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4,張小靚
小說:| 作者:| 類別:

34,張小靚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裡並沒有到繁華鬧市。 所以路上人並不是很多。街道兩邊有幾家賣衣服的小店,還有幾個沙縣小吃。

左蛋和右蛋也跟著跑了下來,他們依然疊羅漢在一起,跑動時又搖又晃的,再加上身上那四把刀,看起來很怪異。當然他們這樣的忍者打扮本身就很怪異的。

只是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警察要抓我呢?現在手機也被那傻逼劈了……靠,我竟然忘了撿回手機卡!

抬頭一看公交車竟然開走了。估計那司機也是怕了我們,害怕我們對他來一刀做了短命鬼。現在手機又沒有,連個號碼也沒有,蒙蒙那邊是聯繫不上了。

而且現在身上好像也沒帶幾塊錢,去哪裡躲啊!

手中倒是有刀的,難道要去打劫不成?

「唉呀,好餓了。」左蛋忽然說。

老子還餓呢!

你們可是兩個收割者,也要吃東西嗎?

「看我幹什麼?」

「有沒有錢,買點吃的嘛。」

「我沒錢1

「那怎麼辦?」

「要錢?辦法有很多啊,可以去賣萌……雖然那有點可恥,不過以你們兩個的長相,應該能賣點好價錢;要不然去賣身也行,只不過看你們兩個像小孩子,估計沒有哪個敢買吧?再不然去偷去搶啊1

我剛說完,左蛋那傢伙就拔出了刀子架在了一個沙縣小吃的老闆娘的脖子上,「打劫!來碗面1

靠!

能不能不要這麼現實?老子是怕被警察抓才提前下車的!你們兩個小子現在就來個搶劫!你們倒是不怕,先不要說你們是收割者,哪怕就不是收割者,現在也是全身黑漆漆的,到時把身上的衣服一脫,一個變兩個,哪個能認得出你們來?我就不同了,我一沒有穿衣行衣,二沒有當蒙面大俠,而且我的臉型應該也比較好認的,現在跟著你們一起打劫,那我不是找死嗎?

「是兩碗1下面的右蛋補充說。

左蛋還轉頭看了我一眼,說:「應該是三碗,操蛋兄應該也要吧?」

操蛋兄……這名字怎麼聽起來那麼恐怖呢?這名字本身就很操蛋好不好?我也是醉了,早知道不跟他們說我叫這個名字,直接把本名說給他們聽就行了,叫什麼不好叫「操蛋」?

「我跟他們不熟……」我趕緊聳聳肩要跑。

確實要跟他們不熟,他們可是在打劫。而且只是劫兩碗麵條而已。你們劫你們的面,我可不陪你們了。我還得回去,回到了學校裡面應該會更安全一些了。

「那行,兩碗面。」左蛋說了一聲,然後就收起了他的刀子。

那可是真刀。

後續的事情我可不敢再去看,馬上逃跑要緊。跟著那兩個傢伙估計真的會死得快的。

跑進了一條小巷子裡面,這個小巷子竟然是一個死胡同,裡面只有一家賣大人玩具的外表看起來有點隱蔽的小店,不過那招牌並不隱蔽,而是大張旗鼓地貼著性感女人的大海報。

我正想轉身就走,只不過忽然聽到遠處響起的警車聲音,馬上就打消了那個念頭。現在的我就這樣跑出去說不準就是送上門的。只是不知道這小店有沒有後門,有的話那倒還可以溜掉的。

「要買什麼?」

我剛進店,那個正在看手機的店主就抬起了頭來。而他的店裡面正好還有一個女人正在低著頭檢查著什麼。

我臉上有點熱。

這種店我可從來沒有進來過,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莫非要說:我是來找後門的。

估計那店老闆馬上就會把我轟出去吧?

那女人抬頭看了我一眼,又低下頭,然後忽然又抬頭看著我,臉上滿是驚奇的神色。

莫非我臉上有花?

那女人也不過是一個中年婦女。從她大白天就進這個店的這個情況來看,她應該是一個非常寂寞加空虛的女人才對。而且她的身體還比較胖,看起來完全有點像是幾個簡單的幾何體堆積起來的:頭是球形,腰是圓柱形;胸部是兩個圓錐,兩條腿也像是圓柱形。

像我這種細長的身材,在她面前完全不夠看埃估計把我裝進她肚子裡面晃一晃還會噹噹響呢。

不光那女人滿臉驚奇地看著我,就是那店主人也滿臉驚奇地看著我。

這店主人是男人,應該不會好色到連男人都喜歡埃難道我褲檔沒拉上?所以我低頭檢查了一下,**是完全關上了。而且他們的目光是射到我的臉上的,所以應該是我的這張臉出了問題。

說實話,除了帥估計應該沒有其他問題吧?

我找不出話來說。

也許他們會認為我不好意思說吧?

那女人竟然往前走了一步,看樣子還想跟我來個握手還是什麼的。

這是哪跟哪呢?

