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兩個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33,兩個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現在保命要緊,不要說什麼內奸,哪怕就是漢奸也要認啊!

「我們快走,這雨快停了,而且他的本體估計也快到來了。1那傻逼說著還來拉我。

他的手好短,而且很小,看起來有點像小孩的手。只不過這手掌很厚而且還有很多老繭,更讓我受不了的是,這傢伙的手上手毛特別旺盛。

以他的手來說,他這身材根本就與他的手不成比例。這真的又是一個奇葩。

「本體?」我不禁有點好奇。

「當然,剛才那隻不過是個分身而已。」

那司徒無功只是一個分身而已?我走前幾步到了司徒無功倒下的地方,這裡只留著一把刀,其他毛都沒有一根。哪裡還有什麼司徒無功?

難道那小子跑了?或者說被這黑衣人殺了,然後就消失了。

他媽的,分身都出來了。難道這是修仙不成!竟然還有分身!老子能不能煉出個分身來?

撿起了地上的刀,這下我心面稍稍心安了一點。

我是不是可以趁這黑衣人不備,一刀捅了他?

雖然說剛剛他救了我一命,但恩將仇報的事情多了去了,我算老幾?

不過我正在想的時候,他已經一把拉住我,往一個方向跑過去。

我這時才注意到他跑動的時候那身姿詭異得很,上半身竟然像斷的,又像是粘上去的,一直前後搖個不停。我在旁邊看了都暗暗吃驚,不知道這傢伙的腰什麼時候才會真的斷。到時候我就可以看好戲了。

而且我發現這傻逼全身黑的衣服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夜行衣,而像是長袍一樣,而且他撒開腳丫子跑的時候好像腿也比較短。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這傢伙不會是上半身特別長,下半身特別短?

更加讓我不能理解的是,他手裡頭抓著一把刀,而且身上還背著三把刀。四刀流?

好吧,反正奇怪的事情已經碰到了那麼多,再多一個奇葩也無所謂的。

跑出了五百米左右,我已經有些喘得急,而這時我們正好跑進了旁邊的小樹叢裡面,正這時,那雨嘩的一聲,停了幾秒鐘。

停了幾秒鐘之後,又是一波落下,然後又停幾秒鐘,又是一波小了很多的,最後就停了下來。

這雨怎麼看都有點奇怪。

「他爽了。」那傢伙忽然說。

「誰爽了?」我不禁問。

「當然是老大。」

「老大?」

「喂,你是內奸,帶我們去熟悉一下環境吧。」

「我有名字1

「內奸嘛,要什麼名字……難道你們還有好幾個內奸不成?那行,你叫什麼名字?」

「你又叫什麼?」

他翻了一個白眼,說:「左蛋。」

然後他下面忽然一個人說:「右蛋。」

我一愣,這才發現原來他腰部以下的衣服上好像開著兩個洞,那裡露出了兩隻眼睛。

靠,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這是兩個人!而且是兩個小矮人!只不過他們是疊羅漢疊在一起的。難怪剛才看起來那麼怪。

左蛋?右蛋?這又是什麼見鬼的名字?聽起來很古怪,更加古怪的是他們說的老大。毫無來由的一場雨,他們說「他爽了」,這有什麼爽的?

反正事情已經出離了我的想象。而且這畫風也轉得太快了。連分身都搞了出來。我不禁想到了《殺出一個黎明》,前一秒鐘還是公路電影,后一刻就變成了殭屍電影。

左蛋問:「你呢?是什麼蛋?」

老子哪裡是蛋了?

「操蛋1我恨恨地說。

右蛋說:「這名字……略顯霸氣。」

左蛋說:「不過還是比不上老大的名字霸氣。」

他們口中的老大到底是何等樣人?他們不是收割者嗎?收割者裡面不是有什麼本體之類的嗎?這兩個傢伙在收割者裡面又是什麼角色呢?從他們豐富的肢體語言,而且還有這麼流利的對話當中,我覺得他們應該比食指之類的應該更牛逼一點吧?

想想那個本體也是夠無聊的,老是派些蝦兵蟹將過來,先是一個食指,現在是兩個蛋……靠,老子不會是真的遇到了那本體的兩個蛋蛋吧?

想想被兩個蛋蛋這樣拉著手跑,怎麼都像是老子用手給那本體……

那畫面太美,我已經不敢看了。

所以我趕緊甩開了手,還是離他們遠點比較好。

至於兩個蛋蛋的老大,難道那就是……

所以我問:「你們老大叫什麼名字?」

左蛋白了我一眼,說:「老大的名字?這個不能亂說的,要不然老大要是知道我們在亂說他的名字他會親自過來修理我們的。」

右蛋說:「不過他的外號我們可以說。」

「那麼,外號是?」

「丁叮」

我一陣無語。還「丁侗。靠,老子果然拉著拉著本體的兩個蛋蛋跑了這麼遠。有沒有水給老子洗洗手……

更加讓我無語的是,那本體直接殺過來不就行了么?非得把自己拆得零零碎碎的,這樣好玩嗎?是不是還來個神獸金剛組合體之類的?這裡面是不是還有一個隊長,先說什麼「組成腿部」「組成胸部」,最後來一句「我來組成頭部」,然後一個完整的本體就冒了出來,再然後就天下無敵了。

