能成為他的女婿,估計嘴都會笑得合不攏吧?說不準還會馬上進廚房去親手做菜——當然,也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進廚房裡面去拿菜刀,好把我趕跑。

「我不緊張。」

「不緊張你手一直在抖,還一直冒冷汗?」

「興奮,好了吧?你就當成了興奮就行了。」

「切。死要面子。」

還切我?

「你不會真的看上我了吧?」既然她都敢切我,我當然敢反擊她。

「切。」

又切我?

「要不然你怎麼一直拉著我的手不放?」

「練習一下嘛。又沒有假人做練習目標,當然只能握著你的手了。」

假人?假人倒是有啊,你不早說!要是早說的話,我肯定打開蒙蒙的衣櫃,把那裡面那個面相有點像我的猛男送給你啊!只不過等你看到他那巨大的禍根時,是會會心一笑呢,還是嚇得面無人色?不行,估計她當時就會以為我跟蒙蒙只是兩個變態。那樣的話在學校裡面傳出去,以後我們還怎麼混啊!

蒙蒙當然不可能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感覺那兩個假人應該還有很大的作用吧?

「好吧,隨你怎麼說。只不過你不是我的菜。」為了明智,我先一步拒絕了她。

座位周圍有幾個人轉頭看著我們。我這句話就是說給他們聽的。我要讓他們知道,不是我追這個女孩子,而是她賴上我啊!你們看哪,這女孩子不要臉哪,一直對我死纏爛打,連我上個公交車她都要牽著我的手纏著我啊!唉,沒辦法,人長得太帥,就是個禍害啊!

她的臉紅了紅。

我忽然發現她臉紅的樣子還挺好看的。不過這是蒙蒙的菜,我不能有其他想法的。

雖然她臉紅了,但依然不放手。

莫非是戀上了我的手?

所以我抬起另一手,認真的看著。這隻手,表面上看起來很乾凈,不過在中指和無名指的指根都有塊老繭。

「你這老繭是怎麼來的?」

「打手搶。」正所謂快人快語就是這麼來的。不過我說的是實話。練了一個下午的槍,竟然練出了老繭,我不得佩服我的手的原本的粉嫩境界。

「打手搶?」她好像有點不理解。

不過旁邊一個傢伙在那裡解釋了,「也可以叫打灰機。兄弟你猛啊1

猛個毛!還猛?老子說的是事實,到你跟里就他媽的變成不正經的東西了!也不知道中國的文化到底是在進步呢,還是在退步埃一些意思很淺顯的東西,現在竟然變得成了其他詞的代名詞了!

那傢伙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坐在那裡,左手還摟著一個一眼看過去明顯是女學生模樣的女孩子。而他卻是老神在在,而且一副小流氓的樣子。

靠,這小子怎麼還沒有抓進去坐牢?竟然還來到了我們學校裡面?竟然還在泡我的校友?

這小子不是有車嗎?

這小子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上次在那裡卸警車輪子的那個噁心的傢伙。

我不得不說這個城市實在是太小了,走到哪裡都能遇到熟人。只不過他當然沒有認出我來,要不然他肯定會大叫偶像之類的吧?

實在受不了那傢伙。不過我也不敢再說話。我怕一說話他就會認出我,到時就麻煩大了。

所以我緊緊閉著嘴巴。

「兄弟,看你的樣子像是剛進學校的吧?」不過那個噁心傢伙顯然不會放過我,竟然主動跟我搭起訕來。

我不開口。

「交個朋友嘛。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嘛。說不準以後我們還可以發展成為事業上的夥伴呢。我在你們學校裡面開了一家小店呢,有空也可以來我小店裡面轉轉埃」

還在學校裡面開小店?

