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似乎沒有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29,似乎沒有麻煩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要說這風雷,光是從身高體重上來說,絕對是個猛男才對。 不過他說話那口氣卻像是一個害羞的小女孩一樣。不過估計這點從他的身體特徵上面或許也可以強詞奪理一番——我靠,有哪個男人有著b罩杯啊!

確實,看他的胸部,那爆發似的兩塊碩大肌肉,明顯達到了b罩杯的基本外形。

難怪旁邊有些女人看到他的胸部之後都會情不自禁地低頭看看她們自己的,然後作出一番對比。有幾個飛機場還臉上紅了一下。

不過這魔鬼筋肉人的神經反射和視野的開闊程度就讓我無言以對了。老子都站在他面前半天了,這小子竟然還是最後時刻才發現我。他的一對狗眼一直都在盯著女漢子了,估計對於其他人都不會多看一眼,連餘光都不會分半分過去。

難道這小子的眼睛真的有問題不成?

好吧,從蒙蒙那瘋子就可以看得出來,我那幾個夥伴全都是非常人。蒙蒙就先不說了,完全就是一個瘋子模樣,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相比而言,眼前的風雷似乎更加可愛一點。

「是的,我男朋友……」然後她掐了我一把,小聲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靠,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太失敗了還是你這個作為「女朋友」的人太失敗了一點?

看來還得我親自上陣了,「你好,我叫張良,是……」靠,我也一時想不起她叫什麼名字了——「……是她男朋友。」

說完之後我還暗暗抹汗。這沒天理的,我們這兩個冒充男女朋友的人也太不專業了。話說現在哪怕是租個男友或者租個女友,至少之前肯定要問清楚對方的姓名吧?

她到底叫什麼來著?周小敏?好像是吧。

風雷的眼睛裡面有淚水在打著轉。

這傢伙是吃屎吃得這麼大塊頭嗎?

這麼大塊的肌肉,難道都只是擺設嗎?你他媽的能不能拿出一點男子漢的氣概來,馬上就一拳招呼到我的臉上,把我打得後退飛起,然後囂張地再來一句:看到沒有,他就是一個草包!老子才能保護你!

女漢子聳了聳肩,說:「所以,謝謝你的好意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他對我很好哦,他很愛我的。」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所以神情有點木然。不過當她暗地裡狠狠掐了我的大腿一把之後我就不能淡定了。我差點痛得跳起來大罵,只不過理智戰勝了衝動,我明白,她這是要我有所表示。

怎麼表示?難道是要我吃她豆腐?這不行,萬一她以後要是對我死纏爛打的話,那我的終身幸福就完全毀了!而且萬一多要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跟她來個熱吻的話,到時候都不知道是我吃她豆腐還是她吃我的呢。更加重要的是,我這個人臉皮這麼薄,怎麼可能做得出那麼開放的事情?

不過言語上的表示還是可以適當做出一些的。所以我點了點頭,表情略顯嚴肅古板地說:「是的,我很愛她的。」

這種表情,哪怕是一千度的近視也能看得見吧?哪怕智商只有二十的渣渣也能猜得到是假的吧?哪怕是個腦殘現在應該也能夠明白我只是這女漢子隨便拉來的路人甲吧?

只不過風雷這一根筋似乎真的是個腦殘啊,而且腦殘到驚天動地的境界,他竟然還真的信了,於是一滴淚水從他的眼眶裡面流了出來。

靠!

古語有云,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小子也太能哭了吧?

而且好死不死,竟然只流了一滴淚,而且這滴淚竟然有黃豆那麼大,從眼眶裡面流下,經過了面頰,然後從下巴滴落下去。

我的視線完全被那滴不同平常的淚水吸引住了,一直跟蹤著那滴淚水的軌跡,然後一隻手抓著一個小小的玻璃瓶子出現,恰到好處地接住了那滴淚。

我一驚,差點跳起來。這隻手又是什麼鬼?

於是我的視線順著這隻手看過去。這是一個身材精瘦的人,看面相非常能幹,而且年紀也跟風雷差不多,一雙眼睛像是刀子一樣鋒芒畢露,更加重要的是在他的額頭上還有一道疤痕。

「別浪費。」那人蓋上了小瓶子的蓋子,然後把那小瓶裝進了口袋裡面,一雙眼睛卻在注視著我。

這小子就像是一頭獵豹一樣。我感到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這小子來得這麼突然,身手肯定沒得說。而且他裝風雷的淚水做什麼?

更加讓我好奇的是,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一種熟悉感。不過我應該從來沒見過他才對埃

「柱子……我好想哭礙…」風雷轉頭看到了那人,帶著哭腔說了一句。

靠!

柱子?

