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9,大逆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39,大逆轉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們都在等著蒙蒙開門。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那傢伙說不準身上正掛著十幾個手雷,而且手裡還抓著兩個拔了銷的,這樣的話,如果門一開他們就開槍的話手雷掉地上馬上就爆炸。或者他完全可以手中抓著武士刀,刀鞘被他扔在一邊,刀身如雪,隨時作好衝鋒陷陣殺出重圍的準備。

當然,也許裡面的情景完全會跟我想象的不一樣。也許那傢伙只是淡定地坐在那裡,手裡夾著一根煙,悠閑地吞雲吐霧,還一邊笑話外面的人全是傻逼。

電視電影裡面有過很多這樣的場面:裡面的人剛要開門,外面的特種部隊就一腳踹了過去,哪怕再堅固的門都會被一腳踹開的。然後忽然被踹開的門就會重重地擊在裡面那人的身上,把那人撞出去。

我竟然有點期待這樣的場景出現。

只不過很可惜,並沒有發生。

門很平淡地打了開來。

我那原本緊張激動的心快速地冷卻著。蒙蒙那傢伙就那樣站在那裡,兩手空空,而且還面帶著微笑,作一個請的手勢:「進來吧,地方不大,座椅也不多,如果一定要進來坐的話,那就只能坐地上了。」

靠!這是什麼表情?你小子是在請客嗎?

兩手空空也就罷了,全身光溜溜的只穿條內褲又是什麼意思?顯示你的身材?要說那身材還真的不錯,肌肉的線條很好,六塊豆腐般的腹肌顯示他沒少在他的**上下功夫,更別提那兩塊胸肌了。

還是為了顯示身上沒有武器沒有威脅?但是有這個必要只穿條內褲嗎?

不要說我,就連其他人都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先前那些特種兵一個個緊張得像是第一次要去見丈母娘,還以為她會百般刁難,結果一見面她卻要來個雙飛……這巨大的心理落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我有一股衝過去狠狠踢他屁股的衝動,然後對著他大吼:你小子到底在幹什麼?!

他的這個舉動並沒有讓特種兵們放鬆下來,而且讓他們更加緊張。因為沒有人能想得通他到底有什麼意圖。

裡面看起來並沒有陷阱,因為一目了然。不過似乎沒有人敢進去。看來在這個時候,我應該發揮一下了。因為我畢竟跟他是同夥。所以我往前邁步,走了進去站在他的旁邊。

「你看哪吒的眼神。」他忽然小聲地說。

「嗯?」

風雷那小子果然一直在看著我,他好像對其他的東西完全不在意,我走到哪裡他的目光就跟到哪裡。

「真是造孽埃」蒙蒙又發了一聲感慨。

我懶得理會他。

現在大敵當前,這小子還有心情關心風雷的事情?我看,現在最重要的是過了這一關再說。

劉天心的妹妹第二個進來;接下來余帥終於走了進來,他手中並沒有拿著槍,只不過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他對蒙蒙很重視,一直緊緊盯著,一刻也不放鬆,他像個門神一樣站在堵在門口,似乎在防備著蒙蒙逃跑。

「那麼……能不能讓我先穿起衣服?」

余帥皺了皺眉頭,然後點點頭。

蒙蒙慢條斯理地穿著衣服。

我在一邊看著都蛋疼。而門外的特種兵們有幾個看得出來有點不耐煩,看樣子有點想衝進來抓人再說。

至於那些獨眼龍則一個個氣定神閑,並不作聲。

蒙蒙穿好衣服之後,順手還點了一支煙,然後就坐在椅子上,好像在等余帥先說話。

余帥果然發話了:「拿下1

這一聲如同雷聲一樣炸響,我差點都有點耳鳴。隨著他這一聲令下,那些特種兵立即行動起來。

我很擔心,因為我怕他們連我也拿下。只不過我顯然是多心了。

因為他們拿下的對象竟然是劉天心他們!

早在剛剛到這裡來的時候,人群就已經開始分化,那些買了票的站在指定的位置,所以他們是不相干的路人甲之類的貨色;而劉天心跟那伙獨眼龍也站成一個團體;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在不知不覺之中,特種兵們竟然把他們堵在了中間。

而且余帥正站在門口像一個門神一樣。這樣一來,特種部隊完全把劉天心他們包圍祝而我和蒙蒙還有劉天心的妹妹卻沒有人管。

竟是拿下劉天心跟那伙獨眼龍!

這個轉折實在太快了,我完全反應不過來。

不是來抓我們的嗎?怎麼又變成了抓獨眼龍他們?

