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我是內奸
小說:| 作者:| 類別:

32,我是內奸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可並不是屬蛇的,要不然被他們當成一條蛇看我也無所謂。 當然,他們在我的眼中完全是猴子的模樣。這並不好笑,而是可怕,因為這群猴子的手中握著槍。

看來在這個時候,我應該要用我的處男血了。

可惜身上沒有帶著針,要不然可以刺出一點血,抹在眼睛上就行了,那樣就不會太疼;哪怕是有刀子的話,也可以用刀輕輕劃破手指頭,這樣也不會太疼。要是真的只能咬的話,那可就讓人受不了啦。

不過事情緊急,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咬下去了。

所以我舉起了右手,咬住了食指指腹——「快看啊,原來它有爪子!它不是蛇,難道它是龍?1一隻猴子大聲叫。

靠!

老子倒是升級了!從一條蛇變成了一條龍。看來我還得高興是嗎?

「你們看它舉起爪子是要幹什麼?」又一隻猴子大聲說。

然後就又響起了一聲槍響。

這一顆子彈直接擦著我的臉飛過去,雖然並沒有直接與我的臉接觸,不過那股風已經讓我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媽的,面對一條龍竟然還敢開槍?!

這司徒的惡趣味實在讓人受不了啊!

我趕緊咬下,果然很痛,但是終於咬出了血,往眼皮上一抹,眼前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因為我只抹在了右眼上,所以左眼看過去,一大片猴子;右眼看過去,一大群人類。

這種視覺很古怪。第一,因為兩個眼睛分離了,看到的景物雖然是同樣的,但是的活動主體完全不同,於是兩隻眼睛一起看的時候,就有點分不清到底是猴子還是人類了;第二,這樣看的話,像是在看兩個次元的東西,重疊在一起,而且還沒有焦距!

只是不知道司徒那噁心的傢伙現在躲在哪裡。照說他應該藏得不遠才是。如果他足夠牛逼的話,完全不必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我的,所以我倒是可以確定一件事,除了這種精神層面的特種攻擊之外,其實他並不算厲害的。也許只要我打得中,一槍就能要了他的老命了。而且顯然他不能直接在精神層面讓我們產生自殺念頭,要不然他直接讓我自殺不就行了嗎?

時間大神對羅開,也不能超遠距離發功的,所以他肯定在旁邊不遠。

當然,這種事情說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先不要說先前我經歷過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哪怕就是衛斯理他一個搞科幻的,都始終相信只要通過修鍊就能練有所成然後變身的。

但是放眼望過去,並沒有看到司徒,不知道這小子到底藏到了哪裡。而我現在又不敢亂動,要不然那麼多條槍對著我,哪怕他們的準星實在太差,要是幾十條槍齊發的話,估計至少也有好幾顆子彈會擊到我的身上吧?

那該死的能力又時靈時不靈的,要不然現在……

忽然我就感到空氣變冷了,而且變得很沉重。

氣氛忽然變得壓抑起來,連視野都忽然變得暗了下來。

這並不是我的錯覺,而是一大片黑得像要滴墨的烏雲把太陽遮了起來。在這個時候我沒有來由的想到了遮天。當然,這並不是仙俠。只能證明我的思維還是比較活躍的。但是空氣怎麼變冷了呢?

哪怕是要下雨,空氣也不會這麼快就變得這麼濕重的埃

旁邊的同學們也變得有些驚疑不定。

「打雷啦1一個同學大聲說。

果然,烏雲裡面爆發了一團光亮,那正是閃電,只不過是在烏雲裡面,所以看起來像是爆炸了一般。再然後就是轟隆隆的響聲,反正也聽不出到底是烏雲的低吼呢還是從大地深處傳出來的。

如果這真是從大地深處傳出來的話,倒有點像地球有點餓了肚子發出的鳴叫聲。

一顆顆比黃豆還大的雨點從天空墜落,像是子彈一樣擊在頭上,竟然有點疼的感覺。這場雨來得沒有絲毫緣由,因為天氣預報說今天會是一個大晴天的。我有點懷疑這是不是也是幻覺。只不過感受著透體的雨涼,這絕對是真實的。

這場雨不是司徒做出來的?

