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司徒的惡趣味
小說:| 作者:| 類別:

31,司徒的惡趣味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鬼才信你呢,不關你事?

我幾乎可以想象得到,正是他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百塊錢,扔到了那電線杆子旁,而且應該沒有絲毫意外的,他對著電線杆子作了手腳。!要不然這電線杆子怎麼會忽然就倒下的?而且為什麼好死不死的,他之前也提到過我在電線杆子下死過,現在又來一這招,太老套了吧?

任是哪個有腦子的人都應該想得到吧?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我這幾天將會面對的人生了。那就是可能我會遇到莫名其妙的車禍啦,或者走進食堂裡面還會遇到天花板上面掉下磚頭這種離奇得不能再離奇的事件都有可能遇到的。

毫無疑問,這些應該都會是蒙蒙的伎倆而已。

我是不會上當的。

正如很多裡面說的那樣: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不從,我就操天,地若不從,我就操地!

當然,我也只不過是yy一下而已。若真是天要滅我,我肯定會死得不能再死的。

不要說天若要滅我,哪怕就是哪個王八蛋真拿把刀子過來要殺我,如果我還是時靈時不靈的才能進入那個擋子彈的狀態的話,估計我也是死多活少埃

「不相信拉倒吧,反正我不敢離你太近,要不然我會影響到你的,比如說運氣什麼的,反正很玄……」說著他就吐了一口血。

還玩得跟真的似的。

他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要說他的眉毛原本是被劉天心剃掉了的,那無眉的樣子看起來應該很搞笑才對。但事情就是這麼沒天理,他前腳剛出院不到三個小時,似乎只是進衛生間裡面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眉毛就這麼長好了,在洗澡之前他看起來精神很好,而洗完澡之後精神卻差了一些。

當時我還問他怎麼眉毛長得這麼快。

他直接就來一句:「作弊嘛。」

反正他就是一個天生的作弊者。想想也是,其實這個世界裡面很多事情都可以找到捷徑的。只不過像長眉毛這種小事,這種應該是純天然的事情,他怎麼也能找得到捷徑呢?

反正我對他有些無語。

再說了,為了長好兩條眉毛,把自己搞得精神差了那麼多,我也覺得有點不值的。

「謝謝……」那個被他救的傢伙驚魂未定。

我卻白了蒙蒙一眼,然後就去小我的便。

沒必要跟他一般見識。

從廁所出來時蒙蒙已經離開了。

估計這小子也沒打算跟我說太多吧?

接下來的軍訓一如平常,並沒有發生什麼很離奇的事情。吃完晚飯之後回到宿舍裡面,蒙蒙正在寫著什麼。

我有點好奇,「在寫什麼呢?」

「我只是在思考一些問題,還有整理一下思路而已。我發現現在有些事情已經脫離了我的掌控。」

是早就脫離了好不好?

話說那些搶銀行,到底有沒有什麼成果呢?

現在都還沒有傳來獨眼龍大軍跟那個什麼本體的戰鬥的消息。

似乎本體並沒有來埃來得只不過也只是一個幻影而已。當然,那個幻影比一開始那個是要厲害一些,畢竟一開始的那個幻影只不過是一個指節,而後面出現的那個麵條形的幻影是一整根手指。

於是我對他很不屑,看來做了這麼多,完全是無用功。如果他能讓我再中個五百萬,我肯定會好好利用一番,到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不是很爽?

於是我不免打擊他:「發現你最近做的事完全就是無用的。根本就沒有一點效果而已。」

「胡說什麼呢?」然後他就扔過來一份報紙。

這報紙上還會登什麼不成?

首先我看的是頭版頭條,那是省領導來到我市指導工作,根本就跟蒙蒙做的事情無關;然後是其他的大新聞,不過也就是些什麼見義勇為或者哪裡改革之類的屁話而已。

「看什麼?」我不禁問。

「最下面。」

最下面?

那是最不出彩的新聞而已。

只是一個又一個小方格子,我平常根本就不看報,哪怕看報的話也不會看這麼小的方格子的。這又不是四格漫畫,有必要看嗎?

不過既然他這麼說了,那麼我就看看。

果然,在一個小方格子裡面看到了一條小道消息,說我們市裡面某地鬧鬼了。

「鬧鬼?」

「正是1

這鬧鬼跟你他媽做的事情有毛關係啊?

沒有引來幻影,卻引來了一個鬼?