難怪有種熟悉感,這小子竟然是鐵柱!只不過上次他是戴著強盜帽,所以現在看到他的真身我一時沒有認出來。

這小子竟然跟風雷搞在一起?看來風雷果然是特種部隊的,而且他們兩個應該認得很久了。

鐵柱拍了拍風雷的後背,說:「有什麼好哭的,以後多學著點就行了,失戀是結婚之母嘛。」

我不得不佩服他說得有道理。

女漢子說:「那麼就這樣了,我還有點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她就拉著我往外走去。

我還想跟風雷和鐵柱好好親近親近呢。只不過看來她是不會給我這個機會的了。

不過想想也就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以後還會遇上他們的。只不過我是不是要跟他們說明一下現在蒙蒙出事了呢?

只不過現在想想,他們應該都還不知道蒙蒙是哪個鬼吧?

算了,既然走那就走好了。

女漢子拉著我走出來之後,就說:「周泰在哪裡呢?我去看看他吧。」

也真難得她有這份心呢。

「行,去看看就去看看。」

一進醫院的時候我就被盯上了。

那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人物,而是一眾護士和醫生而已。前台那位護士姐姐就一直拿眼看我,一開始我還暗自得意,我是不是今天特別帥,她也看上我了?然後她就拿起了電話,好像給誰打了電話。接著我就注意到其他的護士和醫生也一直拿眼看我,從他們的眼神中,我發現我好像變成了一個賊,他們一直在提防著我。

這他媽的……然後我就看到了劉天心。

劉天心看到女漢子時臉色微微一沉,然後走到我面前,問:「考慮得怎麼樣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埃

你這小子還真的想把我變種豬啊!

「這個……」我真的說不出話來,我還得跟蒙蒙商量一下呢。

「考慮什麼?」女漢子倒是好奇了起來。

我白了她一眼。

然後她就又掐了我一把。

這女漢子是不是特別喜歡掐人玩啊!而且每次還都是搞偷襲!活脫脫一個**妹妹態勢。如果是偷襲別人,我會很開心地在一旁看著一邊偷笑,只不過她一直偷襲的都是我啊!而且她又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

「我現在可是你女朋友。」說著她還挺了挺胸。

這個動作在後來時刻出現在我的面前,這當然跟她做出這個動作時的那一臉得意的神色有關,當然也跟她後來的死亡有關。

後來很久我都會想起她,當然想到最多的就是她的死亡跟她的這個挺胸了。

「好吧,是關於一個生物學上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偉大實驗。」

「說人話。」

「簡單來說就是如何說服一頭公豬參與配種的高深問題。」

她一呆。

劉天心皺了皺眉頭,說:「看來你是還沒有想好埃」

「暫時沒想好嘛。等下我跟蒙……羅澤商量一下。」

「那行,我再等等你。」

我覺得也可以跟劉天心的妹妹商量一下才是。而且我大可以說得下流一些,以她那種女人的性格,應該不可能會接受的,到時候我就可以推脫了。問題是蒙蒙那裡,如果劉天心不出手的話,他的命可就不長了,而且如果我真的跟劉天心交易的話,他就可以還有幾十年的命。

現在考驗我的主要還是蒙蒙那一關埃

我當然不希望他早死。問題是當他的死跟我的幸福掛鉤時,我就不知道如何做出抉擇了。到底是他的命重要呢,還是我的終身幸福重要呢?

如果是蒙蒙面對這種問題,他會怎麼選?

當然,從他的一面之辭裡面倒是可以推論出,他會救我,而且會義無反顧地救我。因為他說過他就是為了要救我的,而且嘗試了太多太多次了。不過他沒有一次是成功的。而且這一次他可能也不會成功。

雖然我很不想相信他說的話都是真實的,但是有些事實我是無法去否認的。萬一他真的嘗試過幾百次來救我,那麼如果我放棄他的話,我是不是太不夠講義氣了?

他把我當成兄弟,而我卻把他當成了瘟神,那種事情我是做不出來的。更加重要的是,以後的日子還很長呢,也許我以後還可以再去印證他說的到底是事實還是都是他假想的或者說是拿來騙我的。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兄弟,我當然不可能會放棄的。

面對選擇題時,很多人往往都會猶豫很久。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進入病房時,蒙蒙還在那裡裝著死。

「劉天心不在。」我說了一聲。

然後他就活了過來,睜眼看了看我,然後又看了一眼女漢子,微微一愣,「你怎麼來了?」

「看看你死了沒。」女漢子沒好氣地說。

「哪有那麼容易死。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把那個狂追你的人帶來多好,哪吒那人挺不錯的,只不過他跟我搶女人,肯定搶不過我的嘛。」蒙蒙在那裡沒心沒肺地說。

我不禁好奇:「哪吒?」

蒙蒙得意地說:「就是那魔鬼筋肉人嘛,雷子,雷人,雷鋒,哪吒,都是他的外號。」

靠!

「他有什麼用?」我不禁又好奇。

「當然是治病啦。不必去想那劉天心的鬼話,哪吒的手段肯定比他更高的。誰叫他還有一個外號叫雷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