由此我不禁想到了蒙蒙。蒙蒙在做著什麼事呢?他把時間提前,是不是就是為了要阻止本體的這種組合,然後各個擊破?先是斷了本體一指,現在冒出了兩個蛋,要是滅掉了話,也算是把那本體給太監了。是對付一個男人更難還是對付一個太監更難?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只不過那本體的蛋蛋都能變成這樣的高手出現,看來果然是逆天的角色!靠,老子不會是在對付盤古吧?傳說盤古開天劈地,然後有了天,有了地,有了生靈;而盤古自己卻身化大地,他的一眼睛變成了太陽一隻眼睛變成了月亮……之所以收割,就是因為他要復活?

這些問題想得我頭大。

左蛋和右蛋顯然情緒蠻高的,又想來拉我,我趕緊閃開。

左蛋說:「那我們走吧!覺醒者還等著我們去收割呢。對了,還有守護者,剛才那傢伙應該是守護者裡面一個厲害角色的分身。只不過以我們這種狀態估計可能不會是對手呢。到時還要你這個內奸出力呢。」

收割司徒?

那倒可以有!

「只不過我不知道他住在哪裡。」

「這個放心啦,我們也只是打前哨,老大到時候會親自過來的。哈哈,不知道老大來之後會不會馬上發情。」左蛋大聲說。

靠!

發情!

我有點懷疑那本體到底是不是人了。一個jb竟然那麼容易就發情?

這裡離學校很遠。此時沒有下雨,天空大晴,有個屁的烏雲?剛才那場大雨完全是沒有緣由的。要說陪著這兩個傻逼走在大街上,那回頭率是蠻高的。而且我們身上全是濕的,這就更讓人們側目了。

不過我不會在意。我在意的只是司徒會不會忽然冒出來,然後對我們下殺手。

這件事情好像並不會發生。

搭了公交車。這兩個傢伙竟然也要買票,當然錢是我出。

只不過上了車之後我就犯了難,到底去哪裡呢?

難道現在要回學校裡面去?

萬一這兩個傢伙看見蒙蒙,會不會一見面就拔刀子說話?到時來一場光天化日下的大決鬥,我倒是可以看得很爽,只不過那時蒙蒙的身份也全都曝光了!

我正坐在座位上犯難,身上的水不斷滴落在車廂裡面,滴答滴答的。而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我不得不佩服這手機的耐水性,老子全身都濕了,這破手機竟然還能用。

打電話過來的是蒙蒙。

這傢伙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別說話。」他第一句話就這樣說。

好吧,我不說話。

「你怎麼不說話?」他第二句竟然就是這個。

「不是你叫我別說話嗎?1

「那你應一聲也行,要不然我不知道你在不在聽。嗯啊之類的都行。」

「操!行不行?」

「隨便隨便。」

「靠1

「你怎麼跟兩個蛋混在一起了?」

「嗯?」

「忘了叫你別說話了。行了,那兩個就是傻逼,在下一站下車,因為現在警察正去抓你們。」

「靠1

「別靠了。警察收到了匿名信,有人舉報了你。所以現在正去抓你呢。我這邊還有事情要辦,他媽的,宿舍都不安全了,老子還那麼多東西要搬走。」

「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

「有監控嘛……別亂看,不是在你身上,公交車上都有監控的。」

我真無語了。

這小子還真是無孔不入。警察局裡面可以監控到,連公交車上也才監控到。

警察要來抓我?要說告密的,那肯定就是司徒了。而且我手上還卒然從外形上面看我跟那兩個蛋蛋算是cospy,或者說去拍戲忘了換衣服,只不過到時候警察過來時,一檢查手中的刀子,就算我沒有犯事,到時候也要抓進去關上好幾天。

再說了,我是犯了事的。

只不過要是我現在逃了,那麼以後我將怎麼過呢?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埃

「放心,你先逃著,我會搞定的。」蒙蒙又來一句。

「你怎麼搞定?」

「作弊嘛。」

又作弊!

不過他作弊的本事算是逆天級別的了。

這次他要怎麼作弊,那我還真的是拭目以待了!

好吧,那就逃吧!

我掛了電話。

這時左蛋來了興趣,問:「這是什麼東西?」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手機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後他就拔出了刀子,一刀下去,手機變成了兩半。

靠!這傻逼……

「也沒什麼嘛,我還以為裡面藏著一個人呢。」左蛋有點興緻缺缺。

那是我現在跟蒙蒙聯繫的唯一工具啊!

那我要往哪裡逃?要逃到什麼時候?

司機也嚇壞了,踩了個急剎。我的身體猛力地往前倒,還好死死抓住了椅子。車子一停,我馬上就跳了起來:「下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