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8,大日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38,大日子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樓道里全是清一色的特種兵。 這場場面,那些警察也只能在下面維持一下秩序而已。估計宿舍那邊應該就是這些特種兵的老大在那裡鎮場了。

我很想跟這些特種兵打聲招呼什麼的,只不過看他們那嚴肅的表情和筆直的身軀,我沒敢。只能小心地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這真是一個大日子啊!

過了這個大日子,人生會變得完全不一樣。

我一邊走一邊想蒙蒙那小子到底是怎麼知道張小靚的。難道在他以前的人生當中我真的也變成了張小靚過?應該有過這種可能性。

而且在他的人生當中也許也曾經出現過今天這樣的大日子才對,所以他才氣定神閑地賣起了門票。當然,要賣門票的話肯定也要特種部隊合作才行。我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跟特種部隊的合謀想撈點錢。

一路行來幾乎是五步一哨,看那樣子他們的槍都開了保險,隨時都可以射擊的。這種場面,哪怕是一隻蒼蠅想要逃出去幾乎都是不可能的。

走在前面的那些交了錢的心情明顯比我們激動得多。因為他們將會親眼見證一個傳奇的時刻。而我後面還有幾個人,他們應該是在我們後面交了錢上來的。

到了我們的騾一層的特種兵更多。我們的宿舍門是關著的,門前站著一圈兒人,他們都用槍對著門。那門是鐵門,上了綠色的漆,以他們的本事想要破門而入當然不是什麼難事。在門前一個看起來像長官模樣的人正在拿著手機像是在打電話。

「你們,站這裡就行1那長官旁邊一個特種兵指了指那些交錢上來的傢伙,又指了指他旁邊的地方。意思是叫他們站過去。

那些交了錢的傢伙有些激動又有些怕,不過還是走了過去。

我當然沒有過去。我站在樓道口想看看事態的發展。

他媽的,我都有點激動了。

我後面的傢伙也走了過去,於是我們跟劉天心的妹妹兩個人站在樓道口就顯得有些另類。

不過那些特種兵似乎並不在意我們。

「哥?」劉天心的妹妹忽然說了一聲。

劉天心那小子正從樓道旁的廁所裡面走出來,而且一邊走還一邊拍著身上的衣服。

靠,這小子從哪裡冒出來的?

「你們也上來了?」劉天心打了一聲招呼。

「你怎麼上來的?」我不禁問。

「當然爬上來的。」

爬上來的?靠!有沒有那麼誇張?難道跟蒙蒙一樣,像蜘蛛俠那樣爬上來?而且是爬到了這廁所裡面?問題是下面那麼多人看著,你竟然敢就這麼明目張地爬上來?

我真是無語了。

劉天心聳了聳肩。

「你……算了,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你怎麼能就這麼爬上來?那麼多人……」

劉天心無所謂地說:「是啊,那麼多人,反正多我一個也不多,所以我也跟著爬上來了。」

嗯?什麼意思?難道不止他一個爬上來?到底有哪些傢伙也爬上來了?

我跑進了廁所裡面,從窗戶往下看過去。下面黑壓壓一大片人頭,都是看熱鬧的,但是此時下面卻很安靜。因為大家都在抬頭看著。他們看的當然不會是我這個從窗戶冒出去的人頭,而是看那幾個正在沿著柱子往上爬的人。

那幾個傢伙竟然真的像蜘蛛俠一樣抓著柱子往上爬。看得出來都是幾個獨眼龍。

靠!這些傢伙竟然真的這麼大膽,這不是擺明了要顯示他們並不是普通人嗎?

「反正今天是大日子,沒什麼了不起的,今天過後,大家都知道有些人註定是不普通的。」劉天心在旁邊說,「上面還有人呢,他們爬過頭了。」

我轉頭看向上面。這樣的動作真的很難受,不過我還是看到了。果然,上面一個傢伙身上吊著兩個小孩模樣的傢伙似乎爬得起勁,隱隱有種要爬到樓頂的感覺。

那兩個小孩不正是那兩個蛋嗎?

我很想提醒他們一聲他們過頭了,只不過我說不出話來。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他應該就是一坨屎。

「操蛋兄1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竟然發現了我,就叫了我一聲。

這傢伙我真的受不了!

「喂,史兄,我們好像過頭了,操蛋兄在下面哪1

一坨屎大聲說:「知道知道!不過我們是去蔓媽的,別說話1他一邊還在繼續往樓上爬。

那個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的傢伙低頭對我說:「到樓頂來玩啊!我們一起放大招,滅了樓頂那傢伙1

樓頂?

樓頂上有誰?

我不禁身體一寒。據我所知司徒那傢伙就是喜歡到樓頂上去的。難怪沒看到他,原來他竟然在樓頂!

難道現場有司徒施放的幻境,所以那些獨眼龍才這麼明目張地爬上來?而且那幻境只是針對下面的觀眾而已,並不會針對我們這些可以說有特異功能或者其他什麼亂七八糟能力的人。

看來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行得通了。

「啊,小靚1忽然我聽到了風雷的聲音。

那傢伙在哪裡?