難怪這傢伙竟然能泡到那麼粉嫩的妹子。只不過我萬萬不可以在這傢伙面前開口的,哪怕開口也要換種語調。

不過我變聲的話肯定不在行的。

「看來你看不起我埃」那傢伙說了一聲,然後就拿出手機。

看不起就看不起吧,反正不開口為妙。

女漢子也有點奇怪,「你怎麼不說話了?」

我不說話。

他媽的,小命重要埃

還好那傢伙比我們先下車,在那個公交站台上竟然還有好幾輛摩托車在等著,在裡面我竟然還看到了一個以前見過的傢伙,正是那個那天晚上提著酒瓶的傢伙,也是那個後來先是啊一聲興奮中帶點慘烈,後來又叫偶像偶像的傢伙。他們都是來接人的。從公交車上下去的那一男一女上了一輛摩托之後就離開了。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媽的。」我不禁罵了一聲。

「怎麼又不是啞巴了?」

「沒事,只是怕惹上麻煩而已。」

「那種小流氓,最好也是別去惹。」

想不到我跟她竟然還有共同語言埃

「我們到底是去哪裡啊?」

「快到了快到了,放心。」

果然,在下一站就下了車。這裡已經是市區裡面。風雷竟然就在市區裡面嗎?她帶著我往肯德基走過去。難道是約在那裡見面嗎?只不過不知道這女漢子到底有沒有先跟他說明會帶個男人來啊!

不要到時候風雷那傢伙二話不說先把我廢了,那可就慘了。

所以,到時候我要怎麼開口呢?

先以聲勢壓住他?比如,第一句就來個:「你他媽敢騷擾我女朋友?」然後他就被嚇住了?

要不然先服軟:你以後別對我女朋友死纏爛打了,她是我的。

怕就怕他要來個西部的決鬥,部隊裡面的嘛,說不準真的會帶槍出來的,而且說不準還帶著兩把過來,順手就給我也扔過來一把,然後說:「我們決鬥!以男人的方式來決鬥1然後就是比誰拔槍快比誰瞄得准。

肯德基裡面果然有一個傢伙在等我們。

我們一走進去,那人就站了起來。而且在對著女漢子傻笑著。

靠,那就是風雷?!

那是巨無霸好不好?那身材,絕對是威猛啊!身高一米八五以上,體格別提多壯了,身上穿著的衣服都快被他那爆炸般的肌肉撐破,剃個小平頭,身上穿著的倒是一件短袖t恤,露出的手臂肌肉一坨一坨的,簡直比史泰龍還更施瓦辛格!認識的知道他是部隊的,不認識的還以為他是健美先生。

那傢伙看起來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只不過皮膚比較黑,自然沒有這種都可以去做小白臉的那麼白凈那麼親切。只不過旁邊那些熟女和大媽是什麼意思,竟然沒有一個看我,都看向他?

「他就是風雷?」

「是埃」

靠,我能不能後退?

她拉了我一把,「走啊,幹嗎啊?」

「我內急。」

「靠1

「廁所在哪?」

「滾!你是不是男人?」

好吧,我不是男人。我本來就只是來這裡見識一下風雷的。萬萬沒想到他是這麼一條大漢啊!

看到那巨無霸一樣的威猛模樣,不必說肯定性格很強勢的,到時候很有可能真的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拳打過來,那我都不知道要斷幾根骨頭了!

但是我還沒有去找廁所,風雷就像兔子一樣又蹦又跳的跑了過來,「你……你來啦。」一邊說著他還臉紅了。

我靠!有沒有天理?這麼威猛的大漢竟然說出這麼溫柔的話?!而且更加沒天理的是,這傢伙的語調!你一個這麼威猛的大漢,語調哪怕就算不像打雷一樣,至少也要像推土機一樣吧?怎麼卻像個吃奶的孩子一樣?軟弱無力,活像個害羞的小女生一樣!

還有沒有天理?

啊,我受不了了。

這風雷太讓我失望了。

「他是我男朋友。」女漢子直接說。

「礙…他……哪個他?」然後風雷就轉頭四找。

靠,老子一個大活人就在你面前,你他媽眼瞎,看不見啊!

最後他終於把目光看到了我的身上,我不知道是鬆了一口被他無視的氣還是怎麼的,竟然有一種輕鬆感。

他摸了摸頭,說:「哈,不好意思,剛才沒注意到你,你好,我叫風雷……你是……她男朋友?1

這傢伙是反應遲鈍嗎?

他的臉變得極為精彩,然後就像冰一樣融化了,變成了苦瓜,看樣子眼淚都差點要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