這麼近的距離動手,顯然不能動槍。隨著余帥那一聲令下,特種兵們如同一群餓狼一般撲向獨眼龍們。

他們的動作非常快,快得幾乎不像人類。而且是兩三個特種兵對付一個獨眼龍,這對特種兵的贏面是很大的。雖然獨眼龍應該有著很詭異的能力,但在這絕對的人數優勢和力量面前,似乎也無力還手。

轉眼之間三個獨眼龍被制祝

劉天心果然不是蓋的,在這突然而至的發難面前他竟然反應了過來,單條眉毛一挑,此時他往左是特種兵,往右也是特種兵,往前的話就是門口如同門神一樣的余帥——而且這余帥看起來莫測高深,往後的話那是走廊的齊胸部的圍牆。

宿舍樓是天井式的結構,中間一個大天井,跟對面的宿舍隔得老遠。在這關鍵的時刻,劉天心沒有去問諸如「為什麼抓我們」之類的廢話,而是抬腳就踹,踹飛了一個特種兵,然後往後一跳就躍過了走廊的圍牆往天井裡面落去。

我當然不會傻到以為他會跳樓摔死。上次他夜探我們宿舍時他也是這樣逃掉的。我緊張地看著。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圍牆之下,所以我看不到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目光被一個獨眼龍吸引住了。那人看起來瘦得像根棍子,撲向他的特種兵都還沒有碰到他他就倒了下去,就像一根麵條一般軟了下去。我不由得一愣。這人練的不會是裝死神功吧?

場面變得詭異起來,沒有人說話,就連那些被制住的獨眼龍都沒有說話。

當然,那些買門票上來看戲的人臉色嚇得雪白,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要說他們,就連我都是雲里霧裡的。就這麼完了?以抓住這些獨眼龍結束?不是來抓蒙蒙的?

靠!

余帥首先說話:「追1

當然是是去追劉天心。

我的心也激動地跳了起來。

旁邊劉天心的妹妹臉色灰白,完全亂了分寸。我知道她現在心面很亂。任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麼詭異的轉折。

「哈哈,這門票值吧?我是好學生啦,怎麼可能是搶銀行的劫匪呢?實話告訴你們,這些人才是劫匪啊,你們看到沒有,剛才那個跳樓逃跑的傢伙,那身手,多了得!簡直是個飛賊啊!想不到你們這群傻逼竟然還真的會相信我一個普通的學生竟然會是劫匪1蒙蒙得意地說。

這個時候他應該得意。我實在想不到他怎麼把事情扭轉的。

而現在看起來,他讓這些人上來,似乎就是來做個見證的,見證一下那些獨眼龍的身手不凡,見證一下特種兵們抓捕他們,以此來證明他並不是劫匪。

「我會向市長給你申請一個好市民獎的。」余帥轉頭對他說了一聲。

蒙蒙得意地說:「好市民獎就免了,直接給獎金就行了。這次還是你們特種部隊給力。」然後轉頭對著那些買門票的傢伙說,「現在,就到了揭開謎底的時候了。我呢,當然是個天才。聽說這次為了上次那個銀行搶劫的事情警察啊什麼的都亂了套,而且連特種部隊都出動了,所以我就主動聯繫上去,出了個點子,就是讓某個人出來自認是劫匪,實施一次轟動的抓捕行動。這樣的話,那些真正的劫匪肯定會聽到風聲,然後就會過來看熱鬧嘛。這個點子是我出的,那麼我就冒一點險,當那個出頭鳥了。所以,哈哈,大家看到了,這次抓捕精彩吧?嘿嘿,校園裡我們早就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剛才那個跳樓逃跑的肯定也跑不了的1

靠!你小子還能靠譜點嗎?這些鬼話誰會信啊!明明我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就打電話告訴我要逃跑來著,現在竟然說出這樣的鬼話來!

我真的有點懷疑那所謂的「告密者」是不是真的就是蒙蒙他自己。以理性來分析,司徒他們那些獨眼龍肯定就對那兩個搶銀行的傢伙有所耳聞,現在聽到竟然要去抓他們,肯定也會有點心動的,所以應該會來看的;然後就可以實施這一次抓捕計劃,而真正的抓捕對象正是那些獨眼龍!

以特種部隊的能力,要抓幾個獨眼龍還不手到擒來的嗎?問題就是那些獨眼龍都不是普通人,所以要有一個好機會。顯然今天就是這麼一個好機會。

只是為什麼要對付他們呢?

「哦1那些買門票的恍然大悟。

而那些特種兵們已經追了下去。余帥自己卻好像往樓上走去。他是要去對付司徒嗎?

「只是,我給的是五萬1那富二代大聲說。

「這就是張小靚,來,合個影吧。」

靠,這個時候把我推出去?事情還沒完呢!

事情果然沒完。因為樓頂上忽然一個身影飛了出來,往天井裡面落去。

那人身材高瘦,而且還戴著一副眼鏡,我並沒有眼花,所以我認得出他正是司徒無功。

他的身上布滿了黑色的蟲子之類的東西,在落的過程中,他就慢慢消失。

竟然又冒出來一個司徒無功?那些蟲子又是怎麼回事?

在司徒無功消失之後那些蟲子像烏雲一樣往樓頂飛去,然後消失不見。

很少人注意到這個場景,像那些買門票的傢伙現在都在關注著我跟蒙蒙。

我現在只想快點打發掉這些傢伙,然後好好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事情顯然還沒有完,樓頂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還有一坨屎兩個蛋蛋現在到底怎麼樣了?