我轉頭四看,終於看到那傢伙竟然也在爬柱子,只不過他的位置比較偏,而且看他的樣子已經爬了兩層樓高了。

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智商!你小子怎麼也是特種部隊的人,是什麼奇葩頭腦才能想到要爬柱子上來?你他媽不可以囂張地從大門進來?你是特種部棟樓都被你們包圍了,交個鬼的門票錢啊!

我看向他時他顯得比較激動,竟然揚起一隻手要跟我打招呼,只不過他一抬手他的身體就往下掉去。

靠!這是什麼頭腦!你抓著柱子好不好?揚手肯定會掉下去啊!

更加可悲的是那傢伙在下落的過程中竟然還真的跟我揮手致意。

受不了。

我趕緊縮頭。

相比於風雷,我更希望看到那兩個蛋所說的「大招」。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對付得了司徒。而且這裡這麼多獨眼龍,為什麼他們單單要對付司徒。如果他們願意,隨便找一個獨眼龍放對就行了。又何必對付司徒呢?

當然,在我看來司徒那傢伙是最噁心的,他竟然要刺殺我!

如果他們真的能殺掉司徒的話,那當然好;如果殺不了而是打得兩敗俱傷的話也行,至少我們還有點便宜可以撿。

一隻手從窗戶下伸出,抓住窗沿,然後一個獨眼龍翻身進來,他對劉天心點點頭,然後站在了一邊。

接著又是好幾個獨眼龍爬了上來。

「司徒呢?」一個獨眼龍沉聲問。

劉天心說:「應該在樓頂。」

「我剛才好像聽到有人要對付他。」

「幾個不起眼的人,隨他們。」

那人沉聲問:「是不是收割者?」

劉天心想了想,說:「想做老大的老二而已。不必理會他們。」

我不是很明白哪個是想做老大的老二。看樣子那兩個蛋應該並不是。那就是一坨屎了?應該也不是,他應該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那除了他們還有誰呢?難道是那兩個蛋的老大?

靠!不會真是他吧?因為那兩個蛋的老大是丁丁,不就是「老二」嗎?

我深深地為自己的智商折服。雖然我感覺事情可能並不是這樣的。

「礙…」一聲大喊傳進耳朵裡面,然後一個巨大的身影從窗口飛了進來,在地上滾了兩下,那人跳了起來,「小靚1

我一個頭兩個大,風雷這傢伙竟然會飛?

「飛進來的?」一個獨眼龍有些好奇。

風雷摸了摸頭,不好意思地說:「這個……哈哈,不是啦,是柱子把我扔進來的……張小靚,這裡不安全,不如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裡?我送你。」

送你個鬼!難道我要跟你說明我就是住在這裡嗎?難道我要跟你說明我是個男人嗎?真受不了這傢伙。這傢伙明顯頭腦裡面只有一根筋!

當然,我也受不了鐵柱那傢伙,竟然把這麼高大威猛的人扔了進來,那力氣……我並沒有看到鐵柱,不過想來他應該就在下面。

現在,好像大傢伙都出來了。該有的前戲也都有了。接下來似乎就要好戲上場了。

而且是兩場好戲同時上常一場是蒙蒙的好戲;還有一場就是樓頂上一坨屎帶著兩個蛋跟司徒的好戲。

不知道蒙蒙到底想怎麼通過這一關呢?

這麼多獨眼龍什麼的都能從下面爬上來,以蒙蒙的手段,他要逃也完全不在話下,大不了可以直接從窗戶跳下去……雖然可能下面也有特種兵守著,但是他大可以再作弊一次,就像上次逃跑一樣,來個一腳落地,橫跨幾千米,那誰能?再加上現在他沒有我這個累贅,逃起來那應該比兔子還快啊!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就過去吧。」劉天心淡淡地說了一聲。

現在過去嗎?

準備跟特種部隊也攤牌嗎?

看來他們跟我們完全就不是敵對的關係。蒙蒙也說過,他們算是好人——除了司徒。

我們一伙人從廁所裡面走出,往我宿舍走去。

這一路我感到有點頭重腳輕。接下來的事情,也許我從來都不敢想象。也許蒙蒙會忽然用刀子劈開門,然後衝出來大殺四方,再然後……

「余帥,他們……」一個特種兵看起來想攔我們。

那個長官模樣的揮揮手,說:「放他們過來。」看來他就是這夥人的老大「余帥」了。看他的模樣倒也可以稱得上長得蠻帥的,雖然身上穿著防彈衣看不出肌肉,但是脖子和頭一樣粗,光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身體的結實程度了。

余帥瞄了風雷一眼,「雷子,你怎麼跟他們混在一起了?」

風雷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低頭搓著手。

余帥顯然也不想得到風雷的回復,對著手中的手機說:「行了,現在你要的人來了,不該來的人也來了,是不是可以打開門好好談談了?」

我不由得一愣,談?這真槍實彈的,有什麼好談的?不過也對,總不能真的在這裡把蒙蒙射殺吧?他們的初衷應該是要把蒙蒙和我抓回去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