她走動之後,我終於看到了她剛才低頭看的東西。那是一個有點像是一個小棺材一樣的長箱子,箱子裡面似乎放著一具屍體——不對,應該是一個娃娃,當然,頭是個光頭,只不過那光頭的那張臉怎麼那麼像我呢……

靠!

那娃娃跟蒙蒙上次拿出來的那個有巨大禍根的娃娃幾乎一模一樣。那女人果然是一個寂寞空虛的中年婦女,竟然來這裡買那種巨大禍根的娃娃。

只不過為什麼好死不死要買這款?那臉可是以我的臉為原型的!

難怪他們兩個滿臉驚奇地看著我呢,果然是因為我這張臉!

這婦女不會每天都摟著那娃娃睡覺吧?現在看到了我這個真人,不會到時還會想象一下是摟著我呢?

想想全身都起了雞皮。

「你是……」還是店主人最先開口。

我不禁鬆了一口氣。那個女人也停止了她的腳步,但不好的信號是她的臉上竟然有一層紅暈。

「我是來……嗯,調查一下市場的。」我開始亂編。

「啊,你好你好,你是我的偶像呢。」那女人往前一步,那重量級拳王的體重幾乎快要引發地震了,而且還伸出了手,意思應該是要跟我握手。

看著她那肥大的右手,我有點下不去手。而且那手滿是汗。估計這麼胖的女人都喜歡出汗才對。

不過我現在有求於這邊,因為我可是來找後門的,所以也沒有必要得罪他們。所以我跟她握了一下手。

她顯得很激動,「可以簽個名嗎?」

簽名?

我有點愣祝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拿出了手機,一聲拍了一張照。這手速也太快了吧?這哪裡像是這麼胖的人應該有的手速啊!

「簽名就算了吧。」這個名還是別簽的好。

「你看起來好年輕啊1女人顯得特激動。

我特反胃。

蒙蒙那死傢伙,真是無聊到了極點,竟然用我的臉去賺那種錢!更沒有天理的產品還銷到了這裡!那以後讓我怎麼活?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若是這城市裡面有一千個寂寞的婦女買了這款娃娃,那不是有很大的幾率會見到我本人?那樣的話……

「哦,請坐請坐。」店主人再次發話,而且他還泡起了茶。

估計他還從來沒有遇到我這樣的人。特別是說什麼市場調查卻又搞得滿身濕的傢伙。

看著他泡茶,我還真有點渴。不過現在警察應該快要來了,所以我也有點急,就問:「這裡有沒有……後門?」

「後門?」店主人有點意外,「你是指那種後門,還是哪種後門?」

後門還有哪種?好吧,「後門,就是那種後門,從前門進,後門出的後門。」

「哦,明白了1那女人作一個恍然大悟狀,「你是在逃跑?」

靠,都說胸大無腦,看不出來這娘們腦子還挺靈光的!竟然一語就道破我在逃跑!

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是要感嘆一下她的聰明呢,還是感嘆一下世風日下?

店主人很乾脆地回答:「沒有。」

沒有後門?那我不是逃不了?

不過想想似乎也可以換身衣服戴個假髮化個妝什麼的逃出去礙…這事情好像韋小寶就干過。以我這身材,裝個女人逃出去應該也不算什麼難事吧?

轉頭看過去,這裡面果然有假髮,而且還有兔耳朵之類的。別看這小店這麼小,裡面的商品卻實在是多,雜七雜八的,看得我熱血沸騰。

女人大聲說:「這簡單,可以化妝。」

靠!看來這女人果然有點聰明啊,竟然連我想到的辦法都想到了。

店主人看著我,「問題是,你是逃白道,還是逃黑道?」

看來還是這店主人有點意思,竟然還要分兩道出來。

「兩道1

店主人很乾脆地說:「明白了1

我也沒算吹牛皮,白道的話就是警察了;至於那兩個蛋應該就是算黑道了。

他也沒有廢話,直接就拿出了全部裝備,「這套算送你了,當然,如果你會還回來的話,也可以還回來。」

靠,這是什麼破裝備啊!

內衣,連衣裙,假髮,還有一個假皮包包,再加上一雙恨天高,估計我還沒有走出去,早就摔得頭上五六十個包了。

不過形勢比人強,出來混還是要還的。如果我現在就這樣跑出去,估計沒那麼容易回到學校裡面腮以還是先低一下頭比較好。

他又拿出了刮鬍刀。

好吧,鬍子要刮,腋毛也要刮?

假髮是金黃色的捲毛,看起來不錯。

裡面還有試衣間——難道這是用來試內衣之類的?三下五除二換好了衣服颳了鬍子之類,照照鏡子,除了有喉結之外,應該沒有很大的破綻。

「還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我一出來那女人又激動地問。

店主人還友情贈送了一條絲巾,我把絲巾纏到了脖子上,這樣就看不到喉結了。

其實算起來的話他也沒有吃虧,至少那把刀應該就值些錢的,應該完全夠這些身上這些破玩意。

「請叫我張小靚。」

說完這句之後我就知道不能開口說話。因為哪怕我捏著喉嚨也發不出女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