那個小方格子完全沒有要領,只是說「有好幾個人看到了有怪物」,至於是什麼怪物,那就沒有人能說得清了。

「什麼怪物?」我又問他。

「鬼才知道是什麼怪物呢。反正這就是我做那些事引來的嘛,有點效果吧?當然,現在你也別想效果能有多明顯,最重要的是還是保住你自己的命要緊。」

「又是保命?」

「那當然,你知道不知道,你在這段日子死了多少次了?」

「問題是,如果你不改變事情的軌跡的話,那麼我不是能好好地活著到當市長,然後迎接世界末日嗎?」

「問題是我現在在這裡埃所以軌跡已經完全改變了,所以,你就有生命危險了嘛。」

「那這麼說,我的早死,也只是你帶來的後果之一?」

他馬上就不言語了。

不過如果他真的能給我帶來死亡,那麼事情已經無法改變。我只能試著去避免死亡了。

「算了,說多了也沒個鳥用。我還是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思路,有很多事情都記得不是很清了。」

我也不想再討論這件破事兒。

第二天的軍訓果然如同教官所說,上午就帶我們去了靶場裡面,還發給了我們每一人把步槍摸著玩兒。

說是要先練一下怎麼持槍,然後再發子彈給我們。

就這樣練了兩個多小時,終於讓同學們激動的實彈到手了。

每人兩發,打靶練習。我當然有點無所謂,但是看著同學們那激動的神情,我都有點受感染了。

趴在地上,擺好架式,我要來兩發十環!

轉頭看看同學們,跟我一起打靶的也有十幾個,都在聚精會神地趴在地上瞄準著遠處的靶子。這一刻,或許是因為神經的高度緊張,我的視線也開始有點模糊了。一個同學在轉頭看我時,我忽然嚇了一跳,因為他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面具!

這小子什麼時候戴上面具的?而且還是一個小丑面具!

我甩了甩頭,那個面具消失了。

莫非真的是因為周圍環境的緊張氣氛影響到了我的視覺神經?

於是我看向手中的槍。

這是一把久經人手的槍,槍托已經磨得發光,拿在手中有點滑不留手的感覺。由此可以感覺這槍的歷史榮光。或許這把槍並不如人們想象中的那樣,只是在倉庫裡面等待著軍訓的學生拿出來把玩,而是一把真正上過戰場退役的老槍。

老槍是值得尊重的。老槍都是有靈魂的。

然後它在我的眼裡面開始變化,變得真的有生命,竟然變成了一條蛇,那滑不留手的感覺更加明顯,而且槍頭變的蛇頭竟然反過來對著我張開了大嘴。

我靠!

這是怎麼回事?

幻覺?!

我差點就把這槍蛇扔到了地上。只不過明知道是幻覺,所以我狠狠地握住了這把槍。

到底這幻覺是怎麼來的?

靠!

難道司徒那老小子埋伏在旁邊要老子的命不成?

所以我轉過頭。

我沒有看到那些跟我一起的同學,反而看到左右那些趴在地上瞄靶的同學都變成了巨大的猴子。他們正在裝模作樣地端著槍趴在地上瞄準。

靠!

這算是什麼惡趣味啊!

讓同學們在我的眼中變成猴子?

「張良!你在哪裡?」我旁邊的那隻猴子忽然叫了一聲。

老子就在你旁邊啊!離你不過三步的距離,還叫那麼大聲!而且您老現在只是一隻猴子啊!司徒,哪怕你真的那麼遜,至少也要把那猴子變得像一點吧?怎麼還說出人話來了?

難道老子也變成了猴子不成?

「靠!好大一條蛇1

一隻猴子大叫了一聲,然後那群猴子全都驚慌起來,竟然全都爬了起來,而且離我離得比較遠,一個個拿著槍對準了我。

老子竟然變成了「好大一條蛇」?

原來如此,司徒那傢伙看來是要借刀殺人了。

現在這裡有這麼多槍,而且我在他們眼中是一個危險的巨蛇,那麼他們肯定眾槍齊發,然後就把我消滅了!

我的額頭流下了汗來。

蒙蒙那傢伙死哪裡去了!

這幻境怎麼破?

我只知道原理。

司徒肯定是跟時間大神的能力有點類似的,他直接影響到人們的腦部神經,讓他們看到他想讓他們看到的,讓他們感受到他讓他們感受到的。而事實上外部的環境是不變的。由此想來的話,上次那些迷霧其實也都只是幻境而已,而蒙蒙並沒有完全破除那個幻境。

他媽的,司徒竟然要對我下殺手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呢?

要是找他出來,老子肯定先一槍崩了他!

只不過,現在十幾條槍對著我,怎麼破?

「是我1我大叫了一聲。

然後想走一步。

正這時,一聲槍響,竟然是哪個王八蛋開了一槍,還好並沒有打中我,而是打在了我後面的一個同學身上,他馬上痛得大叫起來,倒在了地上。

「別開槍1一隻體型明顯大一圈的猴子大叫著說。看那氣場應該是教官。

「這條蛇還會叫1一個同學猴子大聲說。

教官猴子大聲說:「不要開槍,如果他不動的話,我們就不要動,打電話叫動物園!他媽的,發了1

發你老母!

要把老子賣給動物園?

好吧,等下動物園的人來了,看到那並不是一條蛇,而是一個人的話,看你們怎麼破!

當然,司徒的這個幻境也就不攻自破了!

我只是怕司徒的后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