雨越下越大,我幾乎都有點睜不開眼睛。只是我仍然不敢亂動。

好多同學都散了去躲雨。教官也小心地後退著。

這場大雨來得好及時!

不過五分鐘的時間,我的身邊就沒有了槍的威脅。只不過雨下得那麼大,眼前就只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我有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

起初並沒有風,雨點像是垂直地落在地上,激起一些小水花,四周全是嘩嘩的雨水聲,充斥著耳膜的每一個細胞。聽不到別人的講話,也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聲。

忽然一個想法冒了出來:這真是一個絕佳的暗殺環境!

然後我就寒毛一豎,想都不想就滾到了地上,泥水沾了一身。這一滾完全沒有經過大腦,好像是身體作出的臨時反應一般。我滾到了地上之後,一把刀就插在了我的旁邊,離我的臉不過兩公分。

如果不是身體自動作出這種反應的話,我已經死了。

冷汗從身體的各個角落冒了出來,這冷汗一激,身體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靠!

誰他媽的真的把握這個機機要置我於死地?

雨簾中眼前好像站著一個人,那人身材倒是蠻瘦高的。毫無疑問那把刀就是握在他的手裡。他好像做了一個扶眼鏡的動作。

我去,竟然是一個眼鏡俠?

問題是在這麼大的雨中,這眼鏡俠竟然還能知道我身在何處?

我想跳起來就跑,只不過那泥濘的地像變成了無數只手一樣拉著我的腳。我有點爬不起來。

不過我手中有槍,於是瞄都不瞄對準他就是一槍過去。

不過這槍顯然太古老了,竟然在淋了雨之後就卡了殼,竟然沒打出去!

這槍上又沒有上刺刀,要不然我也可以跟他拼一下啊!

我已經沒有時間再糾結於有沒有刺刀這個問題了,因為他顯然不想留給我更多的時間。刀子拔起,然後又往我刺來。雖然這是一把身體狹長的刀,不過他卻當成了劍來用,用的是刺。

這要是被刺中了,估計我也就這麼交待了。從此跟這個花花世界拜拜了。當然,也許以後也還有一個我,只不過那時我已經沒有了這一段日子的記憶。

我又滾。

發現在這個時間滾真的很有用。雖然身體滾得很臟,但再臟也要保命啊!

連臉上都滾了很多泥水。現在這個時候估計我跟衝出亞馬遜裡面的那傢伙也差不多了。

他顯然不是一個愛廢話的傢伙,只是沉默地一刀一刀或砍或刺,而我在這個時候也根本開不了口——一開口就是泥水,誰會開口呢?只是拚命地滾動。

無言的拼殺就在這裡展開,雨水成了最好的掩護,其他人根本就不明白我這邊竟然有這麼強烈的殺機。

此時我非常想念蒙蒙,如果他在的話那就好了,他肯定跟那人拼刀子。而且以蒙蒙的本事,肯定能拼得過的。因為現在那個傢伙竟然還沒有殺了我,那就證明他其實對於刀子並不在行的。

看來有時間我還得多練練刀子才行,因為在這個時候,刀子顯然比槍有用得多。

靠!

分神了!

手上竟然被砍中了!

這刀傷痛得我幾乎精神分裂。雨水不斷重擊著我的傷口,爽得我一佛升天二佛獻世的。

而且他顯然也學乖了,竟然使勁跑前步,我再怎麼滾速度也比不過他的,最後他竟然一腳踩在了我的胸口上。

這一腳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然後他的刀子就頂在了我的胸口。

我不敢再滾,再滾也沒用。

他彎著腰低頭看我,於是我也眯著眼看著他。沒辦法,雨水太大,我只能把眼睛眯成一條縫。

他當然不會是猴子。

他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個眼鏡男。

他有著英俊的臉,眼鏡上面全是水。

「你要死了。」他的臉靠近了我。

竟然是這傢伙要我的命?哪怕就算老子下象棋下不過你,也不必要我的命吧?當然,雖然我知道你跟司徒有關係,但為什麼你有這麼厲害?

再說了,萬事好商量,哪怕你真的喜歡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